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婚前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由于整个夏季干旱少雨,今年的收成很不好,肖家的良田产量比往年减少了近五成。但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肖家的喜气。

    秋季过去了,再过一个冬天,就到肖钰出嫁的子了。

    肖家早已着手准备一切,李氏负责婚宴的各种琐碎事项,肖之山负责拟宴请的名单,肖钰大部分时间留在家中绣制大婚用的被褥、枕

    隔壁大牛师徒相对来说就清闲许多,他们只是象征的采购了一些必须的用品,这些东西还是从村中挑货郎那里购得。

    转眼,大地银装素裹,冬季悄然而至。

    “师傅!”看到房子玄从外面回来,大牛迎了过去,神中透着焦躁。

    “京中况有变!”房子玄关好门窗,低声对大牛说。

    “出了什么事?”大牛心中一沉,心中似乎预料到什么。

    “皇上病重,各方势力蠢蠢动。”

    “谁在主持朝政?”大牛闭上了眼睛,神中饱含着痛苦之色。

    “五皇子与宰相王庸。”

    “好!”大牛睁开了双眸,眼中透出一抹凌厉。

    “咱们的计划需要提前,年前必须赶回去,不然唯恐事有变。”房子玄意有所指。

    大牛听完,思索的半响。终于,点了点头。

    “现在肖家镇到处都是眼线,这次回京还需要借助肖家。”房子玄说完,看到大牛紧锁眉头,心中不由得微叹。

    “如何做?”大牛深呼一口气,问出。

    “据我所知,肖家镇嫁娶有个风俗,迎亲的新郎需绕镇子一周,以示对女方的重视。把婚事提前,咱们趁乱出去,只要出了肖家镇就会有人接应。”

    “以什么理由?当初提到守孝是我们,现在反悔的又是我们,岂不是前后矛盾?”

    “如果要是我病重将死呢?”

    听到房子玄早已想好对策,大牛不再吭声,只是心中对肖钰充满了歉意。

    当天晚上,大雪纷飞,飘飘洒洒的冬雪飞舞了一整夜。

    一早开门,肖之山看到门口站立着一个雪人。走近一瞧,原来是大牛。

    他连忙把大牛让到了屋中,李氏端上了火盆,为他取暖驱寒。

    “大牛,出了什么事?”肖之山看到大牛冻僵的面容,恢复了红润,开口询问。

    “岳父,我想早些把肖钰娶回家中。”

    “你不还在孝期吗?再说丫丫明年开才及笄……”肖之山皱着眉头,神有些不悦。

    “岳父,请受小婿一拜!”大牛抱拳对着肖之山深深鞠了一弓。“我师父最近旧疾突犯,已经,已经快要不行了!”

    听完大牛的话,肖之山心中一惊,“快带我去瞧瞧!”

    随着大牛赶到隔壁,肖之山看到上,一夕间蜡黄消瘦,昏迷不醒的房子玄,心中很不好受。安慰了大牛几句,便同意了大牛的提议,冲喜。

    大婚的子提前了几个月,一切物品都得加快准备,好在肖家早已着手,只是隔壁的大牛显得有些慌乱。

    幸好肖家是通达理的人家,顶着女儿还未及笄的压力,不计较男方婚礼的简陋,还是答应把女儿嫁过去。

    子提前了,肖钰每天都在绣制陪嫁的物品。她手上虽然干着活,可是心中一点也不平静。

    由于心不在焉,她被针扎了好几次,看着血珠,肖钰把手指送到了嘴里,轻轻的吸

    最后,她实在静不下心来,放下了手中的针线,伫立在窗前。

    从提亲到成婚,大牛师徒处处透着怪异,爹娘被蒙在鼓里,不代表她感觉不到。无奈,每次他们都把事处理的滴水不漏,肖钰就是想从中找出破绽,也不可能。只是一种对危机特有的敏感,使得肖钰很不安。

    心中越想越烦躁,肖钰转回到边,取出贴放置的‘通灵碧玉’。这几年,每到她心烦躁不安的时候,她都会取出这块玉石,跟它说上几句,这种方法成了肖钰减压的法宝。

    刚才被针扎的手指,血迹未干,蹭到了手中的玉石上。仅仅一瞬间,血迹就渗透到了里面,不见了踪影。肖钰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又用力挤了挤伤口,一点鲜红的血滴,落到了玉石上。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它看,果然,血滴一瞬间又渗到了里面。

    太神奇了!难道是她的灵魂曾经在里面呆过的缘故?肖钰很好奇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状况。

    “不管怎样,现在咱们两个有了血缘关系,以后我去哪儿,就带你去哪儿!”肖钰轻轻用指腹抚摸着玉石说。

    像是回应她,玉石上的四个字‘通灵碧玉’又闪了闪,不过这次肖钰又在走神,没有发现。

    同玉石说了一会儿话,肖钰觉得心中的浊气疏散了不少。

    这几天,大牛在屋中不断的研究地图,他不时把自己的意见讲述给上的房子玄,此时的房子玄精神很好,脸色虽然还是蜡黄,但是精神抖擞,没有一丝一毫行将就木之人的气息。

    两人商量了几天几夜,最终的路线终于敲定。

    “事都安排好了,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房子玄躺在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大牛看了一眼无状的师傅,没有接话,走了出去。

    手中摩挲着腰间的荷包,大牛心中思绪万千。拿出了荷包,仔细找到边角上那个小小的‘玉’字,他温柔的笑了。

    成婚前最后一次见到肖钰,大牛心中明白,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了。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腰牌,递到肖钰手中。

    “这是何物?”肖钰看到一个小巧的木牌,上面雕刻着一个民字。

    “这是一个高人赠予我的,他说哪天去了京城,遇到危险,可以拿到府衙,所有的事都会迎刃而解。”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肖钰说着就要把手中的木牌推还大牛。

    “收好!”大牛握住了肖钰的双手。这是他们定亲以来接触最密切的一次。

    肖钰看到大牛的神充满坚持,也就不再推脱,可是心中却充满了疑惑,今天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是话别,这个大牛搞什么鬼?

    大牛拉着肖钰的纤纤玉手,心中黯然神伤。他不是木头,通过这两年的相处,他对肖钰早已根深种,无奈现在他处风口浪尖,只得伤害她了。只盼着有朝一,他们能够再次相聚,到时,他一定不会再负她!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