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出乎意料(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楚都市的九名常委,除了市委秘书长唐江鲤之外,其他八名常委悉数到齐。就算是在这里召开市委常委会,也足够名额了。原本欧谱班是得知今天晚上傅应星的安排之后,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今天晚上,只要朱代东一来,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恐怕就真的干不成的。

    可没想到,朱代东不但来了,而且带着市委书记、宣传部长。加上他们这边的卫耿羿、杨一中、吕国华和柳庭沛,正好是八位。而且看上去,朱代东信心满满,显然早就知道傅应星的安排。原本傅应星完美无缺的布局,因为朱代东带着几个人的到来,马上显示出了破绽。

    “元书记,没想到你也来了,我看下个星期的常委会,是不是可以提前在这里举行?”欧谱班笑吟吟的说。

    “没问题,但只能开民主生活会。”元骞振呵呵笑道,他原来下午要去北京的,但是朱代东给他打电话,说了晚上的事。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来楚都大酒店,要不然朱代东以后可就真的在楚都无立锥之地了。

    “元书记,请坐吧,等会可以欣赏代东同志的精彩牌技。”欧谱班说道。

    “今天朱代东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元骞振笑着说道,朱代东把前因后果都跟他解释了,对自己的牌技,朱代东也是非常有信心。同时他向元骞振承诺,如果这次的牌局,他输了,一切后果自行承担。但如果赢了的话,希望能把赢来的钱捐给红十字会。专款专用。

    “朱代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周朝辉说话的声音很大,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摄像机的作用只有一个,对准发牌员,准确的说,是对准她的手。今天的牌局有多重要,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只是想保证公平而已。”朱代东淡淡的说道,他已经让摄像师在安装调试机器。

    傅应星专门从澳门请来的那位女发牌员。听朱代东这么一说,脸色一变。她作为号称澳门的第一快手,洗副好牌很正常,偶尔换张牌,更是轻而易举。可是如果自己的双手被摄像机盯着,她的水平马上就会下降一大半。谁都有心虚的时候,何况她今天还是领了特别任务的呢。

    “朱代东,你这可是不合规矩的。”傅应星说道,他此时已经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朱代东能把元骞振请来。他很意外。但是他竟然让人拿了台摄像机过来,更是出乎意料。

    “规矩本来就是人订的,何况今天你的行为就合规矩吗?”朱代东往欧谱班那边扫了一眼,淡淡的说。

    傅应星理亏在先。自然不好说什么,何况他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那个叫米风的人,此人是东南亚有名的老千,他的牌技,有的时候就算当着你的面。也发现不了。现在澳门的那些赌场,都已经把他列入了黑名单,他只能通过做局来维持生活。可是没想到,做局的利润竟然比在赌场出老千要高得多。赌场里都是专业人士,就算他的技术再好,人家借助高科技的设备,也能很轻易的识破他。可是做局就不一样了。碰到的都是一些人傻钱多的主,每次随便赢个几十万就像吃饭这么简单。

    朱代东玩梭哈,最担心的是发牌员跟玩家联手,今天傅应星连发牌员也自备,显然已经做好了局,就只等他钻进去了。朱代东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他虽然能听到发牌员搞小动作的声音,可是却没有办法证明给别人看啊。有的时候,这些人的动作,可以骗过别人的眼睛。无奈之下,他才想到这个办法。

    “傅总,你不下场?”朱代东径直坐到牌桌旁,笑吟吟的问。

    “今天晚上是一对一。”傅应星轻轻摇了摇头,既然有这么多观众在,他当然不能给人一种以众欺寡的印象。

    朱代东笑笑没吭声,一对一是他最喜欢的,当然,那个叫米风的或许也很喜欢。但不管怎么说,朱代东能在几局之后,就能准确的知道这副扑克牌的“底细”。

    傅应星给米风准备的是现金,但朱代东带来的却是筹码,是由香山俱乐部特制的自用筹码,朱代东也没去取现金,让徐军给他准备了五百万的筹码。香山俱乐部的筹码,在俱乐部是能当现金直接使用的。傅应星看到是香山俱乐部的筹码,也没有再说什么。

    前面的三局,朱代东都只是跟了一轮,就放弃了。他现在得抓紧时间,把所有的牌与它们发出来的声音,一一对就应起来。

    “朱代东,你这样的玩法,跟昨天晚上完全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啊。”傅应星看到朱代东今天晚上这么谨慎,每把牌,最多跟一轮,就放弃了。有的时候明明他的牌面很好,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就在一旁冷嘲讽的说。

    “傅总,这是高手之间的对决,请问你能看得明白吗?”朱代东轻轻笑道。

    “你……!”傅应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因为傅应星的刺激,朱代东随后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因为现在,他已经胜卷在握,不管那个米风是故作高深,还是引深入,该放弃的牌,朱代东都会在关键时刻放弃。而该争取的牌,他绝对要让对方出血。这样一来,米风反而开始小心谨慎。虽然这是别人的钱,但是傅应星跟他有承诺,如果能赢光朱代东的钱,就分他一半,那可是二百五十万啊。有了这笔钱,够他收手的了。

    “我想休息一下。”米风突然提出来。

    “也好,傅总,你不能干巴巴的让我坐在这里吧,你是知道我好的,还不拿酒来?”朱代东对傅应星说道。

    “哼。”傅应星脸色铁青,转进了房间。而米风也随后跟了进去。米风提出来暂停。肯定是有其用意的,难道朱代东当真是个玩牌的高手?

    “为什么要暂停?”傅应星见米风一进来,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老板,我的对手很不简单啊。”米风随手把门关好,并且按了反锁按扭后,才轻声说道。

    “他不简单?我怎么没看出来。”傅应星没想到这句话竟然能从米风的嘴里说出来,一直以来,米风都很狂傲。论牌技,整个东南亚他都是数得上的。可现在到了这么一个内陆城市,竟然说碰到高手了,难道米风只是徒有虚名?

    “他的技术可能不是很好,可是他的记忆力确实惊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会记牌。而且他记的比我还要多!”米风叹了口气,说。在一副扑克牌中,如果你能记住哪一张关键的牌,那对于牌局。能起到关键作用。如果能记上三五张,基本上就能保证稳赢不输。但如果能像米风这样,能记得近二十张牌,就可以在赌场称王称霸了。

    而现在那个政府官员。却能记到至少三十张以上的牌,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幸好这样的人没有去澳门,否则对他这样的本事,任何一家赌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赌场大把大把的赢钱。

    “这怎么可能?”傅应星说道,朱代东会记牌,昨天王大可就已经点明了。可是今天米风的证实,让他大吃一惊。如果真如米风所说,自己昨天晚上输给朱代东,也就不冤了。

    “这是真的,现在整副牌对他来说,几乎就是透明的。我敢肯定,只要一发牌。我的底牌他就已经知道了。”米风从来都不信服别人,可是今天他在楚都,却对自己的对手生出了几分钦佩之。看得出来,对方玩牌的技术和经验都不足,但是光有那份记忆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反倒是自己,如果一个不好,马上就会被对方死死的吃着。

    从近几局开始,只要朱代东一加大筹码,米风就只能盖码。几次之后,朱代东已经懂得如何充分利用他的优势,有的时候朱代东明明拿到一副差牌,但也能通过加大筹码,让米风放弃。碰到这样的对手,米风这个连赌场都怕他三分的人,竟然无可奈何。

    “你不是会千术么?就算他对记牌,但不会换牌吧?”傅应星说道,米风在东南亚的名声,绝非浪得虚名。特别是他的千术,神奇莫测,不但自己的牌能换,就算是对方的牌,他也能换掉。

    “你没看到牌桌旁边有台摄像机么?”米风说道,他实在没有想到,内地玩牌的,竟然会带摄像机。不管他有什么动作,都会被摄像机忠实的录下来。一旦朱代东发现有问题,随时都会回看,到时一帧一帧的人,不管他有多厉害的千术,都无所盾形。

    “那怎么办?”傅应星叫道,现场有这么多人看着,如果他让朱代东把摄像机撤掉,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既然一开始让朱代东摆了下来,就必须要一直摆下去,否则今天晚上,自己将彻底成为大输家。

    朱代东今天晚上,不但把元骞振叫来了,而且还把红十字会的人也请了来,在牌局开始之前,公开宣布,自己如果赢了,将会把钱全部捐给红十字会。如果输了,也会捐出一百万。这让朱代东参加牌局的意义就变了,从赌博变成了做慈善,这是傅应星之前没有想到的。

    “只有一个办法,让他跟我都没办法看到发牌员手里的牌。”米风说道,虽然自己也会看不到牌,但对方同样也看不到。相比起来,对方比自己的损失要大。而且自己就算不能记牌,也能通过技术和经验,轻易的赢得对方那只菜鸟。

    “怎么做?”傅应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很简单,在发牌员洗牌的时候,前面挡一个东西,让我们都看不到。”米风说道。

    “这样你就有把握赢了?”傅应星说道,虽然这钱输起来不心疼,但是相比输掉的面子,他心里会像滴血一样的痛。朱代东来之前竟然还把红十字会的人带来了,显然是对赢得最后结果信心满满,他还想昨天晚上的事重演,傅应星绝对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

    “应该差不多,对方玩梭哈的经验不多,很容易犯技术错误。”米风说道,一台摄影机,就让他的千术失效,可见对方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可是玩牌,不是仅造老谋深算就行的,还需要对心理和技巧的研究。

    “那好,这事我来安排。”傅应星说道,看来昨天晚上自己是冤枉香山俱乐部的那个发牌员了,朱代东这小子记的牌比米风还多,自己凭什么跟他玩梭哈,根本就是送钱上门嘛。

    朱代东对于傅应星的提议,一开始表示了强烈抗议,称他是临时改变游戏规则,这是很不公平的。但是傅应星提出,这只是为了增强安全,他介绍米风先生能记牌,为了牌局的公平,才执意这么做的。

    傅应星的理由第一时间得到了欧谱班的响应,朱代东无奈,只得接受事实。看到米风眼中闪过的一丝兴奋,朱代东心里暗暗好笑。现在米风完全变成了一个瞎子,而他,完全不受放在发牌员洗牌时的那块挡板的影响。只要那块档板没有超过五百米,对朱代东来说,就完全没有意义。甚至那发牌员走到另外一间房去洗牌,对朱代东来说,都是一样的。

    凭着对朱代东刚才的了解,米风开始主动出击,可是朱代东也不含糊,看到米风推了二十万现金到桌子中央,朱代东干脆把前所有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同时口里轻轻的说了两个字:“梭哈。”

    “梭哈?你就这么有把握?”米风诧异的说。

    “我不是有把握,而是真正赌我们今天谁的运气好。反正你我都看不到牌,那又何必再去做无谓的猜测呢?一把定输赢多好。”朱代东微笑着说。

    “你倒是很看得开。”米风看了傅应星一眼,最后还是把牌盖上了。他是一名职业的赌徒,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不会真的去赌的。

    可是接下来,朱代东每一把都梭哈,这让米风不得不作出选择。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一个职业的赌徒,这就像赌大小一样,一把就定输赢。

    “好,我跟。”米风在看到傅应星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后,终于说道。(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