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柴房禁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王忠得知肖钰犯了事,被关在了柴房中,心中焦急不已。在他看来,肖钰不是这样的姑娘,虽然此时府内已经传遍了她妄想攀上大少爷,但是从他心中一点也不相信。

    于是,王忠悄悄的找到霜,正巧秋棠和她在一起。

    “霜姑娘,小玉是我带过来的,这个孩子的品行我还是可以保证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也觉得有些蹊跷!”秋棠也很着急,小绿临终之前把肖钰委托给她,没有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

    “可是老太太最反感丫头们勾引少爷,尤其是大少爷,他可是老太太的心头!小玉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霜叹了口气。

    “去求求大少爷呢?大少爷宅心仁厚,至少让小玉少受些罪也好。”王忠突然提议道。

    “我去!”秋棠也觉得王忠的话有道理,现在也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肖钰被关到黑乎乎的柴房中,没有水,没有食物,满屋都是发霉的气息,地上的老鼠到处乱窜。

    肖钰缩在柴房的一角,背靠着冷冰冰的墙面,心中隐晦不明。

    来到相府才几个月就得罪了小人,看来他们是想要置她于死地,肖钰心中一惊。

    她好像也没有怎么得罪李妈她们,为什么屡遭陷害?还有小红,再怎么说她们也是一个房里的,怎么如此狠得下心?

    肖钰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前世她是受了很多苦,但是至少不必每天活得担惊受怕,提防着遭人暗害。现在倒好,连人权和自由都没有了。

    突然想起怀中的玉石,肖钰摸索着把它取了出来。

    “好久没有同你说话了,我每次都把心中的郁闷说给你听,你都快成了我的精神垃圾桶了!你嫌不嫌我烦啊?”肖钰抚摸着它,喃喃自语。

    这块圆润的玉石在黑暗的柴房中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廓,可是当肖钰问它话时,‘通灵碧玉’四个字竟然熠熠发光。

    这次,肖钰看得真切,心中虽有些惊讶,但是一点也不害怕。

    “通灵碧玉,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肖钰的话音刚落,玉石上的四个字又闪了闪。

    “你真的能听懂啊,太奇特了!不过也难怪,我的灵魂都能被装进去,何况是听懂人话呢?好棒!”肖钰奖励似的拍了拍手掌中的玉石。

    此时这四个字闪得频率快了不少,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肖钰忍俊不,太有趣了!她在心中暗想,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要是喜欢就闪两下,要是不喜欢就不要闪!如果同意我的提议,你就闪一下。”肖钰对着玉石小声的说。

    只见它忽闪一下,肖钰知道它这是听懂了。于是,她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对玉石说;“我以后就叫你小灵好不好?”

    玉石半天都没有动静,就在肖钰以为它不喜欢这个名字时,玉石突然闪了两下!原来它这是在思考啊!肖钰恍然大悟。

    “小灵,小灵!”此时肖钰有了小灵的陪伴,哪怕遭人陷害,处黑暗的柴房,也不觉得难熬了。

    今正巧王铭道公务缠,没有待在相府中,秋棠从上午一直等到落也没有等到王铭道人,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在院中等不到,秋棠就来到了相府门口。由于着急,她不停地走来走去。

    过了晚膳时间,王铭道终于回来了,秋棠一看到他的影就迎了过去。

    “秋棠,你在这里作甚?”王铭道看到秋棠也很惊讶,府中出了什么大事,让素来沉稳的秋棠如此紧张?

    “大少爷,先回府吧!”秋棠看到王铭道满脸疲惫,再说这里人多口杂,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也好。”王铭道疑惑的看了看秋棠,迈步走进了相府中。

    一回到菊院,还未等王铭道坐稳,秋棠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秋棠,你这是为何?”王铭道不明缘由,摸不着头绪。

    “大少爷,请你救救小玉!”

    小玉?!王铭道心中咯噔一下,“小玉怎么了?”

    看到他貌似很关心肖钰,秋棠把上午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王铭道听。

    听完秋棠的述说,王铭道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到底是谁在陷害她?这明显是一个陷阱!可是祖母那里他也不好直接去说,不然事会越描越黑,到底该怎么办?

    看到王铭道沉默不语,秋棠心中一点底也没有。说到底小玉只是一个三等小丫头,并且此事还与大少爷有关,稍微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趟这趟浑水,大少爷到底会不会出手相救?秋棠跪在地上,心中七上八下。

    “你随我来!”王铭道突然起,朝屋外走去。

    秋棠不明原因,心中忐忑不安的跟随着王铭道来到了主屋。

    “娘!”王铭道来到主屋时,吴氏刚刚用完晚膳,正在刺绣打发时间。

    吴氏是宰相王庸的夫人,王铭道的亲生母亲。她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温柔娴淑,在相府的口碑极好,老太太也很喜欢这个儿媳。

    “道儿,你来了!”吴氏看到儿子过来了,露出一抹真心的笑容。

    “娘,孩儿此次过来,是向娘禀报一件事!”

    “什么事?”吴氏看着一表人才的儿子,越看越欢心,这个儿子是她最大的骄傲。

    “秋棠,你过来把刚才讲给我的事,说与夫人听!”王铭道冲着跟在后的秋棠说。

    此时秋棠才明白,大少爷不是不管肖钰,而是过来搬救兵了。于是,她扑通一声跪倒了吴氏脚下,把肖钰的事又讲述了一遍,此时秋棠还添加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从侧面对肖钰的人格作了保证。

    “娘,我觉得此件事有蹊跷,既然小玉拒不承认,那么就让她自己找出证据来,这样也好过冤枉了好人。您说呢?”王铭道适时也开了口。

    吴氏格虽然不强势,但好歹也是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大家庭中生存,看着儿子焦急的神,心中有了思量。秋棠呢,是老太太那里的人,如果这次她把小玉救出来,再多加调教,以后也许能成为一个好帮手。于是,她打算做一个顺水人

    “恩,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不对劲。这样,明我去一趟老太太那里,看看能不能求个!”

    “谢谢娘!”王铭道此时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