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取回荷包(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屋里只剩下肖钰和李鸿泽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安静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谢谢你!”最后,还是肖钰沉不住气,开了口。

    “谢我什么?”李鸿泽站起来,走到肖钰面前。

    “总之谢谢你!”肖钰看着李鸿泽得意的神,心中不由得叹气,这个人怎么刚刚正常一会儿,又开始发疯了。

    “其实吧,我就是想,你只能被我欺负,别人先靠边站!”李鸿泽笑眯眯等待肖钰发飙。

    果然,肖钰听到这话,深深呼了口气,努力抚平心中的怒气,这个家伙总能轻易把她惹怒,肖钰心中不有些挫败。

    “王爷,你找我到底什么事?”肖钰无奈的看向李鸿泽。

    “呵呵呵,你不会生气了吧?”李鸿泽就喜欢看肖钰这种生气的表,有时候他都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王爷!”肖钰严肃的看着李鸿泽,决定如果他还这样不正经,她转就走,不管他是不是王爷,太气人了。

    “呃,我的荷包修补的怎么样了?”李鸿泽看到肖钰真的生气了,摸了摸鼻子开始步入正题。

    “荷包?哦,已经修好了,等等!”

    肖钰转去了屏风后面,从里层衣服中把荷包取了出来。自从上次的事件,肖钰格外小心了,像荷包这种比较犯忌讳的东西,她通常会随携带,不然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估计就没有上次运气那么好了。

    李鸿泽在屏风外面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的影子,根据猜测那个荷包应该是肖钰贴放置。想到这里,他双颊不有些发烫,心中则甜丝丝的。

    “喏,给你看看!”肖钰把荷包递到了李鸿泽的手中。

    “这是?”李鸿泽看到一个崭新的荷包,上面的飞鹰展翅意翱翔天际,让他有些不释手。只是?母妃的荷包呢?

    “打开这里,看!”肖钰看出了李鸿泽的疑问,打开了鹰爪上的暗扣,里面破旧的荷包露了出来。

    “妙哉!妙哉!”李鸿泽惊叹的看着这个构思巧妙的荷包,不自的称赞。

    他只觉得肖钰偶尔言行举止不同于一般姑娘,很是好玩,但从来也不知道她的心思这么细腻,想法这么奇特,中似乎有一股莫名的感要奔涌而出。

    “谢谢!”李鸿泽郑重的对肖钰道谢,这个荷包是母妃亲手缝制的,对于他的意义不同一般,他真心的感谢肖钰能为他完整的保留好它。

    “呃,不用,不用。”李鸿泽偶尔这么严肃的神她还有些不习惯。

    “这次算你立了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我没想过赏赐。”肖钰老实的回答,修补这个荷包无非是看着他与母亲感深厚,而这种感又是肖钰最向往和渴望的,所以赏赐什么的她真没有考虑过。

    “那就现在想!”李鸿泽还没有遇到过这样把赏往出推的人,以往那些人得到了赏赐无不是千恩万谢。

    “那就赏赐我去你的书房读书吧。”肖钰想了半天,终于觉得这个最有惑力。

    “什么?”李鸿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就是她所谓的赏赐?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不,不行吗?”肖钰突然觉得这个要求有些唐突,那些书籍都是他母妃的心之物,他不舍得是在理之中。

    “唉,算了吧,你既然喜欢读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李鸿泽也不指望她能提出多么有水平的赏赐了。

    “去哪里?”肖钰有些好奇。

    “墨宝房听过没有?”

    “墨宝房!听说过,听说过。”肖钰听到这个地方显然很兴奋,那里的书种类庞杂,有她最喜欢的杂集,风土人,地理风貌等方面的书籍。

    “那走吧!”李鸿泽看到肖钰激动得样子,嘴角不由得泛起宠溺的笑容。

    “啊?现在吗?”肖钰兴奋劲减少了一大半。

    “怎么?不愿意?”难道他刚才会意错了,她不想去那里吗?

    “不是,不是,只是今天不行,大少爷在家,我不能随意请假出府。”

    “哼!”又是大少爷!李鸿泽心中有些闷闷不乐,难道他这个王爷还比不上区区一个相府少爷吗?

    “还请王爷见谅!”肖钰咬了咬牙,心中权衡了半响,还是觉得今不能出去。

    刚才王铭道的种种表现就说明今不想让她随李鸿泽出门,肖钰多次蒙受他的照顾,所以不得不考虑他的感受。

    “你!”李鸿泽倏地把折扇收起,直指肖钰,满脸愤慨。

    “王爷恕罪!”肖钰咬紧牙关,就是没有松口。

    “也罢,也罢,随你吧!”

    肖钰看到李鸿泽泄气的样子,心中竟然有些心软,但是今真的不成,所以她任由李鸿泽颓废的离去,愣是没有开口。

    李鸿泽出去没一会儿,王铭道便走了进来。

    “小玉,王爷,王爷他没有难为你吧?”王铭道看到肖钰的绪有些低落,关心的询问。

    肖钰看着王铭道摇了摇头,“大少爷,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下去了。”

    “好。”王铭道点了点头,既然肖钰没有随王爷一同离去,他就放心了。

    肖钰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坐在上走神。

    小文这个房间照理说应该是两人一间,可是她的背景深厚,最终一个人占去了一整间房,现在正好方便了肖钰。

    把玉石小灵捧在手中,肖钰心中有些憋闷,李鸿泽离去时没落的神竟然盘踞在她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消散。

    “小灵,你说那个王爷平时没个正行,为什么会突然间神那样没落呢?真搞不懂!”

    “不过他似乎是一个好人呢,平时虽然捉弄人,但是对我却着实不错,刚才三小姐责骂我,他还向着我呢。”

    “上次我落水还是被他救起的,平时也不叫我下跪行礼,从来没有把我当做过奴婢,也没有看轻过我,真的很难得。”

    “小灵,你说今天的事我这么决定有错吗?”肖钰询问掌心的玉石。

    “你怎么不闪啊?也不赞成我今天的做法吗?可是大少爷不乐意让我出去,大少爷对我也不错,我不能……唉,真是烦人!”肖钰自言自语的嘟囔,面对这种况剪不断理还乱。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