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肖家巨变(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开体刚刚转好的肖之山,回到学堂授课。

    晚上,顶着一的疲惫,肖之山很晚才回到家中。

    “你爹回来了,赶快准备饭菜。”在门口等待的李氏,看到肖之山朝家中走来,赶忙回屋吩咐肖钰。

    肖之山进屋后,直接回到了卧房,看都没有看桌上的饭菜。

    “别急,娘进去看看!”李氏对肖钰小声道,随后跟随肖之山走进了内屋。

    “相公,丫丫特地为你准备了你最吃的红烧,你多少吃一点。”李氏看到肖之山又躺到了上,叹了口气,上前劝说。

    过了一会儿,李氏看到肖之山始终不吭声,正要转出去,突然听到,“我被学堂辞退了。”

    “怎会这样?”李氏愣在了原地,“你是有功名的,他们怎么说辞退就辞退?”

    “镇长亲自同我说的,他让我在家中养病。”

    “镇长不是与你关系不错吗?怎么会?”

    “可能是上次为丫丫的事,记恨了我。”

    “都怪那个大牛黑心,他真的害惨了我们!”李氏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不要哭了,咳咳咳……”

    肖之山的强烈咳嗽,吓坏了李氏,她止住了哭声,上前扶住了肖之山,掏出帕子递过去,随后帮他拍了拍背,顺顺气,

    肖之山用帕子捂住嘴巴,感觉有一股血气冲出了喉咙,他暗暗把帕子紧握在手中,防止李氏看到。

    “相公,没事吧?我去给你倒杯水?”李氏看肖之山停住了咳嗽,伸手要拿过帕子。

    肖之山此时浑无力,喉咙像是刀割一样疼痛,他只能对李氏摆摆手,把帕子塞到了袖中。

    等到李氏出去之后,肖之山从袖中拿出帕子一看,上面果然一大片血渍,心中又沉重了许多。

    肖钰见李氏久久不出来,心中很是焦急。但是在这个年代,没有父母的召唤,她不能随意进出父母的卧房,所以只能在门口干着急。

    “娘,我爹脸色不好看,怎么了?”看到李氏出来,肖钰急忙迎了上去。

    “咳嗽了半天,我为他倒杯水。”

    看着李氏眼睛通红,说话时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一看就是刚刚哭过,肖钰心中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娘,我爹……”

    “不碍事,不要担心,先去吃饭吧。”李氏强维持着笑脸说。

    肖钰走到饭桌前,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孤零零的摆在桌上,心中很不是滋味,简单的扒拉了几口白饭,她也回到了卧房。

    站在窗前,正好能够看到隔壁的围墙,肖钰心中有些忿恨。她早就感觉出大牛师徒不是普通人,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他们到底图什么。现在全家被他们害得这么惨,而她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得知父亲肖之山被辞退,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肖钰心中不为他担心。

    前生她就见过好多退了休的人,突然生了大病,突然就去世了,原因都是忙惯了,突然歇下来,心中过于烦闷。现在肖之山这个状况,最不宜留在家中胡思乱想,可谁曾想又被辞退了,真是‘屋漏又逢连雨,船迟偏于顶头风’。

    为了让肖之山打开心结,肖钰每天都缠着他背书习字,可是收效甚微。

    终于,有一天,李氏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带血的帕子,她们才知道,肖之山已经咳血多时了。

    李氏请来村中最有名的郎中为肖之山看病。可是,老郎中看完之后直摇头,开了两幅方子后便走了。

    “老先生,我爹的病到底有多严重?”肖钰追出了门,询问郎中。

    “你爹这病是由于心中抑郁所致,病在心中,现在这股抑郁之气已经侵入心肺了,不好治,不好治!”老郎中摇摇头,叹了口气。

    说完,老郎中转走了。

    肖钰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愣了半天。回过神后,一转,发现李氏就站在她的后,只见她脸色煞白,显然刚才郎中的话,她全部都听到了。

    “娘!”肖钰小心翼翼的叫了她一声。

    “不要让你爹知道。”

    李氏擦了擦流下的眼泪,突然像是拿定什么主意一般,神中充满了坚决,看得肖钰心中一惊。

    预感着要有什么事发生,肖钰这几天都心神不宁。

    果然,几天后,几个陌生的人来到了肖家,李氏同他们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谈什么。肖钰趁着为他们斟茶的功夫,听到李氏似乎想把家中的良田卖掉。

    这些人走了之后,肖钰悄悄问李氏,“娘,你想要卖田吗?”

    李氏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不要告诉你爹,我打算把地卖掉后带他去城里看病。”

    “可是没有田地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啊?”肖钰觉得李氏的这个主意有些莽撞。

    “没有了你爹,这子照样过不下去!”

    听到李氏已经下定决心,肖钰也不再劝阻,大不了以后再想办法赚钱,反正有手有脚,饿不死,肖钰随后一想李氏说的也对,确实什么也比不上全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

    两天后,那几个陌生人又来到了肖家。这次李氏把肖钰叫了过来,因为要拟契约,李氏不识字,恐怕被人骗了。

    看了看拟好的契约,肖钰冲李氏点了点头。双方在中人的见证下,签字画押,李氏得到了200百两银子,对方拿走了李氏手中的地契。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李氏哇哇痛哭起来,肖钰知道她心中难过,这些田地都是她陪嫁的东西,现在却要卖与他人,怎么会不伤心。

    肖之山这几病的越发严重了,吃了村中郎中开的药,依然不见好转。吃不进东西,成天只能躺在上,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

    李氏已经收拾好细软家当,准备近期就前往城里给肖之山治病。

    自从卖了田地之后,家中放着这么多银两,李氏成天提心吊胆,白天照顾肖之山,晚上也睡不好觉,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肖钰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与肖家夫妇共同生活了五年,肖钰已经把她们当成了自己亲生父母,看着他们受苦,她心中也痛苦不堪。现在她能做到的就是好好打理家中的事物,让他们无后顾之忧。

    肖钰认为只要全家齐心协力,这个坎一定能够度过,可是生活总在人们陷入深渊的时候,再补上当头一棒。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