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人来人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柳若英刚刚进去时叫喊声还不大,越到后来,叫喊声越凄惨越揪人心肠,而且持续不断,历经沧桑如阿慈,阳定天立即有了不详预感,一般人产儿都不必这么困难,半个小时了还没有结果。有些人甚至还没有觉得肚子痛,孩子已经出来了。比如阿慈,当时就只是几分钟的事。

    又过了不多时,叫喊声弱了下来,显得没有力气了,一个护士匆匆的走出来,在医疗室内寻找东西。阿慈连忙走过去问;“姑娘,我儿媳怎么样了?”

    “难产!”护士吐了二个字转又进去了。

    阿慈脸色一阵煞白,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小慌忙过去扶住她。

    阳定天侧坐在长椅上,一手扶着靠背,一手撑在腿上,低头皱眉不语。

    又过了几分钟,里面大叫一声;“快,去拿止血棉,大出血了,拿多点。”所有人都吓到了,只见一个护士匆匆忙忙跑出来,拿了两包东西转进去。

    阿慈挣扎想上前询问,护士却没空理她,碰的一声关了门。她咬紧嘴唇,颤抖得站立不稳,眼睛泛红。

    “阿慈,先坐下吧,柳姐姐会没事的。”估计也给吓到,脸色苍白的小扶着她走到一张长椅坐下。

    刚刚坐下不久,产房的门咣的一声给推开,一个助产师快步走出来,摘下口罩脱口就大声问;“要大人还是要宝宝?”

    “啥?”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望了过来,大部分人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没有听懂这句话意思。

    “要大人还是要宝宝?快决定。”助产师加大声音喝问。

    “啊!!!这。。。”所有人都呆了,就连一早就想到会有这结果的陈风,也忍不住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两条生命的选择!

    “要大人!”阳定天和阿慈几乎是同声异口的吼叫了一句。

    要大人不实际,此时柳若英都已经大出血了,原本就很虚弱的体基本完全垮了,陈风刚想和两老说说。

    忽然听见里面一女子哭喊的嘶哑狂叫道;“不!爸!妈!若英追随阳央去了,你们保重!照顾好孩子!”接着又是用尽全力般‘啊~’的一声长叫,在整间大厦中回

    这‘啊~’的一声如夜枭哭啸,刺耳的尖叫刺痛所有人的耳膜,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森恐怖,又仿佛来自天堂的纵欢呼,宣泄着无比的痛快和希望。一个随波逐流的女人,生怯懦的柳若英,畏畏缩缩臣服了命运一辈子,这时却如疯如狂悲壮的长啸,似乎呼喊着对不公命运的不满,又如面对死亡的勇士,挥举着巨剑冲向死亡,用自己的死亡,给腹中未能见面的、与心的人相的结晶,一个血浓于水的生命一个生的机会。

    良久,柳若英那竭斯底里用尽全力般的声音嘎然而止,如落幕的乐章最后一个悠远昂扬的音符,所有人的神经为之一顿,空气仿佛瞬间凝结,医疗室立即陷入无边的死寂之中。一股让人窒息的氛围在静静的医疗室中疯狂蔓延。所有的人几乎都要疯了,忽然“哇!”的一声婴儿啼叫嘹亮的响起,打破了一片死寂。

    产房外的人几乎都有在死寂中挣扎一个世纪般疲惫,这一声嘹亮的响声,让所有人深深体会到生与死的交替,顿时心具无力。

    泪流满面的杨素芬,脸色苍白的小芝小,极度震撼的薇莉和傲然,晕倒在地的阿慈,还有双膝跪下,仰首无语如痴如呆的阳定天。

    产房门被推开。三个市内一流的助产师和护士抱着一个婴儿走来出来,他们都几乎湿透了,他们是生死的亲眼见证人,是死的送往者,生的迎接人,更能体会死的悲哀和生的喜悦。

    “节哀顺变,逝者已已。”顿了顿又说;“是个男孩!”

    阳定天看了一眼,站起来想接过婴儿,助产师摇摇手,抱着孩子去了育婴室紧急处理去了。

    走了两步,其中一个妇女助产师回头对阳定天道;“其实刚刚的妹子根本保不住,她本来就体极度虚弱,又大出血,就算孩子没有了,她也死定的。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虚弱的产妇,你们家人实在太过分,难道之前没有保养过吗?我们才来了几天根本不够时间调养她。”说到这里非常不满看了一眼阿慈和阳定天。她知道两老是产妇的公公婆婆。

    “孩子的爸爸呢?”见没有人理她,另一个年轻点的助产师问了句?还颇为疑惑的看了看陈风。

    陈风低头哀伤的道;“早已不在了。”

    三个助产师均楞了,刚刚埋怨他的妇女楞了一下,对;“对不起!”说罢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道;“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眼泪流了下来。转去了。

    陈风握住了痴痴站立的阳定天的枯瘦双手,阳定天看了他一眼,低头往产房走去。

    陈风陪着他进了产房,医疗室的常备医生和护士正在收拾地上的血迹,产上一张白巾遮住一个人。

    阳定天巍巍的揭开白巾,看见的却是一张分外安静祥和的脸,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

    “她去得很开心!”陈风道。

    阳定天抹了一下眼睛,点点头道;“这是她的解脱,她可以去见阳央了当然开心。”

    这段时间,阳定天夫妇跟陈风拿了很多钱,买下一处极好的墓,两个檀木骨灰盒,把随携带的阳央骨灰和柳若英的骨灰一起风光大葬了,还为她们举行了盛大的冥婚。

    阳央和柳若英生前没有举办过婚礼,因为阳定天一开始是不支持两人在一起的。此时愿意这样做,是正式承认这个儿媳。

    幼年丧父,中年丧侣,老年丧子,人生三大悲哀。两个形影枯槁的老人不言不语的忙碌着儿子和儿媳的葬礼冥婚,偶尔会长时间发呆或默默垂泪。是否他们在想到及至自己行将就木的时候,谁会为自己办葬礼呢?

    薇莉和傲然幼小纯洁的心灵第一次见到这么痛苦的生离死别,善良的心难过不已,不停的说着阳爷爷和阿慈好可怜的话。本来还和陈风闹别扭的薇莉常常抱着他痛哭。她这带雨梨花悲伤怜的样子,看得陈风心痛不已。

    阳定天夫妇伤心绝,泪流满面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疼在心头。还好柳若英产下的男婴极为健康,是二老唯一的安慰。

    一天早上,陈风还没有睡醒,房门传来敲门声,杨素芬的声音在外面道;“风儿,快起了,都快8点了,早餐都凉了。”

    陈风昨晚打坐了半个晚上,又睡了半个晚上,此时醒来神清气爽,闻言在上一跃而起,朗声应道;“知道了,我马上出来。”

    吃早餐的时候,杨素芬和小芝在房间提出几个袋子,道;“这是我昨天出去买的婴儿衣帽,一会我们一起给阿慈他们送去,天气凉了,小孩儿怕冷。”

    薇莉傲然这时也刚刚起,正准备过来吃早餐,听到是小孩的衣帽,薇莉大感兴趣的拿起来摆弄。

    “嘻嘻,好小的衣服啊,真可!不过颜色好土,不好看!”

    傲然在陈风旁边坐下,一本正经的脸蹦出一句道;“小宝宝又不用天天见心上人,要穿这么好看干嘛?”

    大家听了都对着薇莉吃吃的笑,连陈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白傲然这家伙也和他姐一样,时不时会有惊人之语。

    薇莉精致的俏脸一红,放下衣服白了傲然一眼,在杨素芬旁边坐下不说话了。

    “小宝宝的衣服暖和就好,不必多好看呐。”杨素芬微笑的看着薇莉着说。

    喝着粥的小站起来给她盛了碗粥,她拿着瓷羹勺有一下没一下漫不经心的勺着,偶尔偷偷看一下一脸写意舒适的陈风。

    这时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个侍应,在陈风耳边轻声嘀咕几句,又拿出一个盒子和一张便条递给他。

    陈风原本写意的脸,变了变,展开便条,只见上面苍劲的笔迹写道;

    陈恩公在上,阳某拜言,吾本草莽,半世浪,拼命于年岁,搏残躯于四方,不知何等异数,竟能苟延残喘至今。吾一生杀戮过多,仇怨漫天,恨忿遍地,已预知晚年凄凉。由犬子早夭,儿媳难死,可知神明怒我,上天弃之,乃有此不详。幸阳家不曾烧过断头香,上祖萌而风水佑,让我在此家脉存亡之秋得遇恩公。恩公与我素昧平生,却一而再,再而三出手相援,如伸臂溺者,泼水于焚,此恩如海,阳家万世不敢忘。然老朽虽老而无用,却不惯寄于檐,纵外面乃风狂雨骤,仍自喜翔于空。今远离,非恩公于我有薄,他天涯,更念君厚重之恩。不忍送别之哀,故不辞而别,恩公勿念,盒内之物虽不俗,仍难偿君恩万一。此致、阳定天,陆恋慈夫妇顿首,年月

    读完便笺,陈风推开碗筷颓然站起,叹了一声对看着他的一桌人道;“阳爷爷和阿慈走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