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介绍(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郑阻松晚上约侯勇一起吃饭…今天是周末,平常想请郑阳松吃饭都没有时间,难得他主动相邀,侯勇随即推掉了另外一个宴请。 因为要谈事,郑阳松特意没有西城区。作为西城区重要的一个局机关之一,西城区是有很多人认识侯勇的。

    东城区的餐谋人生酒店,郑阳松特意提前了一段时间到达,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侯勇竟然比他还要提前,当他走进去的时候,侯勇已经大堂笑『吟』『吟』的等候着他。

    “侯局,是我请你吃饭,竟然还你这个客人先到,真是不好意思。”郑阳松说道。

    “你我是兄弟,说这些话就见外了。

    ”侯勇今年四十六,比郑阳松的父亲只小几岁,但却跟二十几岁的郑阳松以晃弟相称。现的侯勇,比原来也成熟多了,换树木岭的时候,侯勇绝对不会这么世故。

    “这我可不敢当。”郑阳松谦逊的说道,他知道朱市长跟侯勇i下里也是以兄弟相称,如果自己现再跟侯勇称兄道弟,那是不是跟朱市长也同级了?

    〖中〗国的官场是一个尊卑非常讲究的体系,或许朱代东可以不计较,但那是人家的肚量,如果郑阳松不知道进退的话,那他就是违反了游戏规则。对于违反游戏规则的人,处罚是很严厉的,轻的处罚就是让你离开。

    “有什么敢当不敢当的,交(情qíng)是各交各的。”侯勇好像理解郑阳松的处境,笑『吟』『吟』的说道。

    “侯侯大哥,昨天晚上的事很感谢你,但是有件事我得向你解释一下。”郑阳松原本想叫“侯哥”可是这很容易让人想起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马上又中间加了个大字。

    “什么事?”侯勇问,左家亭〖派〗出所下午向他汇报之后并没有告诉他后的处罚办法,像这样的案子,是应该归到治安处罚一类,虽然打架伤人而且还是团伙做案,但是只要没有死人,而且打人者又能积极理赔,争取到受害人原谅的话,处罚还是不会很重的。

    郑阳松把雷大舟的要求提了提,重点说到了那份协议书,那份协议书说简单也简单但是说麻烦,也是个麻烦。如果应景的时候,有人拿着那份协议书,找到政法委或者纪委,告侯勇一个刁状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当然,这只是说有可能,也不一定就一定会成行。

    可是侯勇现西城分局,干的正是得罪人的事,如果让他的对手知道,有这么一份东西,能给他造成麻烦说不定就会千方百计从吴浩手里拿走。对于吴浩而言,那份协议书,只是让他自保的一个东西。他可以放弃电玩城,也可以赔偿二十万,但这件事必须了结。

    现可是凹年,二十万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是一个普通人二十年以上的收入也能楚都市购买五(套tào)以上的房子。只不过现的人对于房地产并不(热rè)忱,甚至年青人当中,还流行租房住。而且那家电玩城,吴浩也投入了不低于五十万,光是门面的装潢就十万以上。

    而且他的几百台机子,都是式的,很能引起年青人的兴趣。可以说只要雷大舟经营得当,并且没有强有力竞争对手的话他就像拥有了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这不算什么事,明天让他们重签订一份协议就是。”侯勇挥挥手,笑着说。当年他基层〖派〗出所的时候,经常要处理一些辣手的问题,这样的事对他而言,只是『毛』『毛』雨罢了。

    “我也觉得雷大舟的要求太高了,这不是明摆着敲诈勒么?我已经让人跟他做了工作,相信他能认清形势。”郑阳松说道。

    “阳松,你如果能劝劝受害人当然是好了。对于他的损失和赔偿,当然要让行凶者出,但是这个赔偿要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事(情qíng)的ing质又变了。”侯勇说道,只要那个雷大舟能找出依据,他可以按照任何规定对他进行赔偿,比如精神损失费、营养费、误工费、医『药』费等等。可是这些费用,都需要一个提前,必须按照有关规定。

    “阳松,你好像还没有结婚吧?”侯勇问,朱代东的秘书,大多是年轻人,雨hua县如此,芙蓉县也是如此,现到了楚都市,同样是如此。

    虽然如此,可是跟着朱代东的秘书,后能力和权力上,都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和提拔。李墨轩作为朱代东的第一任秘书,现已经是芙蓉县的副县长。级别自己还要高半级,而且自己这个正科级想要升到副处,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到那个时候,李墨轩恐怕又提拔了。对于这样的年轻干部。如果自己有能力,德行又好,上面又有人提携的话,是很容易进步的。

    第二秘书黄彬的(情qíng)况也不错,现芙蓉县担任正科级干部,但是说起来,应该是第三任秘书的潜力大。为何?因为朱代东越到后面,他的级别就越高。李墨轩当秘书的时候,朱代东只是副县长,后来虽然当了常务副县长、县长,但作为县一级,配秘书的本来就是违规的。只不过各地都盛行,上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郑阳松现是组织上正式给朱代东配备的秘书,无论是他的工作证还是名片上,都能光明正大的印着秘书这两个字。而李墨轩和黄彬的工作证上,职务都是办公室工作人员。

    “是的,说来惭愧,连女朋友也没有。”郑阳松叹了口气,没调到朱代东(身shēn)边工作的时候,是没人看得上他,别看他市『政府』办公室工作,可是找女朋友的话,谁不会打听他的工作(情qíng)况?

    现的人,越来越势利,他单位上混得不如意,生活上,当然也会一塌糊涂。调到朱代东(身shēn)边之后,倒是有几个女子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可他既没时间也没(情qíng)趣。其实他原来倒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ài)(情qíng),只是因为女方后因为对他的前程不看好,而移(情qíng)别恋。使得他一直对于(爱ài)(情qíng),不敢轻易涉足,他担心再一次受到受害。

    原来是别人看不起自己,认为做自己的女朋友甚至是结婚之后,都看不到希望。但是现,他又担心,那些接近自己的人,是不是也同样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自己现跟朱代东的(身shēn)边,确实有很多人要奉承自己,可是以后放到外面去工作呢?像他这样的(情qíng)况,以后一般会到县里锻炼一段时间,这个时间会五至十年之间。离开了市『政府』这个机关大院,很多事(情qíng)又只能靠自己,别人也就未必还能看得上他。

    “那是你太优秀,眼高于顶。阳松,试着把条件放低一些嘛。”

    侯勇笑着说道。

    “侯大哥,你也知道我的工作ing质,平常就很难接触到外人。”

    郑阳松苦笑着说,朱代东不像一般的市领导,他喜欢的就是下基层,而且对于应酬,并不是很上心。他到下面调研,喜欢的就是跟基层工作人员,甚至是群众一起吃饭喝酒,这样的环境里,他能认识什么样的女人?

    “这样好不好,我老婆省计委上班,她的工作ing质能接触到各方面的姑娘,要不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侯勇说道。

    “求之不得。”郑阳松随口说道,包括侯勇内,其实已经有不少人跟他提过这件事,只是他一直忙于工作,至少去年调到朱代东(身shēn)边工作之后,一个月恐怕多有两天的时间是他自己i人的。因此,别人就算是介绍了,他也没有时间去相亲,久而久之,这件事就拖得没人再介绍了。

    “这样好不好,晚上去我家坐坐,认个门,以后有时间可以来我家吃个便饭。”侯勇说道,他随即拿出电话,当着郑阳松的面给叶丽娟打了个电话,让她马上联系那我对象,自己跟郑阳松随后就到。

    侯勇跟叶丽娟说的是树木岭的方言,郑阳松虽然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可是一个字都听不懂。这就是侯勇的优势,有的时候他想,以后自己要是鼻了高级领导,一定要找个会说家乡话的秘书和司机,到时当着别人的面,跟他们说家乡话,很多秘书就不会外传。

    但是侯勇恐怕想不到,如果他真的当了高级领导干部,恐怕到时树木岭的方言,就一定只有树木岭的人会讲。只要是对他上心的人,知道这样的(情qíng)况之后,都会去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学习一门方言,对于他周围的人来说,绝对不算是什么难事。

    当侯勇带着郑阳松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一位漂亮的姑娘坐他家客厅里了,看到侯勇和郑阳松进来,她与叶丽娟一齐站起来相迎。郑阳松对这位姑娘的第一印象很好,她弯眉杏眼,hun红齿白,乌黑发髻斜堆脑后,看上去是一个很知ing的女人。而且她说话时候口齿清晰,逻辑明确,给人的印象好像很精明。

    但是听到她的工作单位时,郑阳松却心里一颤,顿时黯然神伤。!。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