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何其不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老太太扫了一眼李妈三人,心中已然明了。“小玉,你起吧!”

    此时屋内极其安静,老太太的声音像一声平地惊雷,炸的小红魂飞魄散,她抑制不住开始颤抖……

    “谢老太太!”小玉顺从的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哆嗦的小红,心中讽刺的一笑。

    “小红!你为何陷害小玉,你有何目的?”老太太盯着小红,严厉的质问。

    “我,我,老太太饶命!老太太饶命!”小红咚咚咚的磕起头来。

    “原来是你这个小蹄子!老太太,我和小文都受了她的蒙骗,还请您老明察!”李妈见状也跪了下来,谦卑的俯下子,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不是,老太太,是她,是她指使我的!”小红听到李妈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上,顿时急了眼,手指颤悠悠的指着李妈,气得浑发抖。

    “老太太就是她帮我找出的这些衣物,没有想到她这么狠毒!”小文收到李妈的暗示,也把矛头指向了小红。

    “你诬赖人,那些衣物明明是你给我的,你……”小红哽咽起来。

    “你说我们诬赖你,证据呢,分明是你心虚编排谎言欺骗老太太,请老太太明察!”李妈打断了小红的述说。

    “不是,不是,老太太,我句句属实,没有说谎,没有说谎!”小红满脸泪水,样子有些狼狈。

    “够了!”老太太大喝一声。“把这个心思狠毒的丫头给我拖出去,找个牙子卖掉!”

    “老太太饶命,我是冤枉的,冤枉的啊……”小红的声音渐渐远去。

    肖钰冷眼旁观这一切,心中冷笑一声,这分明是**的偏袒。

    老太太也知道这件事李妈和小文绝对脱不了干系,可是她们毕竟是李妈的亲人,算起来也是自己的人,为自己做过事,所以她不忍心做的太绝,但是惩罚还是要的,“李妈,你管教不严任由属下作乱,现在免去你管事的职位,小文你做事不细致以至于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也别在道儿屋里待了,希望你们以后汲取教训!”

    “谢老太太!”李妈和小文恨恨的看了肖钰一眼,赶忙磕头向老太太谢恩。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老太太疲惫的挥了挥手。

    肖钰随着大伙儿,轻轻一福,走了出去,心中则对这一切充满了厌恶之

    刚走出走出梅院,肖钰就碰到了王忠,“王管事!”

    “小玉啊,随我来!”王忠把肖钰拉到了无人的地方。

    “这次可真危险啊,幸好老天有眼!”王忠高兴地说。

    “王叔,谢谢你!”肖钰看到王忠后,心中才恢复了正常的感觉,不再冷冰冰了。

    “你这孩子,什么人不好得罪,得罪李妈!你可知道李妈的姐姐李妈是老太太边的红人,她又是大少爷的妈,很受老太太的重用。早些时候,李妈和小文都在老太太边当过差,可以说都是老太太边的人,你得罪不起啊!”王忠叹了口气,跟肖钰交了底。

    “我没有得罪他们,不知为何他们处处找我的麻烦。”肖钰也感觉这两个人莫名其妙,分明是没事找事。

    “唉,你这孩子子直,心眼软,格又倔,太容易吃亏!”王忠知道肖钰是个好孩子,只不过这种格实在不适合做一个低眉顺目的小丫鬟。

    “谢谢王叔提醒,我以后会多加注意!”肖钰也知道,可是真正遇到事又管不住自己,就像上次小绿的事,幸好遇到的人是大少爷,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你也赶快回去歇歇吧。”

    “好,王叔我先回去了。”

    肖钰跟王忠告别之后就回到住处,此时小兰已经回来了,正在屋中等待肖钰。

    “小兰,谢谢你!”肖钰真心向小兰道谢。

    “好姐妹,还说这些作甚!”自从小绿的事之后,小兰与肖钰的感越来越好。

    听到这话,肖钰看向小兰,两个人相视,会心一笑,真挚的谊油然而生。

    “小红没有那种脑子,李妈肯定是幕后主使,只是有人不知道是老眼昏花,还是蓄意包庇!”

    “嘘,小声点!”跟小兰熟识了之后,肖钰才知道她根本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其实是一个憎分明的人。

    “哼!”小兰闻言冷哼一声,还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肖钰看到小兰如此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小兰愣了一下,随后满脸通红。

    肖钰见状哈哈哈大笑起来。

    “小玉,我们结拜姐妹吧!”过了一会儿,小兰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肖钰听到后沉默了,从肖家夫妇,到小绿,都是由于她的原因惨死的,如果她与小兰结拜为姐妹,那么她会不会也会……肖钰不敢想下去了。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吗?”小兰沉下了脸。

    “不,不是!”肖钰连忙摇头,“我只是,只是怕连累你!”

    “此话从何说起?”

    “我爹娘因为我的事早早去世了,小绿那死亡,多多少少也与我有些关系,我怕我是一个不详的人,累及到你!”肖钰有些伤感。

    “你怎么会这么想?如果你如此想,我岂不是不要活了?我娘本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与那家的少爷真心相,本来一切都很美好,她不求名分只想这辈子都在少爷边伺候,可惜后来偶然有了我,她被少爷的母亲驱逐出府,牙婆把她卖给了我现在的爹,幸好我爹是个好人,他待我和我娘都极好,可惜我娘始终心中记挂着她的少爷,最后抑郁而终,而我爹也在我娘去世的第二年出意外走了,家中只剩下我与异父异母的哥哥相依为命。那你说我是不是比你更惨呢?”小兰淡淡的述说,神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小兰……”肖钰不知道如何劝说。

    “好了,我们都不要伤感了,你不要想那么多,老天爷对我们不公,但是我们也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

    小兰坚定的神让肖钰心生羞愧,她活了两辈子,竟然还是如此畏畏缩缩,还不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也罢,从现在起她坚决不会再自卑,这些事她都问心无愧,老天既然如此不公,她也不会把所有的罪责揽到自己上!

    想通之后,肖钰觉得心中轻松,“好,我们结拜!”

    肖钰仅仅大小兰几天,于是她在这个异世多了一个异妹妹,从此增添了一份亲的羁绊。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