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发挥的机会(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卫耿羿的电话刚完,陶守东的手机还没来得及放回桌上,马上又有电话进来了。知道了自己的结果,陶守东信心倍增。能平级调动去高唐县,这可能已经是好的结局了。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自己可能得退到科级干部行列中去。

    而且去高唐县,并不能算贬职,据他所知,高唐县今天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搞好农业经济,而高唐果业公司将是高唐县实现农业经济快速增长的直接渠道。自己去高唐县,担任副县长只是挂个职,实际职务还是果业公司的总经理。可是这并不意味自己不受重视,相反,现对高唐县来说,果业公司的总经理,将是一个主要的职务。

    连续不断接到几个电话,都是市里的人打过来的,内容基本上一样的,向他道贺。而陶守东也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常委会上的大概内容。除了对朱代东感ji涕零之外,陶守东再没有其他想法。说朱代东救了自己一命,或许有些言过其实。但是说朱代东是自己的再生父母,绝对不为过!

    现陶守东的电话,绝对成了(热rè)线,除了市里的电话之后,认识或者不认识自己的人,也都给他打电话道贺。想起不久之前,自己的手机还一直静静的摆桌上,就像关了机似的,陶守东感慨万端。经过这次事件,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种看破红尘、再世为人的感觉。

    除了市里的电话之外,陶守东的办公室也一下子(热rè)闹起来,局里的人也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常委会的结果,虽然还没有下文件,但是陶守东相信,该知道的人全部都知道了。

    直到市委组织部的电话,让他去一趟,才算是解脱了。不管是接到电井还是应付来自己办公室的人,他的措词都是一样的:现要去市里汇报工作。

    “陶局长,车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办公室的主任亲自赶到陶守东的办公室,向他汇报道。

    看到这张奉承谄媚的笑脸,陶守东心里说不出的恶心,昨天自己要出去,打电话给他,竟然拒接电话,今天上午也一直没见他的影子。

    现突然就像从地底冒出来似的,陶守东现想做的就是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虽然像是吃了苍蝇般难安,但是陶守东还是不得不笑脸相迎,过去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吧,自己以后的人生,将要开始的篇章。对于曾经的虚荣,就当是过眼云烟。

    “谢谢。”陶守东点点头,这个时候再给别人脸è。除了显示自己的肚量不足外,再也不能说明什么。

    陶守东刚刚走出办公楼,一辆崭的桑塔纳无声无息的滑到他面前,司机迅速走出来,给他拉开车én。陶守东没有说什么,司机的小心呵护下,钻进了车子。汽车像抹足了润滑油的活塞一样,蹭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市委组织部市重大院里有一栋单独的四层楼,陶守东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到干部科报到,但到了组织部之后,他才被通知,岑誉胜要亲自见他。这让陶守东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自己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而且还是一个刚刚背了处分的干部,这次的调动又只是平级,而且还是由市里到县里,怎么可能劳驾岑誉胜亲自出马呢。

    “守东同志,对自己的岗位,应该知道了吧?”岑誉胜看到陶守东进来,脸上难得ù出一丝笑容。

    “是的。。。陶守东走到岑誉胜办公桌对面的。说道。

    “不要拘谨嘛,坐下说话吧。”岑誉胜说道。

    “谢谢岑部长。”陶守东欠了欠(身shēn)。才说道。

    “组织上对你的处分,是对你的关心和(爱ài)护,不要有思想包袱。要把它当成对你的鞭策和前进的动力,今后的工作中,积极行动起来,争取用工作成绩来回报组织对你的关(爱ài)。”岑誉胜说道。

    “请岑部长放心,我这里向组织表个态,今后的工作中,绝对不会有任何思想包袱,到了的工作单位,一切听从组织分配。”陶守东坚定的说。

    “你有这个态度就好,组织上经过研究决定,调你去高唐县参加工作。虽然你的主要jing力是放企业上,但你毕竟是副县长,要协助池仁钢同志搞好全县的经济工作。到了地方上,不要有思想包袱,放开手脚去干。”岑誉胜说道,对陶守东处分,常委会是经过ji烈讨论的,原本形势对陶守东非常不利,但是朱代东另辟蹊径,把陶守东从市区调到县里,一下子把他拉离了矛盾中心。

    “请组织上放心,我一定坚定不移的执行县委、具政fu的指示,以加饱满的工作(热rè)(情qíng),加昂扬的工作斗志、加务实的工作作风,为推进高唐县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为夺取全面建小康社会的胜利,谱写高唐县人民幸福生活篇章而努力工作!”陶守东坚定的说。

    “你的(情qíng)况有些特殊,市委领导指示,对你的任命程序,有些能够加快步伐的,就要提前完成,你要做好几天后就去高唐县上任的准备。现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该完结的完结,该jia接的jia接。”岑誉胜说道。

    “好的,我马上回去做这项工作。“陶守东说道,其实他劳动局的工作并不多,虽然他分管工会和后勤,但是下面还有专én负责的干部,蒋正伟担任局长的时候,有些事(情qíng)蒋正伟会直接给下面的科长下指示,把他架空。就算现他马上走人,对劳动局的运转,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离开岑誉胜办公室后,陶守东并没有马上回去,他到了市委,必须还到市政fu那边去一趟,如果说他今天不去见见朱代东,恐怕晚上回去都不会睡不着觉。

    岑誉胜拿出手机,翻出郑阳松的电话拨了过去:“郑秘书,我是劳动局的陶守东,朱市长现有时间吗?我想向他汇报一下工作。”

    “陶局长你好,请问你哪?”郑阳松平和的说道。

    “我就市委,五分钟后可以到你那里。”陶守东说道。

    “可以的,你先过来吧,我马上向朱市长汇报。”郑阳松说道,陶守东的事(情qíng)他也听说了,每次常委会之后,传播速度快的就是会上的决议。

    而且他作为常务副市长的秘书,这些消息也必须第一时间掌握。

    朱市长今天算是把陶守东从泥潭里拉了出来,原本他跟其他人的想法一样,陶守东这辈子怕是翻不了(身shēn)了。哪想到朱市长会伸手,一下子让陶守东咸鱼翻(身shēn)。对于朱市长的做法,郑阳松还没有完全理解,但他相信,朱市长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作为秘书,不但要做好服务领导的工作,跟领导(身shēn)边,就是一个极佳的学习机会。自己不可能一辈子给朱市长当秘书,以后的工作中,能不能干得好,能不能紧跟朱市长的步伐,就要看现的学习(情qíng)况和自己的领悟能力。

    虽然郑阳松说马上向朱代东汇报,但这只是他的口头禅,除非是与朱代东平级,或者级别比朱代东还要高的领导打来电话,他才会马上落实这句话,对其他人说这句话,都只是客(套tào)。(身shēn)为秘书,轻易不能得罪人,特别是无意中得罪人,那是大忌。处他这个位置,说出去的话,多的时候是代表朱代东,至少别人都会这么认为。

    等到陶守东到了之后,郑阳松才进去向朱代东汇报,对于陶守东的到来,朱代东早有预感。他让郑阳松把陶守东请进来,等到陶守东走进来之后,朱代东特意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跟陶守东握了握手。

    “守东同志,你好。跟岑部长见过了?”朱代东亲切的问道。

    “是的,朱市长,我陶守东不太会说话,但从今以后,只要是你朱市长的指示,哪怕是粉骨碎(身shēn),娄也会不折不扣的完成!”陶守东双手紧紧握着朱市长的手,感ji的说。

    “我的指示只有一个,坚定不移怕完成组织上jia给你的任何工作!”朱代东说道。

    “请朱市长放心,经过这次事(情qíng),我已经再世为人,过去的陶守东已经死了,的陶守东将是一个听党的话,听朱市长指示的合格干部。”陶守东坚定的说。

    “不要站着了,守东,过去坐吧。“朱代东一指旁边会区客的沙发,微笑着说。

    郑阳松把陶守东的茶放到他(身shēn)前才退了出去,轻轻带上én之后,郑阳松才开始品味刚才陶守东说的那番话。对于朱代东来说,拉陶守东一把,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却改变了陶守东的命运。看刚才陶守东的态度,以后就算要让他为朱代东去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陶守东的工作能力,其实还是比较强的,如果给他一个发挥的机会,或许他能创造一个奇迹。而且看他现的态度,到了高唐县,还不豁出命干工作?高唐县的县委〖书〗记是陈树立,谁都知道陈树立是朱代东的人,这样的话,陶守东或许真的有个能让他充分发挥能力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