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夫人重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王铭道感觉今的吏部,格外怪异,别人看向他的眼光有羡慕,有崇拜,甚至还有暧昧,他心中虽然纳闷,但也找不出缘由,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很快他的疑问就被解开了,欧阳天在早朝过后,回到了吏部。他向大家宣布了一项任命,王铭道被荣升为吏部侍郎,从以前的五品直接升为正四品,直接跟随欧阳天左右。随后欧阳天又把王铭道单独叫了过去。

    “道儿,现在没有外人,你我就以叔侄相称吧。”

    “大人,这……欧阳叔叔。”王铭道觉有些不妥,但是看到欧阳天坚持的眼神,不得已改了称呼。

    “我与你父亲是旧时同窗好友,后来这事务繁忙,反到疏远了不少,正巧前几去相府时看到了令妹,我想小女玉儿与她正好同龄,玉儿从小没了娘亲,也没有兄弟姐妹,着实有些孤单,所以我就自作主张让她去相府小住几,想必现在已经到了吧。”

    “小女玉儿,格有些任,在相府还需你多多照顾啊!”欧阳天笑呵呵的看着默不作声的王铭道,主动提出了要求。

    王铭道没有想到欧阳天这么直白的向他提出如此要求,他与欧阳嫣男未婚女未嫁,怎能托他照顾?看来此件事不止欧阳天,就连他父亲也有参与吧,王铭道突然感觉头痛无比。

    “铭道定当把欧阳小姐当做亲妹妹一般护,欧阳叔叔放心。”他装出一副真挚的表向欧阳天保证。

    “呃,呵呵呵,好。”欧阳天听到王铭道如此回答,当即有些尴尬,可是这涉及到女儿终的幸福,他也只能舍出这张老脸来了。

    吴氏从老太太那里出来后,心中就觉得堵堵得不舒服,儿子是自己含辛茹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凭什么他的婚姻大事自己一点主都不能做?那个欧阳玉她根本不看好,为什么没有人听取她的建议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这里,吴氏越发不平衡起来,儿子边都没有一个自己的人,都是老太太给安排的,吴氏越想越心酸。

    突然她想到了肖钰,上次王铭道紧张的神她还清楚的记得,可惜那个丫头的份低下,正室肯定不行,做个偏房她倒是能办到。

    只要道儿边有了自己的人,就算欧阳玉真的嫁给道儿,她也不怕了,反正道儿的心思没有在她上。吴氏越琢磨越觉得此事可行,于是便迫不及待的召见了肖钰。

    肖钰来到吴氏的房间,不知为什么心中总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她忍不住隔着衣服攥紧了玉石小灵,仿佛这样就不是她孤单的一个人了。

    “夫人!”肖钰控制着莫名的心慌,向吴氏行了礼。

    “起吧,小玉,坐到这边来。”吴氏拍了拍她边的位子。

    “夫人,站着就好。”吴氏突如其来的,让肖钰不安极了。

    “听话,过来坐。”吴氏笑眯眯的看着肖钰,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这样的吴氏使得肖钰更加心慌了,但是也不得不移步坐到了吴氏的边。

    “小玉,你家中还有什么人?”吴氏拉起肖钰的手开始询问。

    “我爹娘已经去世了,家中也没有了什么亲戚,就剩下我孤一人。”肖钰老实的回答。

    “可怜的孩子!”吴氏嘴上虽然这样说,心中却暗自欢喜,没有家人就意味着以后的麻烦事更少,她更好控制,于是心中更加踏实了。

    “入府签的是死契吧?”吴氏又开口询问。

    “不是,只签了三年。”肖钰心中奇怪吴氏为什么询问这些。

    “哦……”吴氏心中咯噔一下,竟然不是死契,来相府的丫鬟大都是死契,她竟然不是,那么这件事有些麻烦了,现在看来她只能先动之以了。

    “小玉,你一个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在外多不容易,现在我就给你做主改签死契吧,这样以后还有个依靠。”吴氏开始循循善

    “谢夫人,不必了,我卖相府无非是想还清安葬爹娘时欠下的债,三年足够了。”肖钰淡淡的拒绝。

    吴氏没有想到肖钰如此坚决,于是打算从另一个方面入手,“你许了人家没有?”

    听到这话,肖钰愣了一下,她想到了大牛,既然他已经悔婚,那么现在她应该是没有婚约了吧?于是肖钰摇了摇头。

    “这样啊?那你有没有想过找一个什么样的相公?”

    “谢夫人关心,只是肖钰目前正在守孝中,没有想过这些。”肖钰心中明白了,原来吴氏想要替她找人家。

    “怎么能不想呢,这女人嫁人是一辈子的事,你觉得道儿怎么样?”

    听到这话,肖钰心中咯噔一下,王铭道?他贵为相府的嫡出大少爷,吴氏为什么如此问她?难道王铭道想要收了她做通房丫头?这到底是吴氏是的意思,还是王铭道的意思?肖钰心中一片冰凉。

    定了定神后,肖钰回答吴氏:“大少爷份高贵,自然很好。”

    吴氏看到肖钰面色如常,心中虽有些挫败,但是仍不死心的继续问道;“要是把你许给道儿,你愿意吗?”

    “小玉不敢,肖钰只是一个小丫鬟,不敢亵渎了大少爷。”肖钰站起来,低下头,心中波涛汹涌。

    “其实道儿很关心你,上次你被冤枉还是他来求得我,这你还不明白吗?”吴氏看到肖钰坚决不从,开始向她施压。

    “小玉感谢大少爷仁慈。”肖钰闷闷的回答,她是欠王铭道的恩,但是也不至于以相报吧!

    “知道就好,回去好好想一想吧。”吴氏摆手让肖钰出去。

    肖钰出了夫人房间,心中一团抑郁之气无处抒发,她知道在这是世界生存不易,但是也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他人摆布一生。

    难道这真是王铭道的意思?枉她还真的把他当做好朋友,果然是自己过于天真了,在这个人命都可以随意践踏的社会,怎么可能发生高贵的大少爷与低下的丫鬟成为好朋友的事,纯属痴人说梦!肖钰觉得这一切讽刺极了。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