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年伊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秋去冬来,树枝上零散挂着几片黄树叶子,寒风一吹,摇摇坠,预示着秋天已经完结,隆冬将至。

    肖钰奉李氏之命,早早为大牛做好了两过冬的棉衣,压下心中的不满,她前往隔壁送衣服。

    经过近一年的相处,肖钰对大牛还是喜欢不起来,她总觉得大牛像戴了面具一般,让人看不清真面目,连同他的师父给她的感觉也是高深莫测。

    心中没底,得不到安全感,肖钰自然不会放入真心。可是,肖之山与李氏却被大牛师徒二人哄得服服帖帖。奈何,肖钰一直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姑娘,总之,她与大牛,从表面上看,相处的还算融洽。

    房子玄打开门,看到来人是肖钰,笑着把她让进屋里,“丫丫,外面冷,快进屋!”

    “谢谢房叔!”肖钰走进屋里,寒风被关在了门外,全瞬间暖和通畅起来。

    “你来了?”里屋的棉帘子被掀起,大牛走了出来。

    “山里冬季分外寒冷,我娘让我给你送两棉衣来。”肖钰把手中的包袱递给大牛。

    房子玄在大牛出来之后,早已回到内屋,现在只剩下大牛和肖钰两人。

    大牛接过包袱,感觉手上一片冰凉,刚才屋外的寒气还没完全消散。

    以前换季衣物这样的小事,自然有人专门为他打理,现在亲手接过冰凉的包袱,大牛心中一动,打了开来。

    里面是两件棉袍,一件藏青色,一件天蓝色。

    抚摸上略显粗糙的棉布,不知为何,大牛心中竟然有些微微的感动。也许知道这种讨好,不带任何功力和目的,所以格外使人心动吧。

    “我试试!”大牛拿起天蓝色的那一件,穿到了上。

    肖钰感觉到大牛是真心高兴,心中的不满也减去了几分。

    “正好合适,替我谢过岳母!”大牛记得上月李氏为他丈量过尺寸,猜想这衣服是她缝制的。

    “好!”肖钰知道大牛误会了,也未多做解释。

    大牛脱下新衣,叠放的瞬间,他发现在衣领下方,不显眼的位置上,绣着一个小小的‘玉’字,心中微微一震。

    “这衣服是你缝制的?”

    肖钰有些惊讶大牛怎么发现的,随即看到他正在盯着自己随手绣制的‘玉’字看,瞬间明白了。

    她这个习惯还是在前世养成的,那时候在孤儿院,经费很紧张,当时老院长经常组织她们绣制一些布娃娃,卖钱后贴补生活。当时她被人偷过缝制好的布娃娃,可惜没有证据,所以只能吃个哑巴亏。后来她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在布娃娃的上秀一个记号,本来想绣她的名字,无奈当时年龄太小,肖钰两个字笔画太多,所以她就选择了‘玉’字,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

    想到互换信物时,她给大牛绣制了一个荷包,上面也有这个记号,估计也被他发现了。

    想明白之后,肖钰收起了惊讶,大方的点了点头,笑了。

    看到肖钰没有一丝扭捏、羞怯,落落大方的样子,大牛反而有些别扭,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一时也想不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年关。

    李氏很能干,家里被她收拾的仅仅有条。过冬的粮食装满了几大缸;秋季剩下的鲜菜,也被她腌制好,存放在地窖中;还有腌,果干,等等,足够他们一家一冬食用了。

    同样,过年的物品,李氏也早早备好了。

    今年李氏准备的物品足足多了一倍,因为考虑到大牛师徒家中无人持,所以把他们那份也备好了。

    除夕这天,李氏派肖钰去请隔壁的大牛和房子玄,说是要两家一起吃一顿团圆饭。

    菜都已经上桌,照例房子玄和肖之山都斟满了酒,由于是除夕,李氏三人也都斟了杯果茶。

    席间,以肖之山年龄最长,于是他发话,“今天是辞旧迎新的子,咱们一家人都端起酒杯,过年了!”

    “过年了!”酒杯都碰到了一起,发出碰擦一声清脆之响。

    放下酒杯,房子玄站起来,“今天,我借肖大哥宝地,感谢大哥,嫂夫人这一年对我师徒的照顾!”说完,仰头,整杯酒一饮而尽。

    “大牛,你也以茶代酒,敬你岳父,岳母一杯!”坐下后,房子玄对边的大牛说。

    “岳父,岳母,小婿敬二老!”大牛站起,恭敬的端起酒杯,敬了肖之山与李氏。

    “好,好!”肖之山和李氏对大牛很满意,逢人就夸赞他们有一个好姑爷。

    “大牛,过了年,你也有十八了,有没有想过谋个差事?”肖之山笑问大牛。

    “回岳父,我随师傅读过几年书,等过了孝期,我想去参加科考。”

    “嗯,有志气,读书入士是正途。”听到大牛这样回答,肖之山很满意。

    “今天大家高兴,也不要那么多规矩,丫丫一起,咱们行酒令,助助兴吧!”肖之山提议说。

    “你们玩,我去厨房盛汤。”李氏大字不识几个,也不敢献丑,于是去了厨房。

    “好,咱们就以除夕为题吟诗如何?谁说不上来就得喝酒!”房子玄也很感兴趣。

    大牛和肖钰两个人自然作陪。

    “我先来,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肖之山领先说出。

    “好,断送古今惟岁月,昏昏腊酒又迎年。”房子玄接上。

    “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孙捧御筵。”大牛吟诗时,神有些没落。

    “寒辞去冬雪,暖带入风。”肖钰的诗句也算应景。

    这样来来回回,肖之山与房子玄均喝了五杯,大牛喝了三杯,肖钰仅喝了两杯。

    大牛只知道肖钰随着父亲读过两年书,没曾想到,竟然有这么好的文采,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

    肖钰知道大牛心中惊诧,心中不由暗笑,毕竟经过老祖宗几千的文化洗礼,能背几首诗算得了什么。

    新年就这样闹闹的过去了,过了元宵节,看了灯会,这个年就算是正式过去了。

    在过年期间,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发生在肖钰上,就是她这个体葵水来了。

    李氏得知后欣喜不已,这个年代由于条件落后,营养跟不上,很多女子到了十五六岁才会有初潮,肖钰刚过十三就来了葵水,李氏自是高兴。

    她把肖钰叫了屋里,嘀嘀咕咕跟她说了许多注意事项。肖钰心中很是感动,以前一直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温暖,现在重生异世,能让她再体会一次,她觉得格外亲切。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