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兄弟谈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用过晚膳之后,皇上传来口谕让李鸿泽进宫,传谕的太监还带来了皇上的吩咐,说不需用他换官服,便服即可。

    李鸿泽客气的对太监说,“公公先走一步,本王随后便到。”

    目送传旨的小公公走后,李鸿泽稍作整理,也往宫中赶去。

    不用换官服?!看来二哥是想跟他谈心了!李鸿泽骑着马,边走边想。

    要说起他这个二哥,李鸿泽跟他的关系还不错,谈不上推心置腹,生死交付,但是他从小被当今的太后抚养,受到二哥不少的照顾,虽然说有些照顾是带有目的,可是在宫中这样纷繁复杂的世界中,这些照顾无疑对他帮助还是很大的,所以他对这个二哥有一份感激,有一份亲,还有一份说不出的感,总之,只要二哥交付他的事,他都会尽全力去做,他所求的也就是汹涌澎湃下的一点平衡吧。

    很快,李鸿泽到了内宫门口,翻下马,守宫门的小官兵一看是当今最受宠的遥乐王爷到了,带着谄媚的笑容,跑上前去,接过了他手中的马缰绳。

    李鸿泽步行到了龙吟,这里是当今皇上李鸿民的寝宫,刚才传旨的小太监就是让他直接到这里候着。

    不一会儿,李鸿民亲自走到外,看到李鸿泽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五弟!”他走上前去。

    “皇上!”李鸿泽说着要行大礼。

    “五弟,这里并无外人,无需大礼!”李鸿民一把拉住了他。

    李鸿泽也不是迂腐不化的人,既然皇上不要求他行大礼,他也乐得轻松,没有谦让便直起来。

    “皇上,这么晚叫臣弟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好久未与五弟喝酒了,实在想念的紧,今天正好政事不忙,特地叫五弟过来,咱们兄弟两个好好畅饮一番!”李鸿民拉着李鸿泽走进了内。

    “臣弟遵命!”李鸿泽微微一笑。

    内的酒菜早已经备好,李鸿泽与李鸿民两兄弟坐于矮榻之上,面对面,没有顾忌什么君臣之礼,像普通人家的兄弟一般。

    “五弟,想我登上皇位已半年有余,多亏了你的帮助,这个位子我才坐得稳啊!”李鸿民喝完整整一杯酒,开了口。

    “这时臣弟分内的事,皇上不必多虑!”李鸿泽笑了笑。

    “这里只有咱们两兄弟,你也不必开口皇上,闭口皇上的,我听着心里厌烦,你还是称我二哥吧!”

    “是,二哥!”李鸿泽看着李鸿民这个样子,估计是碰到什么烦心的事了,说实在的这个皇上也不好当,高高在上,高处不胜寒啊!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人抢破头都要挣,他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五弟,见过平凡人家是怎么过子的吗?真真的踏实幸福!”李鸿民感慨的说,一脸向往的神色,显然是想到什么留恋的往事了。

    李鸿泽仅是笑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应答。

    “当初我总觉的那样的子艰辛难熬,此时回想起来才觉得那时的时光是多么美好,可惜太过短暂了,短的我觉得好似做了一个梦,梦一醒又回到了这个冰冷的宫中!”李鸿民喝了不少酒,已经呈现出醉态了。

    “二哥!你喝多了。”李鸿泽拿开了他的酒杯,试图劝他少喝一点。

    “五弟,我心中烦闷!”李鸿民夺过了酒杯,仰起头,又一饮而尽!。

    “二哥!”李鸿泽很少看到这样失态的李鸿民,在他心中二哥一直都是成熟稳重,处变不惊,甚至有些薄,是一个天生的帝王。可是此时这般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从小就知道,要想坐上这个位子必须放弃很多东西,从来都知道!可不知为什么这次我的心好痛!好痛!”李鸿民已经醉得很厉害了,开始真流露。

    听到这话,李鸿泽心中也不好受,生于帝王之家,在外人看来无限风光,可是不处其中又哪会知道这里面的辛酸与无奈?

    “父皇去世一年了,一年了……我被那些老臣们着成亲,他们都我!又要成亲了,我心中好难受,我对不起,对不起……”李鸿民醉倒在地……

    李鸿泽喝得不多,他满脑子都在想李鸿民的那句话,又要成亲了!他以前没有立过太子妃啊,怎么说又要成亲呢?李鸿泽有些疑惑,但是又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二哥不愿告知,他也不会刨根问底。

    看着沉醉不醒的李鸿民,李鸿泽把他安放到龙之上,深深的叹了口气,谁说皇帝好当,可以为所为?照他看来,这天下最没有自由的莫过于高高在上的皇上了!

    安顿好李鸿民之后,李鸿泽起走了出去,低声同在外值班的太监总管安德平交代了一声,好好照看皇上,便出了宫。

    此时三更未到,宫门还可以出入,李鸿泽趁着这个时间快马加鞭出了这里。

    刚刚走出去,便听到了三更的梆子声咚咚咚响起,随**门嘎吱一声被守门的官兵关闭起来,这一声在黑暗空旷的夜晚中,显得格外刺耳。

    李鸿泽拉住了胯下的骏马,扭头看了一眼在暗夜中张牙舞爪,气势恢宏的皇宫,心中竟无端的松了口气。

    李鸿泽此时不急着回府,任由马儿哒哒哒慢悠悠的向前走,他则坐在马背上回想今晚李鸿民跟他说的那些话。

    看来二哥是要大婚了!李鸿泽突然想到今天戏园子中偶遇的常安,幸好他的妹妹常乐与他不是一个秉,可是也亏得常乐有一个这样不务正业,素有龙阳君子之称的哥哥,不然就算她爹常将军的威胁再大,二哥也决计不会立她为后。

    皇家的事就是这么回事,什么啊,啊,在这里统统不值一提,有了江山谁还会执着于一个美人?最无莫过于帝王啊!李鸿泽讽刺的嗤笑一声。他父皇号称今生今世只她母亲一人,可是到最终,还不是在她尸骨未寒之时,把一个又一个年轻貌美的妃子充纳到他的三宫六院之中。今,二哥这般借酒消愁,到了明,新人一个又一个入宫,他还会在乎那个曾经使他醉酒的旧人吗?

    好笑的摇了摇头,李鸿泽此时心中异常坚定,他这一生定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不能遇到自己命中的那个人,他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妥协,谁也不行!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