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取回荷包(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李鸿泽这几天忙得够呛,皇上大婚他各个方面都要注意,明里的暗里的,总之乱七八糟的事忙得他一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皇后已经安然到了宫里,兵权也都牢牢地握到了皇上手中,他终于可以喘一口气,好好歇歇了。

    闲暇下来后,李鸿泽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的荷包,这时才回想起,前一段时间他交给了肖钰,那个丫头信誓旦旦的说能帮他补好,不知道这么些天过去了,到底修补好没有?

    想到肖钰,李鸿泽不自觉的笑出声来,每次和她在一起都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开心,似乎一切烦恼和忧伤都会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起初李鸿泽只是感觉她很好玩,每次意外遇到肖钰都会给他意想不到的新奇感觉,慢慢地他竟然有些期待见到她了,这些时忙碌中偶尔清闲一下,肖钰就不自觉的蹦到他的脑子里,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心中还隐隐透着甜蜜,这些对于李鸿泽来说都是新鲜的感觉,但是他一点也不排斥。

    现在有了空闲,李鸿泽第一个想见到的人就是肖钰。

    信步来到宰相府,李鸿泽一边走一边考虑如何见到肖钰,如何把她顺利的约出府。

    “泽哥哥!”一个软软的小姑娘撞倒李鸿泽怀中,他本能的闪到一边。

    “嫣儿,你回来了?”李鸿泽看到跌倒在地的王嫣,淡淡的开口询问,没有拉她起来的意思。

    “王爷!小女不懂事,还请王爷见谅!”王庸看到小女儿跌倒了虽然心疼,但是对方是王爷,他也只得先告罪。

    “不碍事,不碍事!”李鸿泽摆了摆合拢的扇子,笑眯眯的说,“嫣儿,快起吧,地上凉!”

    “嗯!”嫣儿听到李鸿泽关心的话语,红着脸站起来。

    “泽哥哥,你是来找我大哥的吗?”嫣儿羞涩的望着李鸿泽。

    “嗯。”李鸿泽点点头。

    “王爷,那您请便!老臣先行离开了。”王庸看到李鸿泽心不在焉的样子,示意王嫣赶快随他离开。

    “泽哥哥,一会儿我去找你哦,等着我。”王嫣要随父亲去给老太太请安,所以虽然不愿还是跟着王庸走了。

    李鸿泽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个刁蛮的小姑娘还没长成就对自己有了这份心思,以后他还是离她远些好。

    李鸿泽来到菊院,刚进门就差点与肖钰撞在一起,眼看肖钰站不稳要摔倒,李鸿泽想都没有想,一把扶住了她。

    “谢谢!”肖钰被吓了一跳,反的向来人道谢。

    “你怎么在这里?冒冒失失的出什么事了?”

    “王爷!”肖钰抬头看到李鸿泽,不由得有些惊讶,有些子没有见到他了,怎么突然间就冒了出来。

    “怎么这种见鬼的表?”李鸿泽不乐意的撇撇嘴。

    听到李鸿泽这样说,肖钰心中乐得够呛,他真会比喻,见鬼!还别说,她刚才真的是有种撞见鬼的感觉。

    “是不是在心中偷着乐呢?”李鸿泽低头看向肖钰憋着笑的表,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不敢,不敢,王爷您过来找大少爷的吧,他就在里面,我还有事,先去做事了。”肖钰可不想被这个王爷缠上,趁机想要溜走。

    “什么事比本王还重要吗?”李鸿泽顿时觉得心中酸溜溜的。

    “?”肖钰有些不明白李鸿泽的意思,他一个王爷有谁会比他重要,再说这与她去工作有冲突吗?搞不明白!

    “咳,咳,你带本王去你家少爷那里!”李鸿泽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赶忙补救。

    “是!”肖钰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这种不满还不至于让她跟一个王爷去抗衡。

    “大少爷。”肖钰走进里屋向王铭道禀报。

    “咦,小玉。这么快就回来了?”王铭道一抬头正好看到肖钰后面的李鸿泽,于是赶忙起,“王爷!”

    “免了!”李鸿泽摆了摆手,“肖钰现在是你的丫鬟?”李鸿泽看向王铭道,目光犹如幽深的海水,虽平静但暗藏波涛。

    “是!”王铭道明显感觉他压抑着怒气,只得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你不愿跟着本王,反而跟着他?”李鸿泽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看向肖钰。

    “王爷明鉴,我一个相府里的小丫鬟,哪儿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先前我不愿意跟王爷是因为我与相府有三年契约,我不能由于王爷地位高贵就无故毁约,现在也是这个道理,我只要在相府一天就会尽到一天的责任,听从主人的安排就是婢女的职责所在,所以我来伺候大少爷于于理都符合规矩,没有忤逆任何人的意思。”肖钰清澈的双眸回望李鸿泽,没有一丝退缩。

    肖钰觉得现在她虽然是一个地位低下,伺候人的丫鬟,但是也有着自己的尊严,她可以把这一切看成一份工作来做,尽职尽责,赚钱谋生,不比任何人低一等,所以没必无尊严的听从任何人摆布,王爷也不行。

    “呵呵呵,你看看,我只问了你一句,你就回了我这么一大段,得!我说不过你!你言之有理!”李鸿泽听到肖钰不卑不亢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即心中竟是阵阵欢喜,就是这样的肖钰深深的吸引着他。

    “奴婢不敢!”肖钰闷闷的说。

    “哈哈哈,生气了?”李鸿泽低头看向肖钰,心大好。

    这个可恶的家伙,就以戏弄她为乐!肖钰心中暗自腹议,只不过这个念头只能憋在心中,不敢言出。

    “王爷,请您上座。”王铭道看不下去了,在他眼中李鸿泽分明是调戏肖钰,心中虽有不甘,但是李鸿泽是他从小的跟随的主子,他也只能把怨气往肚子里吞。

    李鸿泽看了一眼王铭道,没有移步,“肖钰,真的生气了?”他继续低头询问肖钰。

    “女婢不敢!”肖钰后退一步,还是这一句话,可是心中已然问候了李鸿泽好几遍了。

    看着肖钰生气的模样,李鸿泽觉得一切都生动起来,悠哉的走到主位上,一股坐了下去,打开折扇悠闲的摇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