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误会重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过了一个冬季,肖钰的高像新抽出的柳条一般,一下子增长了不少,体曲线也逐渐变得更加玲珑有致,原本略有些苹果圆的脸蛋,也变成了鹅蛋状,整个人散发出迷人的少女气息。

    脱了笨重的冬装,换上鲜艳轻便的服,肖钰同李氏一起去镇子上赶集,采买种子。

    从一旁看着自家的闺女,李氏越看越欣喜。这十里八乡,再也找不出一个比她家女儿更俊的姑娘,她这个做娘的,怎么能不得意。

    一路上,肖钰被人夸得已经麻木了,看着李氏洋洋自得的神,肖钰叹了口气,这个娘亲什么都好,就是太显摆。

    她知道,自从葵水来了之后,这个体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每次对着镜子,她自己都觉得是一个小美人。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一而再被人品头论足啊?肖钰有些抑郁。

    “丫丫,是不是累了?”李氏终于发现了女儿的不对劲。

    “娘,快些走吧,我有些头痛!”肖钰也不是完全说谎,听着这些聒噪的大妈们说话,她真的有些头痛。

    “哦,好,李婶,张妈,你们先歇着,回头见!”李氏跟熟识的人告别之后,带着肖钰赶往了镇上。

    肖家镇逢双子便是集,这天镇子上很闹,周围乡镇村庄的人都来这里做生意,熙熙攘攘很是繁华。

    李氏带着肖钰买完种子之后,打算再去购置几匹红布。眼看过了今年,家中就要办喜事了,她得早作安排。

    镇子上最大的布庄正好位于学堂的一旁。

    李氏和肖钰到达那里之后,正好赶上学堂中午下学,一条小巷子挤满了下学回家的学生。

    李氏拉着肖钰靠边站好,以免被疯跑的学生给冲撞了。

    肖立功和庞子然走出学堂,两个人正在商量着晚上去哪吃酒。猛的一抬头,都发现了站在路边的肖钰。

    庞子然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肖钰了,自然没有认出她就是那个揍得他爬不来的小姑娘。

    “那个小妞长得真美,谁家女子?”他碰了碰边的肖立功,色迷迷的说。

    肖立功被庞子然的声音拉回了游离在外的思绪,狠狠瞪了他一眼,转离开了。

    “立功,立功!等等我,晚上到底去哪儿吃酒?”庞子然有些不明白肖立功为什么生气离去。

    “不去了!”肖立功没有回头,气呼呼地应了一句。

    没有想到,半年没有见肖钰,她长得更美了!肖立功走在回家的路上,脑中不断闪现出肖钰的清丽容颜。

    肖立功正在走神,刚迈入家门,就被迎面走出的一位大婶撞了个正着。

    “谁啊?不长眼睛!”肖立功可是家中的小霸王,没人敢惹。

    “哎呦,王家婶子,没事吧?”肖立功的母亲周氏一把扶起被撞倒的妇人,担心的询问。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肖大公子,长得真是一表人才!”王媒婆端详着肖立功,笑嘻嘻的说。

    周氏看到王媒婆没被撞坏,放下心来。她还得托她为儿子寻门好亲事呢,撞坏了可不得了。

    送走王媒婆之后,肖立功问周氏,“娘,她什么人?”

    “她是镇上最有名的王媒婆,你的亲事全靠她了。放心,娘一定为你选一个最好的姑娘!”

    “我谁也不要!”不知道为何,肖钰的面容,浮现在了肖立功的脑中,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哎呦,我的小祖宗,这话怎么说的。”周氏听到儿子这话,吓了一跳,随即又好像明白了什么,“实话告诉娘,你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也,也没有。”一下子被周氏戳穿了心思,肖立功有些不自然。

    “那好,那你的亲事娘可要为你做主了!”周氏吓唬他。

    “娘!别,别!是肖夫子家的女儿,肖钰!”

    “呵呵,这好办,明天娘就让你爹带着你去求亲,怎么样?”周氏拍着脯向肖立功保证。

    “谢谢娘!娘最好了!”

    “油嘴滑舌!”周氏笑骂儿子。

    肖钰已经定亲的事,只在肖家村传的很火,镇子上没有几个人知晓。

    第二天,肖镇长带着儿子肖立功,坐上了马车,赶往了肖家。

    肖之山得知镇长要来的消息,也请了一天假,在家中候着。

    正值耕时节,需要为长工们分配今年耕种的种子,大牛到肖家帮忙。李氏负责分配种子,肖钰负责报数,大牛负责记录,三个人配合的刚刚好。

    肖立功到达肖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忙碌的场景,还没等被发现,就被肖之山迎进了屋里。

    进屋落座之后,肖镇长开门见山的说:“肖夫子,听闻你的女儿德才兼备,我特地带犬子来求亲。”

    “这,小女已经许配了人家!“

    “许配了人家?!”肖镇长还未开口,倒是肖立功惊讶的站了起来。

    “不得无礼!”肖镇长怒斥儿子。

    肖立功悻悻的坐下,心中很不是滋味。

    “许配了人家怎么没有开桌设宴啊?”肖镇长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句话挽回了肖立功的唐突。

    “这个……是由于小婿正在守孝期间,不宜大大办,等他们明年大婚,一定宴请镇长!”

    听到肖之山的回答合合理,肖镇长知道不宜再做纠缠,于是起告辞。

    大牛回到屋中拿纸张,路过会客厅,正巧听到屋中的一番对话,心中有些不明的气愤。

    感觉屋中有人走出,他瞬间躲到了走廊的柱子后。

    看清了来人,大牛的目光更加沉了。

    又是这个小子?!

    肖钰明显感觉到大牛浑散发着戾气,心下有些不解,怎么回去拿了一趟纸张,绪变化就这么大?

    大牛用眼睛瞄了一眼陷入沉思的肖钰,心中冷冷一哼,枉费长了一副漂亮的容颜,原来与其他女人没有什么分别,一样的水杨花。枉费他,枉费他……大牛越想越烦躁。

    两个人各怀心思,匆匆的做完手头上的工作,大牛没有像往常一样留在肖家用饭,肖钰则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绪。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