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蜕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晚上,陈风躺在上皱紧眉头沉默不语,心乱糟糟的。下午被教导主任叫去狠狠教训了一顿,说酗酒,旷课,在食堂辱骂同学,影响极其恶劣。。。

    学分给扣了不少,那更年期的老太婆还一度要打电话和陈风的老爸老妈说,陈风不断说好话才让她作罢。

    想当初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成绩优异,是父母的骄傲,所有老师眼中的尖子、三好学生。何曾像这样给老师这样训骂过?

    好不容易考上了这座位于南方第一大都市——南岭市的著名学府,曾经轰动了整个小山村,自己也成了贫困家庭唯一的希望。

    本想毕业后可以找份好工作,赚钱孝敬父母,谁知道到了这大学,人才济济,再也没有以往小学到高中的成绩拔尖,引人瞩目崇拜羡慕的荣耀,一下子变得平凡,心中压力加大,成绩更是不理想。本来就已经觉得愧对父母,现在又惹出这样的事来,更不知道怎么向父母交代,若给父母知道了,他们不知会有多伤心失望。

    “想什么?”铁塔从一台电脑前站起来?见陈风在沉思,拍了一下他的沿问到。

    “没有。。。”

    铁塔大叫着;“靠,别想太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宝那小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以为陈风在为自己中午惹上陈宝而担心。

    “我电脑给你玩,老在坐在上发呆也没用。”说着拉了拉他的手臂。

    “老大,你这防骑快来,正开荒呢,你打了一半副本跑去聊天,想让我们再灭一次团啊。”胖子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哇哇大叫;“快来,刚刚灭团的人都已经飞回副本了。等你确认就位呢。”

    旁边电脑上的高个子也叫道;“你电脑给他玩?他一个垃圾猎人打个毛啊,一垃圾装,秒伤又低,你快过来。人家在扮忧郁呢,你管他那么多干嘛。”

    “叫个,老子不打了,胖子你不是血牛小德吗,你去抗不就得了”铁塔说话从来就大嗓门,震得陈风脑门嗡嗡响。

    陈风笑笑低声的说;“你去玩吧,我没事,只是想静静。”

    铁塔看了一眼陈风,见他点点头,便回到座位上抓起鼠标。

    整个宿舍四个人,按照规矩也是排了顺序的,老大铁塔邓奎,为人仗义,老二高佬麦文高,势利乖张。老三就是陈风,老四胖子钱乐,家里比较有钱,欺软怕硬。

    这里看陈风家最穷,是宿舍唯一没有电脑的,平常就借他们的电脑玩。不过现在,就算铁塔把电脑让给他玩,恐怕也没有心

    躺下,他又忍不住想到辛劳的父母,父亲做建筑,母亲在大排档洗碗,每个月加起来不到3000的工资,除了他们的用度,还要寄些生活费给乡下的。最近又说要给自己买电脑,父母辛劳,望子成龙。而自己现在却这么不争气,想到这里,鼻子酸酸的。

    再想到罗月,想当初她刚刚来学校报道的时候,自己在迎新时认识她。一开始就给她清纯可人的外表吸引,跑上跑下给她安顿张罗。本来自己经济就不宽裕,每个月的伙食费有百分之六十是花在她上,钱虽然不多,对陈风来说却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

    大半年的感,结果她昨天说分就分了,走得义无反顾,冷然无。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初恋,以前觉得她清纯可。可是今天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人家搂搂抱抱。还对自己露出不屑的表。实在是让自己大受打击。

    她给陈宝推到在地,哭着跑开时也是可怜楚楚,自己这样说她是不是太过分了?和她以后还有可能吗?

    也不知想了多久,怀着愤懑、惊恐、无助七乱八糟的心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恍恍惚惚,似梦非梦之间,陈风进入了一个房间。

    四处打量,这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空间,由巨大的石板砌垒而成,这石板纹理非常的细密,上面刻满了文字,每个文字都很灵动,却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字。

    中间有一座圆形的石墩,一米高左右,桌面并排放着三个玉简。

    看到这玉简,陈风大敢兴趣。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这般奇怪?这玉简看上去晶莹剔透,纯白无暇。一看就是美玉雕成。若是拿去卖,应该可以卖不少钱吧。

    想到这里,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最左边一个玉简。

    玉简触手温婉细腻,摸上去极为舒服。摩挲片刻,陈风试图拿起来了把玩,却感觉玉简和石墩相连,用尽全力也不能动摇半分。

    陈风不死心,遂放弃手中的玉简,转而去拿中间的玉简试试。依然的纹丝不动。当手移动到最右边的玉简时,刚刚触碰到,一种怪异的感觉如触电一般,立时全微微颤动起来。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是寒冷的天气碰到极其温暖的东西,又似酷的夏握着一根冰棒。舒服得让他难以自,闭眼脱口shen吟了一声。

    接着,紧闭的眼帘内仿佛出现很多文字。都是从手中触摸的玉简飘出来的,在眼帘晃过,钻入脑海中。

    一同扑来的,还有一股白色的气体。清晰的从触摸在玉简的手中传来,游进口,肚子,再发散到四肢百骸。那舒适的感觉立即布满全。让他的体持续不断的微微颤动。

    陈风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比做梦更强烈,真实的梦。

    关了灯的宿舍中,他的体发出莹莹的白光。柔和却明亮,但又丝毫不刺眼。

    仔细看去,会惊奇的发现,发出白光的体竟然如透明一般,只有红色的血管分外清晰。一同在流动一道实质白色的气体,在体内顺着脉络游移。

    不多会,躯体内渗出许多浓稠的黑褐色液体,流到板上。一股恶臭在宿舍内弥漫开来。

    如果宿舍的人此时都没有睡,现在的景一定会让他们惊得狂叫起来,可惜他们此时玩了半个晚上的游戏,早就熟睡如猪。

    第二天陈风醒来的时候,还没睁开眼,只觉得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浓得让人作呕。而且全黏黏的,非常不爽。

    因为是天,他只穿了一条内裤和盖着薄被单。此时坐起一看,发现自己犹如掉进粪池里爬起来一般,体上沾满了一层黑褐色粘糊糊的液体。

    席子上,被单上都沾满了。最厉害的是那条内裤,原本白色的直接变成黑色的了。

    “哇!”陈风叫了一声,条件反的从上跳下来。速度快捷无伦,在离地两米高的跳下来,落地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风却根本没有想到这里有什么不同之处。迅速跑进浴室,脱掉短裤打开水龙头就拼命的冲。

    全上下,没有一处肌肤不是给这些黏黏的,黑褐色的污渍覆盖。就连脸上也有。

    陈风虽然是农村人,却也没有闻过这么臭的味道,而且还是在自己上,实在是难以忍受。但是这层污渍竟然非常容易冲洗,水过之处,手轻轻一搓,一寸寸光滑的肌肤露了出来。

    看着这白嫩的肌肤,陈风一楞,他知道以前自己的皮肤虽然不差,却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洁白细腻光滑的,而且看上去似乎非常的具有韧。试着握紧拳头,感觉充满了力量,一拳或许就能把墙壁打穿一般。

    洗干净子,又快速的洗了头发。对着浴镜,他还发现自己体似乎高了一些,体非常的均匀,虽然没有非常阳刚之气的肌,看上去却似乎非常的具有爆发力。

    无意中还看到胯下,以前的那货虽然也说不上小,比起以前看的本室内上搏击的男远动员来说还大那么一点点,长那么一点点。

    但此时惫软状态中,却如小儿手臂粗大。和肌肤一样光亮白洁,仿佛是美玉雕成一般。

    为什么自己会发生这些变化?正在发呆。

    “哇!搞什么。好臭啊。”外面传来高佬尖锐的嚎叫声音。

    陈风记起上的污渍,迅速穿好裤子T恤跑出来,一下抓起那竹席和上面的被单就往门外跑去。

    那高佬睁开惺忪的睡眼,只见眼前一条人影晃过,还没有回神过来。陈风已经出了门外,诧异的揉揉眼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老二你大清早鬼叫什么。”睡在麦文高下铺的铁塔揉揉双眼坐起来,见高佬吃惊的站在那里。

    “嗯,是什么味道?好臭啊。。。”铁塔也闻到了怪味。

    睡在陈风下铺的胖子钱乐更是夸张,他给高佬麦文高的尖叫吵醒,张嘴打了个呵欠,忽然在上跳起来拼命的吐口水,大声叫道;“哇,是什么JB搞到我嘴巴去了?好臭啊。呸。。。呸。”一摸自己脸,不少黑糊糊的东西在脸上。

    本能的把手凑道鼻子一闻,立时确定刚刚流进自己嘴里的就是这东西,钱乐哇哇叫着跑到阳台打开水龙头漱口洗脸。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