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新郎消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肖之山在肖家村的威望很高,肖钰成亲这天,几乎整个肖家村的人都来参加喜宴。隔壁,大牛与房子玄虽素来不喜与人交往,但是看在肖之山的面子上,也来了不少帮忙、贺喜的人。

    肖钰早早穿上了红色的新娘服,衣服上绣着金色牡丹花,映衬着她的面庞如花朵般嫩。

    门外挤满了瞧新娘子的村民,大多都是妇女和小孩儿,她们趴在门缝,窗边,就为了一睹新娘子的容颜。

    李氏坐在边,小声的跟女儿传授为人妻之道,无非是出嫁从夫这一,肖钰心中有些不耐,可是表面上还是认真专注的模样。李氏说完后,拉起她的手,欣慰的拍了拍,估计心中的滋味也复杂。

    大牛看着上大红的新郎装,心中有些苦涩。他走之后,肖钰还怎么在村中立足?她能不能经受得住扑面而来的风言风语?大牛觉得有些不忍,可是他又必须这么做,总之他现在心中很不好受。

    最终咬了咬牙,上了新郎服,看着镜中没有一丝喜气的新郎,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注定要辜负肖钰,陷肖家于不义了。

    前面吹喇叭抬轿子的人开路,大牛骑着马,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看闹的村里人。

    这样浩浩的迎亲队伍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后面看闹的村民越来越多,大牛被围在中间频频向周围的人抱拳致谢。

    扭头的瞬间,大牛看到挤在人群中,经过乔装打扮的房子玄向他使了个眼色,他明白离开的时辰到了。

    俯,同随他一起迎亲的王大叔低声交代了一句,大牛下马,往山里走去。

    “新郎去了哪里?”

    “怎么走了?”

    周围的人议论开来……

    “新郎也有三急,去方便了,我们继续走,轿子不能落,吹喇叭的不要停,咱们边走,边等!”这时,这个王大叔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大家瞬时安定下来。

    人群中的房子玄看到浩浩的队伍已经恢复了正常,他也趁人不注意,转向了山里。

    很快,房子玄便寻到了大牛,此时的大牛新郎服已经脱掉,站在树下目光有些深远。

    “快走!马在那里!”房子玄向前方不远处指了指,果然树上拴着两匹骏马。

    大牛闻言,正要捡起地上的新郎服。“不要拿,太引人瞩目。”房子玄阻止了大牛的举动。

    看了看地上肖钰亲手缝制的衣服,大牛张开的五指瞬间握紧了,皱了皱眉头。

    最终,两个人乘马而去,只剩下一件大红的衣服,孤零零的躺在山坡上……

    迎亲队伍走到了肖家镇,还是不见大牛回来,王大叔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吧?他暗自猜度。

    “小六子,你原路返回,去迎一下大牛!”王大叔悄声对边的年轻男子说。

    小六子点了点头,转回去寻人。

    迎亲队伍还在浩浩的进行中。肖立功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心灰意冷。

    前些子,肖镇长收到了肖之山的请帖,可是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的模样,他没去参加,两个人的交也就此冷了下来。现在肖立功竟然为了肖钰报名参了军,远走边疆,肖镇长对肖家就有些怨恨了。

    此时的肖立功并不知道父亲的想法,他只沉浸在失去肖钰的痛苦之中,看着远去的迎亲队伍,肖立功恨不得马上就离开。

    他也这样做了,回到家中,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拿了几两银子,不顾爹娘的劝阻,肖立功毅然离开了肖家镇。

    迎亲这边,眼看就要回到肖家村了,王大叔看到小六子还未把人寻回来,他着急了,这可如何是好?半路把新郎弄丢了,这他可承担不起。

    正在火烧眉毛的时候,小六子拿着一件衣服跑了回来。

    “王,王大叔,新郎没了……”

    这句话让本来闹的迎亲队伍,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大叔看。

    接过小六子递过来的新郎服,王大叔喃喃自语,“新郎跑了……”

    他这句话不要紧,人们瞬时炸开了锅,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总之话越传越难听,等到王大叔反应过来想要挽回的时候,事态已经失去了控制。

    闭塞的小山村中,很少发生这样逃婚的事件,所以大牛这一消失,成了肖家村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没几天,十里八乡都知道肖家的女婿成婚当天消失了。

    “相公,一吃点东西吧。”李氏端着饭,看着躺在上不吃不喝的肖之山,急的掉下了眼泪。

    肖之山没有胃口,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他就觉得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不想吃东西,也吃不下东西。

    “唉!”李氏叹了口气,发下饭碗,转出去了。

    她也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出事之后,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出门了,就是怕听到风言风语。

    今天,她实在心中憋闷,走出了家门。

    “你们说那个大牛为什么逃婚?”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急事。”

    “要我说是他看不上肖家闺女。”

    “怎么说,怎么说?”一群人看向了说话的那个妇女。

    “我听说肖家闺女还未及笄就要嫁过去,估计是有什么问题,不然怎么急着嫁人啊,看那大牛一表人才,估计是忍受不了才逃走的。”

    “嗯,道理。”

    “原来是这样。”

    听着这群人七嘴八舌的给女儿上泼脏水,李氏疯似的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造谣那个人的头发,“我让你诬赖我闺女,我让你胡说!”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打成了一团。

    肖钰看到母亲走进门来,头发散了,衣服撕破了,脸上也有伤口。心里一惊,“娘,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李氏的眼神闪躲,显然不希望肖钰知道。

    “娘!”肖钰突然抱住了李氏,其实就是不说,她也猜出来了。亲没结成,新郎消失,村里人不一定要怎么传呢,反正不会好听。

    “我可怜的女儿!”李氏扶着肖钰,痛哭起来。

    过了整整一月,肖家还被愁云笼罩着。其实没能成亲,对肖钰来说还是一种解脱,可是肖家夫妇却不能接受,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与肖钰不同。所以,仅仅一月时间,肖之山就病倒了,李氏也是成天唉声叹气。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