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归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初秋,午夜时分,某大校园外的大街上刚刚静下来,高高的月亮挂在楼角旁,一阵风吹过,路边的树轻轻的摇动,沙沙的作响。沉闷得让人窒息的空气中注入一丝清凉,让人顿感舒适。

    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走着,手里还拎着一瓶酒,嘴里嘀嘀咕咕的。

    拐进一条小巷子,到了一处两米高的围墙下,那人影停下来,手扶着墙,嘟囔道;“我现在谁都不服,就扶墙,嘿嘿。”说完又灌了一口手中的酒,然后随手一扔,远处传来‘哐啷’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那人嘴里骂;“都他娘的不是东西,什么狗朋友,吃饱喝足了就跑了,以为我陈风自己走不回来么。。。”

    顿了顿继续说;“罗月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甩掉老子,终究有一天我要你跑回来求着与我和好,能做我陈风的女人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居然还敢甩了老子,老子才不稀罕呢,哈哈。。。。”他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

    边说边拉下裤链掏出一物,哗哗的水声响起,嘴里嘻嘻的说;“老子撒泡尿给你照照,你罗月往后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接着一阵颤抖,全松爽。

    “这墙怎么老摇晃,叫老子怎么爬进去。。。”叫陈风的年轻男孩抬头看了一会,边说边伸手往上攀。

    这是南岭大学十二点过后校园内外唯一的交通要道。虽然有2米高,却早已经给无数的人爬得痕迹明显,陈风是这所大学二年级学生,这道围墙也不知道爬了多少次了,轻车熟路。

    围墙上面有几根电线,据说是高压电,不定时通电。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个摆设,说通电也是吓吓人而已的,陈风自然不会害怕。

    摇摇晃晃快爬到了墙顶端的时候,手忽然没有劲,一松,整个子啪的一声掉落下来。脑袋碰到墙角的一块平面的石头,磕破了一点皮,顿时渗出血来。

    “头有点疼,我怎么一下就倒在上了,嘿嘿,先睡一觉再说。。。”陈风砸吧砸吧了嘴,就这样香甜的睡了起来。

    静籁的午夜,无人的小巷,不知道过了多久,墙根的陈风睡得正酣。额头下的那块石头却悄悄的发生变化。

    他额头流出的鲜血仿佛具有超强的腐蚀能力,流过的地方,一层石质的表面消失,露出白色如玉一般的内核。

    奇异的事发生了,那像玉的白色内核仿佛吸血一般,让伤口不断的涌出血来,形成一条直线不断的注入。

    陈风紧闭着双眼痛苦的哼了一声,过了会,白色的内核全部露出来,是一个拳头大的五角菱形,不断的变换着颜色。

    红,黄,绿,蓝,青,紫,黑,白,最后变得透明,接着竟然融入在他的脑袋上。

    陈风‘啊’的叫了声,扭动了子。过了片刻,眉头渐渐舒展开了,体放松。额头上的伤口一晃眼间,完好如初。

    第二天,陈风起来一看,自己果然躺在上,不过头痛裂,非常的难受。

    “哎哟,我们的大帅哥起来啦,今早你艳福不浅啊,哈哈”下铺一个胖胖的家伙见他起,双手趴在陈风的沿开心的笑道,一脸的戏谑。

    陈风茫然问;“你说什么艳福?老四。”

    胖子笑个不停,还没有来得及答话,门外又进来两人。一个高高瘦瘦的,最少有一米八,另一个比他矮了半个头,却壮得跟铁塔似的。

    “靠!你小子可真能睡啊,佩服佩服,一场梦了无痕,很爽吧。不过早上有点名课。”高高瘦瘦的人进门见陈风坐在上,幸灾乐祸的说。

    陈风一看外面烈当空,才知道已经是中午了。

    高个子径直回到对面的下铺躺下;“点名课没有到是要扣学分的,这点小惩罚相对于你今天闻名全校的艳福来说,就无所谓咯。”

    陈风更是不解,低头问高个子说;“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说什么艳福啊老二!”

    胖子嘿嘿一笑,接过话说;“你早上被一个卖菜的大妈发现躺在学校外的墙角,她看了怜香惜玉,把你抱回学校来。”

    “啊!!!”陈风大叫出声,呆在上,高个子和胖子见他这个表,更是开心。

    “就是天天挑菜来我们学校食堂的那个肥婆,她抱着你还到处问有没有人认识你。这下你出名了。”胖子一边笑一边继续说。

    那铁塔走到胖子的旁边,一手把胖子拉开,皱眉说;“好啦,别笑了,你们怎么可以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还痛苦啊?她那可真是真材实料的波涛汹涌啊,绝对没有打胶水。老二,你捡到宝了。”高个子在上翻出一张饭卡,摇头叹息道;“我咋就没有这个机会一亲芳泽呢。。。。”

    “啊,老二,原来你。。。”胖子拍了高个子的肩膀一下,又是哈哈大笑。

    陈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脸色下来,嘀咕一声,爬下来,便去洗漱。

    胖子在后面大声喊;“咋了?怪我们昨天没有带你回来啊?你醉得像猪一样,叫都叫不应。。。”

    陈风看也不看他,那高个子拉着胖子道;“走了,小四,我们吃饭去,别理他这样的人,小气!”

    胖子应了声,穿上双拖鞋和高个子搭肩笑嘻嘻的出了门。

    洗漱完毕,见铁塔还在哪里站着,陈风说;“你还不去吃饭?老大。”

    “这不是在等你吗?快点,别磨磨蹭蹭的。”铁塔正色的说。

    走出宿舍门口,铁塔过来拍拍陈风的肩膀说;“昨晚我没去,不然准不会落下你,不过你也别生气了,他们就是这样。”

    陈风点点头,也不说话。

    “那不就是陈风吗?早上我和你们说的就是他。那大妈抱着他来问我认不认识他。他在大妈的怀里睡得可香了。。。嘻嘻~”路上几个女的和他们擦肩而过,低头小声的说着,却还是给陈风听到了。

    到了食堂,更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陈风心中极度郁闷,满脸铁青的一言不发。

    两人打了饭找个地方坐下,刚刚准备吃。却见几个人走了过来,陈风抬头一看,是陈宝。

    昨天和自己分手的罗月站在他的旁边。

    陈宝是南岭市上河区一把手的儿子,来头可谓不小,比自己高一届,是大三的。边常常聚着一群人,跟校外的混混有交结。在这个学校一向高调做人,就算是大一新来的同学也没有不认识他的。

    此时陈宝一手怀抱着罗月一脚踏在椅子说;“喂!你这乡巴佬就是陈风吧?”

    陈风低头扒了一口饭。没有理他。

    “听说你昨天晚上灌了不少马尿,失恋很痛苦吧?哈~,瞧你这熊样。”陈宝说完,他后的几个体育系牛高马大的跟班哈哈大笑。

    附近吃饭的人似乎发现这边的异常,纷纷看过来。

    见人多围过来观看,陈宝越来越得意,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抢了人家的女朋友一般;“我跟你说,以后你别扰我的小月月,想都不要想,她现在是我的人了。你这只癞蛤蟆怎么配得上小月月。”

    铁塔愤怒的用力握紧拳头,旁边的陈风用力的拉着他肩膀。

    “呸,三棍打不出一个闷来,一看就是个孬种。小月月啊,幸亏你没有跟着这着种人,真是个窝囊废。”陈风吐了一口痰在桌面上。

    罗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哼的一声,腻进陈宝的怀里。

    陈风这时忽然展颜笑了,说;“陈宝兄和小月月真是有人终成眷属,你们看上去郎才女貌,佳偶天成。恭喜恭喜,不过我也应该谢谢你。”

    陈宝一楞,周围同学都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铁塔更是不懂的看着他。

    “兄弟真是慷慨,与你这么般配的女朋友,首先让我帮你**,免费给我试用了半年,这半年来该试的姿势我都试了,她天资也很好,学东西快,兄弟这几天来应该很受用吧。”陈风继续说道。

    都是大学生了,岂有不知道陈风说的是什么含义的,一时之间,食堂里笑声一片,大家都交头接耳的指着罗月和陈宝。

    陈宝气得脸色发白。

    “兄弟要是喜欢,以后我玩过的玩具,穿过的衣服,旧鞋都可以问我要,反正你喜欢捡我的东西嘛。”陈风顿了顿继续微笑着说;“不过我还真是不解,捡了个烂货有什么好炫耀的。”

    “哈哈,原来是慕虚荣的拜金女。”

    “我们学校还有个捡破烂的破烂王啊!”人群中有人大叫,立即引来一阵嬉笑。

    陈宝脸色铁青的看去,又不知道是谁说的,最后狠狠的一推怀里的罗月,指着陈风,气得说不出话来。

    摔倒在地的罗月哀怨的看了一眼陈风,爬起来掩面泪奔,钻出人群去了,引得围观的同学又是一阵嘘声。

    后面几个体育系的狗腿子蠢蠢动。陈宝握紧拳头。

    “想打架?”铁塔站起来大声道。

    陈宝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若是在这里动手,这么多人看着,恐怕会给他老子惹麻烦。他谁都不怕,就怕自己老子。要收拾这个乡巴佬以后还大把时间。

    想到此,遂恶狠狠的指着陈风说;“你给老子记住,老子会让你后悔今天在这里说的话的。”说罢转就走。

    旁边发现闹事的保安一直不敢上前劝阻,陈宝的份他们是知道的,见陈宝走了,暗舒了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