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孤女魂锁碧玉中,奈何碧玉墙中做石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紫宇 书名:肖家壁玉
    做个阑尾炎手术也能死人?!肖钰看着轻烟般飘渺的体,无奈的叹了口气。

    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手术室,当时医生仅仅给她做了局部麻醉,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她突然毫无无征兆的晕了过去,难道是麻醉的问题?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关于麻醉的文章,麻醉造成的死亡概率仅仅为万分之一,难道她强迫中奖了?好在她无父无母未婚无家庭,估计医院也免于一场医疗诉讼了。肖钰自嘲的想。

    自怨自艾一直不是肖钰的风格。自小从孤儿院长大,一切都得靠自己,她没有抱怨的权力和时间。

    环顾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绿茫茫的一片,这里是什么地方?肖钰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出口。

    透明的体在半空中来回的飘,肖钰连一个活物也没有看到。难道这里就是地狱?肖钰左看右看,觉得风阵阵。

    这里没有黑夜也没有白天,入眼的就是绿色。不知过了几天,肖钰终于能够看到绿色以外的东西了。

    那是黑乎乎的颜色,在它与绿色的夹层中,隐约有字。肖钰拼尽全力,恨不得把眼睛贴到上面,才模糊地看到“通灵碧玉”四个字。

    通灵碧玉?肖钰琢磨了半天,终于确定自己被锁在一块玉中。

    由于无所事事,肖钰想起生前为她算命的老和尚,他分明说过她是天煞孤星命,确实,她把父母克死了,早早进了孤儿院,可是也没说天煞孤星也能把自己克死?

    死了倒还好,像她这样半死不活一缕幽魂被困于玉里,算怎么回事?

    子不知道过了几何,幸运的是灵魂不需要吃喝。肖钰成天就在这方小天地中飘

    直到有一天,她能看清这块玉石外的东西了。

    可是那些黑乎乎,白茫茫的东西都是什么?肖钰迷惑不解。

    调整了一下方位,肖钰终于看清了,原来密密麻麻的都是石头。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彻底迷茫了。地狱?似乎与传说中的不像,至少也不能只有她一个幽灵啊。天堂?更加不像了。

    隐隐约约看到外面有东西移动,肖钰有些兴奋。这些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活物。

    试着挪了好几个方位,肖钰终于看清了,原来这些移动的都是人!

    把耳朵贴在壁上,肖钰似乎还能听到他们说话。

    这下可把她乐坏了,这是不是说明她有救了?

    肖钰拼命的挥着透明的手臂,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可是那些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发现,其中有一个人还把一件黑乎乎的东西挂在了她的旁边。

    肖钰喊得已经绝望了,看来没有人能发现她。看了看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一件雨衣,但是样式似乎又不像她见到过的。

    等等!雨衣!挂!她所在的地方不会是墙壁吧?

    天啊,谁来告诉她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就算在玉里她也认了,可是谁来告诉她,这家的玉石怎么当成石头镶嵌在墙壁里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肖钰看外面看得越来越清晰了。

    原来这家家长名唤肖之山,一介书生,秀才功名。无奈困于深山做了方圆百里最有学问的教书先生,妻子李氏为当地大地主的独生女儿,夫妻二人举案齐眉半辈子,只育有一女,名字也叫肖钰。可惜这个女娃,长相俏丽,就是不会说话,是个哑巴。

    被困于在玉中多时,肖钰早已经练就看到任何事都面不改色的本领。虽然她明确的看到,这一家俨然是古代装扮,心中再也激不起一丝波澜了。

    清晨,肖之山一早起,去往镇子的学堂授课,李氏则负责家中大小的事物。

    肖家在村中的威望很高,家中也算殷实,小子过的有滋有味。唯一心烦的就是家中独生女儿,这个女孩长到七岁还不开口讲话,这下可急坏了肖家两夫妻,多处求医,得出的结果都是,此女无疾!

    久而久之,肖之山与李氏再也不带女儿求医了,只是在家中设一佛龛,每天都让小女儿亲自清扫,祭拜,祈求上苍让她开口说话。

    肖钰困在玉中,每天看肖家人早起晚归,她也跟着他们一起早起晚睡。不然漫长的岁月没有尽头,她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度过。

    冬去来,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肖钰看着他们脱了棉衣,穿上单衣,猜测又到了暖花开的时节。

    三年时间,肖钰已经逐渐适应了玉中的生活。

    至少能看到别人生活,权当看电影吧!肖钰经常这样自我安慰。生前短暂的一生,她都是处在逆境之中,造就了她坚强乐观的格。

    这天,哑女肖钰又站在高凳之上,擦拭佛龛,不料高凳倾斜,她一下子摔了下来,摔下来时,脑袋正好碰到了蹬腿侧面最尖锐的地方,瞬间晕了过去。

    这一切,肖钰在玉里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肖之山去镇里授课,李氏又没有在家,如果时间过长,这个小姑娘肯定会有生命危险。肖钰焦急的想,该怎么办?

    由于慌乱,肖钰的体在玉中飘来飘去。突然,她发现地上似乎有鲜红的颜色,难道是流血了?

    人命关天,肖钰善良的本被激发了,急之下,她用透明的体不断的撞击玉石。无奈没有实体的子没有一点力量,她在做无用功。

    尽管是这样,肖钰还是没有办法漠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她的面前消逝,她还在继续不停的撞击着……

    突然,不知怎么回事,肖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出去,就在她以为自己成功之时,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肖钰睁开眼睛,以为还在玉石之中,不料对上两双急切的眼睛。

    “丫丫,你醒了?”李氏喜极而泣。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肖之山显然也很激动。

    肖钰看到这种况,一时间傻了眼。

    过了许久,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短小的体,有些不明白她怎么进了这个十岁小姑娘的体。

    “我……”试着开口说话,肖钰发现嗓子沙哑的只能发一个音。

    “相公!你听到了吗?丫丫会说话了!”李氏惊讶的看着肖钰。

    “听到了,听到了。”肖之山也确定她没有听错。

    “丫丫,叫声娘。”

    面对着李氏的祈求,肖钰心软了,试着开口发音,“娘!”

    一声沙哑的呼唤使得李氏泪盈眶,她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嘴里直呼:“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由于受伤,肖钰一直躺着在上。肖之山和李氏离开之后,她陷入了沉思。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家的小女儿去了哪里?难道当时就已经死亡了?那她怎么成了这个小女孩?仅仅因为她们同月同生?肖钰陷入了迷茫之中。

    灵魂有灵魂的好处,不需要吃喝拉撒,不需要应付人世故。

    自从她醒来之后,一波又一波探望的人,搞得她心力交瘁。三年不与人相处,她已经快忘记了如何与人交流,再加上这副体刚刚受伤未愈,所以肖钰疲惫得很。

    李氏对于肖钰能开口说话这件事,显然高兴地忘乎所以。她逢人就说自己闺女得到佛祖的庇佑,可以开口说话了。在这个愚昧封建的年代,这种说法很容易被人们接受,并且很快传的沸沸扬扬了。就这样,每天来往肖家的人络绎不绝。

    半个月过去了,村民们的终于冷淡下去。此时肖钰的语言能力也被迫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沙哑的嗓音已经恢复了儿童独有的稚嫩,语言也变的流利起来。这一切,最高兴的非李氏莫属。

    在此期间,让肖钰最欣慰的是她再一次体会到了母亲的温暖。前世,父母去世时,她才五岁大,小小年纪被送往了孤儿院,父母的宠在她的记忆中已经很遥远了。

    晚上,睡不着觉,肖钰想起了那块玉石。

    玉石所在的大概位置她还记得,毕竟做过她的藏之所,肖钰打算把它挖出,珍藏起来。

    这件事肯定要秘密进行,如果被肖家夫妇知晓,她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也不敢解释清楚。

    就算这个世界再封建,也不会有人相信那么离奇的事,到时候她估计会被当做妖怪来处理。想到以前看到的电视剧,妖怪都是用火活活烧死,肖钰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这件事她宁愿烂在肚子里,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白天,趁着家中无人,肖钰搬来了凳子,凭着记忆,一点点摸索着玉石所在的位置。

    事进行的很顺利,不出一刻钟,肖钰已经找了。

    肖家村坐落在深山之中,山中最不缺的就是石头,所以家家户户都是用石头盖的房子,碎石子砌成的墙,又结实保暖。

    肖钰找到了一个尖锐的石头,轻轻地挖,好在玉石被砌在最外层,没有费多大的劲,玉石就到了肖钰手中。

    看着手中这块黑漆漆的石头,肖钰拂去表面的泥土。不料,黑褐色的表皮瞬间脱落,‘通灵碧玉’四个字闪闪发光。

    肖钰拿起玉石左看右看,最终确定里面有没有任何东西游,看来肖家小女儿真的去世了,肖钰心下有些黯然。

    贴收好玉石,肖钰打了盆清水,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稚嫩面庞,心中默念:“肖钰,一路走好!”

重要声明:小说《肖家壁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