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推波助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李鸿泽气呼呼的出了宰相府,心中越想越气愤,王铭道在肖钰心中真的就如此重要吗?枉费他对她百般关照,哼,不知好歹!李鸿泽越想心中越不平衡,从小到大谁不是顺着他宠着他,哪有人像肖钰这般食古不化,可是他就是想接近她,看不得她受委屈,受伤害,哪怕是自己心中不舒坦也舍不得惩罚她,李鸿泽彻底陷入了迷惘之中。

    不知不觉,李鸿泽走到了经常喝酒的酒楼,抬头看了看招牌,他迈步进去。

    “公子,里面请!”掌柜看到是熟客,连忙扬起笑脸,迎上前来。

    “老位子!”李鸿泽淡淡的回应。

    “有,有,不过今有一位朝中大臣在这里设宴,可能会聒噪一些。”

    “哦?朝中大臣。”李鸿泽扬起了眉毛,心中暗自思忖,难道是王铭道所说的欧阳天。

    “是的,据说还是一位大官。”掌柜紧张兮兮的对李鸿泽小声说。

    “嗯。”

    李鸿泽面无表的上了二楼。路过设宴的雅间时,他隐隐约约听到“令千金与王公子实在是般配……”

    令千金,欧阳玉?那个刁蛮的千金小姐!王公子,难道说的是王铭道?哈哈,现在有趣了,李鸿泽忽而心大好。

    既然这样,那他何不推波助澜一番呢,这样王铭道再也没有时间同他抢肖钰了,李鸿泽得意的笑了。

    打定主意之后,他后退几步,径直走进了欧阳天的雅间中。

    “王爷!”欧阳天坐在正位,最先发现了李鸿泽,连忙起行礼。

    其他一干官员随后也发现了李鸿泽的存在,都慌忙站起来,跟随在欧阳天的后,恭敬施礼。

    “欧阳大人,不必多礼,现在又不上朝堂之上,无需讲礼数,起,都起吧。”李鸿泽换上一副笑眯眯无害的招牌神,口气很是亲切,一点架子都没有。

    “谢王爷!”众人在欧阳天的带领下,全部直起来。

    “王爷,请上座!”欧阳天把李鸿泽让到了主位上。

    “大家都不要拘束,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快活,喝酒!”李鸿泽端起酒杯,很快就把气氛调动了起来。

    “欧阳大人,铭道在你那里当差,表现可好?”李鸿泽有意识的把话题转移到了王铭道上。

    “聪慧勤快,大有前途。”欧阳天很欣赏王铭道。

    “嗯,铭道与我一同长大,他也经常对我说很是敬仰欧阳大人。”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欧阳天听了这话,心里很受用。

    “最近铭道有些繁忙,家中到处为他物色年轻女子,他估计都挑花眼睛了,呵呵。”李鸿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偷偷查看欧阳天的脸色。

    欧阳天听闻此话,心中咯噔一下,他很看好王铭道,如果能够得此佳婿……看来他也要为女儿做点事了。

    “王爷,请!”欧阳天想通之后,心中十分庆幸李鸿泽为他带来了如此重大的消息,看来今王铭道未能如约前来,估计也是为这些事绊住了。

    “欧阳大人请!”李鸿泽看着欧阳天隐隐变化的表,心中越发觉得畅快了。

    欧阳天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女儿欧阳玉叫到了跟前。他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平时很是些宠,现在女儿已经及笄,他最大的想法就是替女儿找一个如意夫君。

    “玉儿,你也不小了,该嫁人了。”欧阳天看着长大的女儿,不由得感慨岁月无

    “爹,你不想要女儿了吗?”欧阳玉装作委屈的样子冲父亲欧阳天撒

    “傻丫头,你永远都是爹的女儿。”

    “爹……”欧阳玉就算在刁蛮,在欧阳天面前还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听到父亲已经打定主意为她找婆家,她不有些害羞。

    “爹爹手下的王铭道,一表人才,他父亲更是当朝宰相,这样的夫君不会辱没了你吧?”欧阳天笑着打趣女儿。

    “爹爹……”欧阳玉害羞的跑了出去。

    欧阳天见状不哈哈哈大笑起来。自从妻子生玉儿辞世之后,欧阳天第一次欣慰的大笑。

    “娘子,你要是还在该多好啊!”想到妻子,欧阳天不有些黯然。

    欧阳玉一口气跑到了花园中,气喘吁吁的停下之后,她还是感觉双颊发烫。

    王铭道,是他吗?欧阳玉回想起那天惊鸿一瞥的伟岸影,双颊变得更加滚烫了。

    欧阳天与王庸原本是同窗好友,现在两个人都居要职,见面畅谈的机会便是少之又少了。此次欧阳天亲自前来宰相府拜见王庸,主要目的就是想探一探王庸的口风,为女儿今后铺路。

    “欧阳贤弟,咱们有多少年没有坐在一起畅谈古今了,想当年你我同窗之时,秉烛夜谈,真是畅快啊!”王庸想起当年,感慨不已。

    “是啊,现在咱们的儿女都这么大了,你比我有福气呀,一儿两女,有福之人啊!”欧阳天也很感概。

    “说起来,另侄女也及笄了吧,许配人家没有?”

    “还没有呢,哪儿有那么多道儿一般优秀的后生啊!”欧阳天叹了口气,顺便仔细留意了一下王庸的神

    “哦?最近老太太正为道儿张罗这件事,还不知道况怎样呢,如果是另侄女,岂不是美事一桩。”王庸对欧阳天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想来女儿也差不到哪儿去。

    “呵呵呵,甚好,甚好!”欧阳天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这件事不宜之过急,我记得王兄还有一个小女儿,仍处闺阁之中。玉儿可以借此名义来府上小住几,一则讨得老太太的欢喜,再者也可以看看道儿的意思。”

    “自古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来让他拿主意之说,不过讨得老太太的欢心倒是正事。”王庸觉得欧阳天的提议也不无道理。

    “那我就回去劝说小女了,我这个女儿有些任,不瞒王兄,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难免有些骄纵,来到府上如有得罪之处,还请王兄海涵。”

    “欧阳贤弟,客气了。”

    两个人说定之后,欧阳天起告辞了。

    从今这个况看来,这事估计成了大半,剩下的就看老太太的意思了。欧阳天边走边思索,打算回去之后好好交代女儿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