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徐军要来(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雨hua县香山山庄的老板徐军到省城楚都已经有三天时间了。这三天,他一直都考察着省里的市场。他准备跟人合伙搞一家比较高档的酒楼。当然,这家酒楼,还必须得保持着香山山庄的特e。服务、

    环境和装潢,必须是全楚都高档的,而且这家酒楼,必须是某一个圈子,或者某一个行业的精英人士喜欢来的地方。

    像这样的酒楼,或者说叫会所,除了要有足够的资金之外,还要有广泛的人脉。邀请徐军来合伙的,也曾经是他的战友,名叫贺扬辉。

    他以前给省里的领导当过司机,省城有着广泛的人脉,早几年下海,倒手建材和钢筋赚了不少钱。对于搞会所,而且还是i人ing质的会所,贺扬辉早就有了这个想法。

    他给领导开了六年小车,认识的人方方面面的都有,但是他对于搞类似酒楼的会所,没有什么经验,而且他资金上,还有不少的缺口,因此他就想到了徐军。这几天时间,贺扬辉带着徐军一直省城各个高档的酒店和一些高级俱乐部消费,除了看看别人是怎么搞的外,也是为以后自己开会所做准备。

    徐军认识的人确实不少,不管到哪里,只要他外面久站一会,总能碰到熟人。当然,一定级别的领导,徐军只能远处给徐军介绍,这位是某某某,担任某某职务,是什么级别领导。徐军觉得,贺扬辉省城的人脉,跟自己雨hua县差不多。省城的消费跟雨hua县不可同(日rì)而语,会所是真正的销金窟。

    “徐军,我们这几天也看了不少地方,你对搞这个会所有没有信心?”贺扬辉徐军面前依然保持着当年部队里的军人作风,他比徐军大两岁,但当时他们分同一个连队,两人因为都是古南人,部队的关系就比较好。

    “有你出面我当然很有氟心了。”徐军说道,人脉就是关系,关系就是生产力,不管是以商业为主还是以官场消费为主,有了关系,都能带来滚滚财源。

    “那不是吹,我楚都也混了十来年了,什么样的人不认识?不管是三教九流还是黑白两道,都能摆平。”贺扬辉得意的说,他原来服务的那位领导,现已经退居二线,他原来积蓄的一些人脉,其实也开始有了要散落的趋势。如果再不利用一把,再过几年,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如果没有你这位能人,我是绝对不会来楚都投资的。”徐军笑道,他现雨hua县的香山山庄,生意也开始淡了起来。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王力军从来不到他的香山山庄去,哪怕徐军特意安排人去请,王力军也不来。县里的干部都是非常势利的,如果不是因为郭临安进了市委班子,恐怕他的香山山庄,早就无人问津了。

    徐军早就有打算,准备把香山山庄转手,贺扬辉这个时候邀他合伙,他也是求之不得。而且这几天据他观察,省城的关系不像县里那么复杂,只要你能拉到某一个圈子里的重要人物,你的生意就能得到保证。而且这几天贺扬辉见人就说,准备要办一家i人会所,人人都说到时一定光临,这让旁边的徐军听得很是澎湃。

    “我也不能算什么能人,只不过多认识几个人而已。徐军,我们是战友,那就直截了当,亲兄弟明算账。关于投资,我是这么想的,我投资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归你。

    但是股份,我们各占百分之四十。、,贺扬辉说道。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呢?”徐军问,贺扬辉有他自己的关系,关系就是生产力的社会里,这些无形资产当然也得算作股份。他除了有钱,省城什么都没有,一切都需要贺扬辉去打点。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贺扬辉凭什么会喊他来合伙?

    “这百分之二十,是准备用来送人的。一些重要人物,必须要打点吧,拿钱,少了人家看不了,多了别人不敢要。好的办法就是送干股,既能让他得利,又能让他跟我们紧紧的捆绑一起。”贺扬辉说道,领导干部也是不能经商的,但〖中〗国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很快就破解了上面的政策。我自己不经商,难道亲戚朋友不能经商,打他们的旗号,做自己的生产,谁能奈何我哉?

    “看来我这脑子得好好适应一下才行了,我雨hua县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点了呢?”徐军一拍脑袋,懊悔的说道。如果他送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给王力军,还怕他不来香山山庄?

    可惜听说王力军的一个关系,也准备搞一家跟自己类似的山庄,他这一招可能就不怎么灵光了。趁着对方还没有搞起来,把现的香山山庄转让出去,甚至是直接转让给那人,是划算的。

    “你从县城一下子到省城,需要学习的地方多着呢。对于这些股份,我的想法是这样的,百分之五给区里,不管是给一个人还是几个人,都要给出去。百分之十给市里的领导,前天那个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徐沙江,就是一个很合适的人。至于省里的百分之五,好能给哪位领导的秘书或者司机,别看省领导平常高高上,可是他们很多时候都是没有人(身shēn)〖自〗由的,对下面的(情qíng)况也不了解。很容易被秘书和司机左右,这些好处大领导未必看得上,可那些秘书或者司机,特别是司机,肯定会非常积极的。

    我准备发动原来的关系,把省里主要领导的司机全部给拉拢过来。”贺扬辉说道,他原来也当过领导的司机,是知道司机的想法。

    “这些我也不是很懂,一切交给你去『((操cāo)cāo)』作好了,我只提一个要求,我们的会所能不能放东城区?“徐军说道。

    “东城区?为什么呢?”贺扬辉的关系都还是几年前的,对于现楚都市官场里的事(情qíng),并不是很清楚。

    “东城区的区长陈树立是我们雨hua县出来的干部,他原来县里担任副县长的时候,我跟他的关系还不错。”徐军说道。

    “军子,你怎么不早说啊,陈区长我听说过,很有能力的一位干部。刚才我还想,区里百分之五的股份给谁,这下有着落了。”贺扬辉高兴的说,或许一些人眼中,一个城区的区长,只不过一个正处级干部而已,但是对于像贺扬辉这样的人来说,一个区长的能量,大得惊人。

    “那会所就定东城区?”徐军问,他倒没有贺扬辉这么〖兴〗奋,其实他楚都也还认识几个官场里的人物,曾经有人做过研究,世界上任何两个人,比如你跟国家〖主〗席之间,多只需要五个人,就能建立关系。

    除了陈树立之外,原来公安局西城分局的局长路留时,现已经担任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徐军也有过几面之缘。路留时是赵金海的战友,可以说跟他也是战友。但是路留时跟贺扬辉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徐军这么亲密。贺扬辉比徐军早两年当兵,而赵金海当徐军的营长时,正好是贺扬辉退伍之后,所以那层关系就淡了很多。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朱代东,徐军跟朱代东已经有快一年没有见面了,原来朱代东芙蓉县的时候,只要回雨hua县,那基本上就是香山山庄吃饭。但是后来朱代东调到省委组织部之后,除了偶尔一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候一下外,两人就没了联系。

    徐军当然清楚,朱代东并不是因为地位有了变化而忘了他,而是朱代东的工作实太忙。他曾经听赵金海说过,有时赵金海去省里开会,想见朱代东一面都难。就算见到了,也得是晚上十点以后才有时间聊聊天,否则只能简短的说几句话。真正的朋友,无需天天见面,就算到了一起,也不必有讲不完的话,只要知道对方的存,就已经足够了。

    徐军到了省城,原本也有打算跟朱代东聚一下,毕竟他以后要到楚都来创业,朱代东(身shēn)为常务副市长,自己的会所也要他加以照顾才行。

    但是现快过年了,徐军知道朱代东肯定也很忙,想等到过几天再跟他联系。

    “可以,但是你得先请陈区长吃个饭,我要判断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怎么样,才能后决定。”贺扬辉说道,他现认识的人,越来越基层。比如〖派〗出所的所长、工商局的哪个科长等等之类。这些人虽然级别不高,但(身shēn)要害部门,有的时候,能量也是很大的。

    “这没有问题,明天『政府』部门好像就放假了吧,我晚上跟他定一下。”徐军说道。

    “领导的时间都是很紧的,定明天吃饭,晚上再去约,那哪里能约得到,你听我的,现就打电话,如果明天陈区长能来,那还是他给了你面子。”贺扬辉说道。

    :大可很努力的码字,希望能得到大家月票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