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险遭侮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 )    李鸿泽从来也没有如此心焦过,他做任何事都是有成竹,稳准狠一直是他的风格,可是这些一碰到肖钰都变成了慌乱。

    平时通往王铭道书房的密道李鸿泽很小心,就算走也是观察好周围才会进去,这次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这个秘道是通往相府最近的路,他想都没有想就施展轻功到了这里。

    肖钰看着面前熏心的王铭风,心中瞬间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谋,是王嫣对付她的谋!顿时,肖钰觉得心中冰凉,原来她只觉得王嫣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姑娘罢了,虽然有时候气人,但是她从来也没有怨恨过她,此时碰到这种景,肖钰心中真的恨了。

    “小美人儿,原来是你啊!”王铭风还记得肖钰,也没有想到是她。

    “你想做什么?”肖钰强作镇定,她暗地里看了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心中有一些慌乱。

    “小美人儿,你这是明知故问吗?你托小文叫我前来,不是想跟我……嘿嘿……”王铭风笑的极其猥琐。

    小文?!肖钰心中咯噔一下,原来她也有份。

    “小美人儿,没想到你还趣,选择这么一个地方,哈哈哈……”王铭风看到肖钰沉默不语,又走上前几步,伸手想摸肖钰的脸。

    肖钰回过神来之后,迅速后退了几步,一把拂开了王铭风伸出的手臂,“滚开!”肖钰大喝一声。

    “你这个小,装什么清纯烈女,把老子都约出来了,还装模作样!我呸!”王铭风被肖钰激怒了,开始骂骂咧咧,朝她扑了过来。

    肖钰见机行事,左躲右躲,王铭风愣是没有抓住她。

    肖钰看着花园出口,想要伺机逃脱,可惜王铭风早就看出了肖钰的用意,死死堵住了出口,就是不让她出去。

    这样你追我躲,肖钰的体力渐渐不支了,中午她根本没有吃饱饭,现在跑得太急了,一下子有些头晕。

    王铭风长期流连花丛,又经常强迫府中丫鬟,所以没过多久他就把肖钰抓住了。

    王铭风手劲很大,他一手抓住了肖钰的两只胳膊,肖钰见机抬腿踹向他,可惜也被他的双腿牢牢地夹住了,全不能动弹。

    肖钰实在没有办法,开始大叫起来,“救命,救命……”

    可惜这里是花园深处,肖钰的叫喊都化作了回音,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王铭风见到肖钰还在挣扎,一把把她的外衣撕破了,用一只手撕下一块布,堵住了肖钰的嘴。这些动作似乎他经常做,所以虽然只有一只手,但是做起来也迅速无比。

    很快,肖钰就被王铭道制伏了。王铭道看着肖钰惊恐的目光,有一种变态的享受,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肖钰的脸,“啧啧啧,真嫩!”

    随即,他一把把肖钰推到在地,跟着他也压了下来……

    就在王铭风撕破肖钰的上衣,伸手摸像她的部时,肖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此时肖钰腰间的玉石小灵,发出了微弱的光芒,慢慢的似乎要把肖钰笼罩在其中,忽然,这个光芒又瞬间消失了……

    肖钰感觉子一轻,突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环绕。她蓦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竟是李鸿泽充满戾气的脸。

    嘴里的布被取出来后,肖钰只来得及喊一声,“王爷……”便昏了过去。

    怀抱着衣服破损,满脸泪痕的肖钰,李鸿泽浑颤抖,他都不敢想象如果他晚来一步,将会是什么样……幸好!幸好!李鸿泽心里庆幸不已。

    脱下上的外衣,李鸿泽小心翼翼的为肖钰披上,为她简单诊脉之后,发现她并无大碍,只是过度惊吓后昏倒了,这才放下心来。

    随后,李鸿泽看了一眼地上被他一掌震晕的人,倏地打开了折扇,直王铭风的脖颈……

    “王爷,手下留!”王铭道用手挡住了李鸿泽的手腕,眼神中充满着祈求。

    “让开!”李鸿泽看到来人是王铭道,低声一喝。

    “王爷,请手下留,他,他是我二叔的嫡长子,请饶他一命吧!”王铭道跪倒在地。

    “呵呵,是吗?他的命值钱,肖钰的委屈就白受了?”李鸿泽突然讽刺一笑,收起了手中的折扇,用这只手帮助怀中的肖钰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

    王铭道听到这话,看向了李鸿泽怀中昏迷的肖钰,心中也是心疼不已,可是一边是堂弟,一边是肖钰,他真的很难抉择。

    “这样吧,我帮你做个决定,如果你非要保这个禽兽也行,你立即迎娶欧阳天的女儿进门,以后肖钰的任何事都与你无关。怎么样?这个交易还算合理吧?”李鸿泽笑眯眯的看着王铭道,清楚的看到他脸色变得灰白之后,心中冷哼了一声。

    王铭道跪在地上,心中不断的重复着李鸿泽提出的条件,肖钰再也与他无关!再也无关!想到这里时,王铭道觉得口剧痛,不得已他伸手捂住了前,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

    家族的责任,堂弟的生死,二叔的悲伤,肖钰的漠视……总总事得王铭道脸色越来越难看……

    “怎么,还没有想好吗?那么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李鸿泽说完,看向了地上已经晕死的王铭风。

    “王爷,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请不要,不要我!”王铭道向着李鸿泽磕了一个响头,祈求他。

    “铭道,如果我是你,不用别人动手,我会亲手杀了这个畜生,其实肖钰在你心中也不过如此,放弃吧!”李鸿泽看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王铭道,淡淡的说。

    “我,我……”我不是,我在乎肖钰,在乎的,可是我也有我的责任,家中嫡长子的责任!王铭道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

    “不要说了,别跟我提你的狗责任,难道责任都要靠牺牲心的女人为代价吗,可笑之极!”李鸿泽看向王铭道,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李鸿泽此句话,彻底打垮了王铭道,他突然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肖钰,就算他想争想抢也终于比不上李鸿泽吧!

    最终,颓废的王铭道终于紧闭双眼,点头答应了李鸿泽的要求。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