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增进感情(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余卓远知道朱代东的酒量,跟他喝酒,绝对不要想灌醉他,否则最终喝醉的反而会是自己。幸好朱代东一向不喜欢拼酒,只要别人不主动跟他拼酒,他一向是尊重别人意愿的。而且在俱乐部,三个男人在一起只喝酒,也没有什么意思。

    欧谱班提议打牌,三个人玩牌,不是斗地主就是跑得快,现在这两种稍带技巧的玩法,是楚都官场最流行的。

    “玩牌可以,但是不能带铜。”余卓远提出来说。

    “余部长,不带铜哪有什么劲啊。”欧谱班向朱代东挤了挤眼,说。

    “部长,是不是怕输?也该扶扶贫啦。”朱代东笑嘻嘻的说,请将不如激将,真要是不带铜,恐怕真的会索然无味。

    “好吧,你们可别后悔。”余卓远笑道。

    朱代东让服务员拿来三万元,每人(身shēn)前放一叠,谁先输光,牌局就结束。虽然欧谱班只能与朱代东进行眼神交流,可是两人的配合非常默契。他们玩的是斗地主,这样“放水”的机会更容易把握。如果是跑得快,有牌必打,就全看个人手气了。如果不是业务牌,大家喜欢跑得快,谁赢谁输,都是个人行为。

    但是玩这样的业务牌,朱代东也有个原则,不能一味的让领导赢,结果可以是这样,但是过程必须紧张激烈。但欧谱班显然并没有很好的掌握这一点,朱代东如果当地主,他偶尔也会赢一把,但欧谱班的目的只是想让(身shēn)前的人民币。快点移动到余卓远(身shēn)前。结果他快输光的时候,朱代东还有几千块钱。

    “余部长,你手气真好。”欧谱班惊叹道。

    “你是(情qíng)场得意,所以手气臭。”余卓远一笑,他清楚欧谱班与朱代东都是放水,但是朱代东放的很有技巧,欧谱班跟他相比,就要蹩脚得多。

    “我冤啊。老婆都快不待见了。”欧谱班叹了口气,说。别看他(身shēn)为木川市的市长,外表很风光,可是实际上只要他自己才知道,(日rì)子并不是那么好过。周保宁很强势。而且他在木川市工作了三十多年,市委、市政府都是他的老部下老下级,很多事(情qíng)周保宁都喜欢染指,如果两人的理念出现差异,他每天都会很郁闷。

    “这就是证据,你是不打自招。”余卓远笑道。

    “我这是越抹越黑,代东,你可得帮我作证。”欧谱班自嘲道。

    “谱班市长。你就招了吧,部长这是明察秋毫。”朱代东推波助澜的笑道,能让领导知道一点糗事,有的时候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谁的钱谁拿回去吧,我玩牌只图个乐。”余卓远把(身shēn)前的一堆钱往前一推,笑着说。

    “余部长,你可不能带头坏规矩,以后谁还敢上场?”欧谱班忙不迭的说。他抓起(身shēn)前的几张钞票,站起来对朱代东说:“代东,我去趟卫生间。”

    “我去结账。”朱代东说,他是一号钻石卡,消费是无需花钱的,但是直接拿现金还是不妥。这个时候余卓远也需要处理一下桌上的东西,得给他留出空间。

    果然。朱代东回来之后,桌上已经清理干净了,就连刚才杂乱无章的扑克也被扫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一次这样的活动,很能增进感(情qíng)。虽然晚上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也没说,但是余卓远能跟欧谱班坐到一起。就很说明了问题。

    “快十二点了,代东,你有车吧?”余卓远看了一下时间,说。

    “有,部长,等会我送你吧?”朱代东说。

    “余部长,还是我送你吧?”欧谱班急道,晚上是他接余卓远出来的,现在要散场,当然还是由他送回去。

    “不必了,这么晚了,可不能让你夫人再不待见啊。”余卓远笑吟吟的说。

    “谱班市长,晚上你还要回木川?”朱代东问,今天才是长假的第二天,而且欧谱班的夫人是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qíng)上干涉的,到了欧谱班这样的级别,晚上通宵达旦的在外面应酬,是很常见的事。

    “晚上我就睡这里了。”欧谱班说道,比起楚都大酒店,这里的条件一点也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很安静,到楚都大酒店说不定又会遇上什么不想见的人呢。

    “那还是我送部长吧,你来楚都就是客,不能让你太辛苦。”朱代东微笑着说。

    看到朱代东是自己开车来的,余卓远就主动拉开前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按照坐车礼节,当主人亲自开车的时候,坐副驾驶是对他的尊重。否则坐在后面,朱代东就真的沦为司机了。

    “代东,对木川市的事你怎么看?”余卓远知道朱代东的消息一向很灵通,木川市的(情qíng)况他多少应该有所了解。

    “保宁书记跟谱班市长的劲好像没有往一处使,党委、政府不能形成全力,影响的可能就是整个城市的发展了。”朱代东在余卓远面前没有忌讳,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看的很准,如果换成是你,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余卓远问,朱代东是他亲自从沙常市要来的干部,虽然在省委组织部只工作了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他给省委组织部所有的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且他到楚都市之后,所取得的成绩,也更加印证了他的能力。虽然朱代东年轻,但并不影响他成为一名优秀的高级干部。

    当初让朱代东去楚都市,余卓远也是担着一定风险的,他把朱代东调到省委组织部,原本也是想让他成为自己的重要助手。但碰到政府机关机构改革,朱代东这个助手的作用就大大降低。而朱代东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主动提出撤销干部二处的编制,这让他非常感动。改革最大的阻力是一些人的既得利益,而朱代东能主动放弃这样的利益,给省委组织部的机构改革创造了良好的开端。

    虽说把朱代东调到楚都市是升了一级,可是在当时的环境下,谁也没有羡慕他。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给朱代东捏了一把汗,要把一个经济发展缓慢的省会城市,在一年之内让经济增长速度达到百分之十五,GDP增长速度达到百分之三十,纵然是卫耿羿,最终也是望而却步。现在朱代东能坐稳常务副市长这个位子,是他实打实拼出来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zhicheng.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