第17章 野鸡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陈风笑笑,说;“有时间再说吧,两位大哥怎么称呼?”

    两个警察争先恐后的说;“我叫周维新。”“我叫唐山绍,我电话是159”

    陈风道;“我记下了。”接着说;“两位大哥,我可真的没有打架。只是出来买些东西回去,这几个人本想来打我,现在不知怎么了,倒在地上起不来了,这么多人可以作证。”

    周维新连忙道;“当然当然,陈同学怎么会打架,我们都是知道你为人的,平常最安份守己的。一定是这些不良分子主动招惹你的。我会好好调查这些不良分子的。”

    “那我不用回去了吧,我还忙。”陈风说。

    唐山绍也笑嘻嘻的说;“你手里还拿着东西呢,这里这么多人看着,谁都知道你是无辜的,安份守己的人,我们不应该打扰你休息和学习。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不用和我们回警察局,这几个人交给我们带回去就行了。”

    街上的人仿佛看着天外来客,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警察这么好说话,而且还这样办事的。虽然陈风无辜,但是循例他不是要跟回警察局协助调查的吗?

    就这样,大家看着陈风抱着啤酒箱,昂头阔步的进了学校门。

    “你TM卖东西到月亮上去买啊,买这么久。”钱乐打完了副本,见陈风回来,跳了起来,不等陈风放下就去打开啤酒箱,取了一支啤酒出来。

    邓奎也走过来,接过啤酒箱,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陈风道;“在校外遇见了点小麻烦。”

    “没有什么事吧?”邓奎打开啤酒边喝边问。

    陈风也拿起一支烤鸡翅,咬了一口说;“没有什么大事。”

    钱乐灌了两口啤酒,打了一个嗝,走到陈风面前,大声叫道;“草,你买个什么JB毛啊,这些啤酒都不冻的。。。”

    陈风豁然站起来,一挥手甩在钱乐的胖脸上,‘啪’的一声响。在宿舍格外响亮。那钱乐说了一半的话嘎然停止,一时反应不过来。

    陈风又淡淡的坐下。嘴里嚼着鸡翅说;“有蚊子。”

    钱乐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满脸的不敢置信陈风打了自己。麦文高在旁边叫囔;“什么有蚊子,我看你纯粹打人吧。”

    陈风看了一他眼;“关你什么事?你再吱一声试试?”

    麦文高立时打了一个寒颤,这样的眼神竟然让他分外的害怕。一句话就把他整个人都震懵了。

    钱乐终于跳了起来,他何时给别人这样打过,又气又怒,拿着酒瓶的手指着陈风说;“你。。。你这个乡巴佬竟然敢打我。。。”似乎想伸手打陈风,又不敢动手。

    陈风看也不看他,拿起支啤酒咬开瓶盖,喝下一口说;“买回给你喝你还说三道四,真是不知好歹。而且嘴巴太臭了,你要是在在我面前说一个‘草’字,我就拍死你。”

    钱乐听到这话子一寒,本来他就不够胆还手打陈风,给他这样一说,更是气得不停颤抖,楞是不敢还口,更遑论动手打回陈风。

    “我平时不和你计较,你别当我好欺负,你不当我兄弟,我从来也不把你当兄弟。你给我记住了,今天你还是在吃爷饭穿爷衣,所有的钱都是你父母给你的,你以为你能赚钱?你凭什么看不起人?你几年后出到社会还能比别人强,再来学看不起人吧。”陈风继续说着。

    钱乐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的陈风和以前自己认识的、老实交巴,沉默寡言好欺负的陈风完全不同了。举止之间,隐隐有一股凌人的气势,让人有一种害怕。

    陈风还是陈风,并没有什么变化。他说的这些话,是早就憋在心里的。只是这时他才说出来。以前他没有自信,觉得自己什么都比不上人家,连学习优势,在这个人才辈出的大学校里,也如沧海一粟。现在他有实力了,胆气壮了,气势当然也壮了,所谓上位者的气势,其实就是当一个人有能力,能傲藐他人了,气势就出来了。

    “好了好了,不就是为了一个蚊子的小事吗?用得着这样吗?”邓奎在旁边说;“还是不是兄弟啊,大家五湖四海,能有缘住在一个宿舍里本来就是很难得的。”

    说着拿起酒瓶递给麦文高说;“大家来干一杯。别说没有恩仇,就是有恩仇也一口泯了。”

    大家很没意思的喝光一支酒,剩下的没有动,都洗洗睡了,陈风躺在上望着天花板,又是许久睡不着。这两天真的爽的,那种不居人下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力量,一个有力量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这时,他心中充满了更强大的渴求。

    最后想到外面的圆月,自己不是可以吸收月精华的吗?自己还没有试过呢,此时不去修炼,更待何时?这么好的月色。

    不多久,见大家都睡去,宿舍里打鼾声四起。

    陈风窸窸窣窣的把衣服都脱掉。念起口诀隐,然后轻轻跳下。在抹黑的宿舍里走到门口。悄悄的推门出了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弄起。

    这时应该是午夜1点左右吧,整个校园这时都安静了,白的喧嚣和晚上的静籁仿佛是两个世界。

    到了楼梯口,陈风本来想上天台,后来心想到场上也一样。

    走到楼梯口,守宿舍楼的大叔在入迷的看书,嘴里还叼着一根烟。陈风走过去,见他手中竟然是一本鬼故事。

    这活宝大叔竟然在这时候看鬼故事书,真是强悍。而且他还一边看一边发抖,嘴里絮絮叨叨的不知念着什么。仔细一听,陈风哑然失笑,他竟然在念‘南无阿弥陀佛’

    又怕又要看,还真服了他了。陈风玩心顿起,伸手去拉他手中的书。大叔紧紧的抓住书,开始还不觉得,后来陈风越来越大力气,最后用了一扯,那书一下给他夺过,扔在半空。

    那故事书脱手,大叔怪叫了一声,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非常吃惊的看着飞起的书,落下时,还在扭了一个8字形。

    “我的妈妈呀,莫非真的有鬼?”大叔双手揉眼,不可置信的大声说道。

    陈风见他的表,心中嘻嘻一笑,跑出了场。

    站在场上,全沐浴在月光中,一种美妙的感觉袭来,仿佛全沐浴在风之中。

    站了一会,见不远出有个草坪,便走过去盘腿坐下。忽然觉得那草尖碰在菊/花上,麻麻痒痒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马上站了起来。

    原来**坐草坪竟然是这样的感觉。不行,要找些东西垫底。恰好发现旁边就有一堆东西,伸手一摸,竟然是一堆衣服。

    “咦,这里怎么会有衣服。”正想捡起来,忽然旁边的灌木丛中有个细微的声音道;“你休息够了没有,这么久也不动一动。”竟然是个滴滴的女声。

    这声音来得突兀,陈风怎么会想到这里会有人,吓得轻声‘啊!’的叫唤道,跳将起来。

    幸亏反应敏捷,忙掩住了嘴巴;“晕啊,自己隐人,竟然给别人吓到了。”

    他这一叫,只听见一个男声和女声同时道;“你叫什么,给别人听到就惨了。”两人均以为是对方的叫唤。

    这对野鸳鸯好雅致的趣啊,在这月色中,灌木丛中偷,感觉一定不错吧,陈风心中猥琐的想到。

    “我说你倒是动一动啊,白天还不停的说要,现在给你了你又跟死尸一样。”女声再次低声的说。

    男声道;“我的姑,我都交了三次货了,你还要,我怕我会精尽人亡在你胯下。”

    “不做就拉倒了,我走了。”女声没声好气的说。

    “别走嘛,让我这样抱着你多睡一会好不好,小宝贝。”男的死皮赖脸的哀求着。

    “睡个,我总感觉旁边有人偷窥我们,心神不宁的。”女的不满的说。

    一个男的脑袋这时在灌木丛中探出来四处望望,嘴里轻声说;“哪里有人嘛,你就喜欢疑神疑鬼。”

    女的却不管他,站起来。光洁的皮肤在月亮下凸显完美的材。口中说;“下次你再是没有开房的钱就别来找我了。”一边说一边开始穿衣服。

    猥琐的男子也站了起来,涎着脸说;“我堂堂讲师去开房,如果给别人看见那还有面见人?而且,我好不容易在我老婆的眼皮底下藏出300块,现在都给你了,哪里还有钱去开房。”

    说着,他手忍不住又摸上那女刚刚带上罩的部,嘴里说;“再说我要是一夜不归,回去我家母老虎要吃人的。这次我好不容易趁她睡了偷偷赶出来,一会她要是醒了看不见我都不行了呢。一定会给骂个狗血淋头”

    女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白了他一眼。又拿起草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陈风在月色下看得清楚,这个人女的竟然是罗月。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