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解开心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晚上躺下后,肖钰迟迟无法入睡,大牛今天诡异的状况让肖钰理不出头绪。

    本来肖钰不想把过多的心思放到大牛上,可是毕竟是快成为他丈夫的人,她做不到熟视无睹。

    考虑了半天,肖钰下定决心,准备明找大牛好好谈一谈。既然做不到违抗父母之命,那么她只能努力,让以后的子过得更加顺当舒坦一些。

    第二天一早,肖钰还惦记着昨的事。吃过早饭,同李氏交代了一声,就去隔壁找大牛了。

    来到隔壁,喝了两盏茶,等了近半个时辰,肖钰也没有见到大牛。

    “丫丫,大牛昨夜睡得很晚,现在还未起,你暂且喝杯茶,等一等。”半个时辰前,房子玄是这样告知肖钰的。

    半个时辰过去了,肖钰还算坐得住,房子玄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了,“丫丫,你暂且等等,我去看看!”

    肖钰冲房子玄点了点头,并未表现出一丝的不悦。

    肖钰现在就拿出了生前对付刁钻客户的耐心,不温不火,别人不急,她也不急,别人急,她还不急。她就不信还不能把区区一个大牛拿下。

    房子玄来到大牛的卧室,看到他正靠在头读书,神悠闲自得。

    “大牛,你怎么还有闲心读书?肖钰都等你半个时辰了!”

    “让她去等!”大牛侧过了,不理会房子玄的焦急。

    “你别忘记了我们的计划!”房子玄怕大牛临时改变主意,功亏一篑,心里有些急躁。

    “你不要我,我都已经答应娶她了,还要怎样?”大牛被说烦了,摔下书本,站了起来,神中充满了不耐烦。

    “只需要你出去应付一下即可,不会有多大损失,等你脱困之时,她随你怎么处置,还不都是你一句话的事!”房子玄看到大牛真的生了气,语气不软了下来,有些哀求的意味。

    “哼!”大牛摔了摔衣袖,走了出去。

    房子玄看到大牛出去的背影,不暗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嘴里小声的嘟囔,“真不好伺候!”

    看到大牛从里屋走出,肖钰慢条斯理的站起来。

    “久等了!”大牛硬邦邦的说了一句,显然昨天的事他还在意。见到肖钰,只觉得一口浊气堵在口,憋闷得很。

    “大牛哥,我想找你谈一谈!”肖钰直奔主题。

    “哦?”大牛颇感兴趣的看向肖钰,周的寒气也降低不少。

    “你确定要娶我吗?”

    大牛迟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咱们是要做一辈子夫妻的,有什么心事可以当面说出,不要憋在心中,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误会还会越积越深。”肖钰说话的时候,眼睛悄悄盯着大牛,不放过他每一个表

    果然听到‘要做一辈子夫妻’时,大牛皱了皱眉头,仅仅一小下,还是被她发现了,肖钰心中咯噔一下。

    “既然是误会,还有什么要紧,清者自清!”大牛避重就轻的回了一句,周的寒气消散殆尽。

    肖钰没有回话,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的忧虑更甚了。

    送走肖钰,大牛心中奇异的敞亮起来。

    昨的事也许真是他误会了什么,既然肖钰亲自前来,与他开诚布公的谈话,就证明她心中有他。想到这里,大牛竟然有些偷乐。

    一辈子的夫妻?!想通了之后,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他可以考虑以后把她带到京城,跟随左右,似乎也不错!

    大牛独自坐在凳子上,回味肖钰刚才的话语,神之中带着浓浓的向往。

    房子玄看到肖钰已经离去,走出了书房,映入眼帘的就是大牛这副样子。

    心中微微惊讶,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异色,房子玄轻咳一声,走到大牛面前。“人安抚好了?”

    大牛听到声响,收好了绪,看向房子玄,轻轻颔首。

    自从那次谈话之后,大牛与肖钰的关系又恢复到之前的状况。

    肖钰的心境没有多大的变化,大牛倒是越看肖钰越顺眼,心中多少滋生出几分喜来。

    午间,树上的蝉,知了知了叫个不停,预示着盛夏的正午烦躁闷

    肖钰躺在铺着席子的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树上的蝉鸣声,使得她愈发心烦,最终无奈坐起来。

    看着外面毒辣的阳光,已经一个月滴水未下了,村里的人和牲畜许多都有中暑的倾向。想到父亲肖之山每天下学回家,总得不愿吃饭,肖钰觉得应该为他做些什么。

    回想前生种种消暑办法,似乎都不能实现。绞尽脑汁,最终,肖钰想到了小时候夏天经常看到的卖冰棍的箱子。

    记得去年冬季,她偶然经过一个小山涧,用那里的山泉水洗了洗手,顿时感觉冰凉刺骨,要比家中井水凉上好几倍。

    结合这两点,肖钰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找出家中闲置的棉花,肖钰很快缝制了几个棉垫子,然后翻箱倒柜找到两个长宽高均半米左右的木箱子,用棉垫把木箱内四周包了个严严实实。

    如果能有些碎冰就更好了,那就与冰棍箱完全一致了,肖钰心中暗自思度。可惜以这里的条件显然无法实现,只能用山里的泉水代替了,不知道效果会不会好?肖钰也不能确定。

    第二天,天刚微亮,肖钰就起去了后山。

    她手中抱了一个大坛子,从小山涧中取回满满一坛泉水。回到家中,连同木箱一起,被肖钰悬到了井中。

    早饭过后,肖钰把其中一个木箱取出,分出一小坛泉水,想让肖之山带去学堂。

    可惜,肖之山看到之后,觉得过于繁琐,不愿意麻烦。所以,肖钰亲手制作的‘古代小冰箱’之一,就被送往了隔壁。

    按照肖钰教授的方法,每天晚上,大牛都会把木箱悬放到肖家井中,早上他会过来取出木箱和泉水,然后把泉水放到木箱中,这样在里面储存点水果之类的东西则会冰爽清凉,另外里面的泉水,还可以冰帕子,从外面回来,用它擦一擦,格外消暑。

    初次见到肖钰制作的这个神奇小箱子,房子玄既惊讶又钦佩,看向肖钰的眼神不自觉多了一份尊重。

    大牛每当用到‘冰’帕子,心中多了一分甜蜜的愫。知道肖钰每天一大早都会到山中取水,他也会早起,陪同她一起前往。

    炎的夏季在肖钰与大牛一趟趟运水的过程中,悄然逝去。

    通过这段时间,大牛对肖钰的好感又加深的不少,以前不相信女人,防备女人的心结,似乎在这个夏季,也被悄然打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