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很穷很封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六百九十八章很穷很封闭

    洪蓝乡八湾村村支书钟卫军这段时间,经常往乡派出所跑,自从十月份无名公司第二次分红之后,八湾村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八湾村原来可以说是洪蓝乡最穷的一个村子,村里的男人鲜有能娶到媳fù的,外面的女子,一旦听说是要嫁到八湾村,那头就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哪怕男方的自条件再好,那也是不敢来的。

    而八湾村的女子,一心想的就是嫁出去,越远越好,越快越好。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近几年来八湾村的年青人为了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纷纷跑到广东沿海开放城市去打工。可是今年以来,越来越多在外打工的年青人,陆续都跑了回来。为何?家里的收入增加了,而且最重要的,在家乡也能赚到钱了。

    现在八湾村辖区所有适合种植中药材的山林都被挖掘出来了,乡里有规定,种植无名公司的中药材原料,是不许外地人来的。所以,只要你努力、肯干,就一定会有收获。在外面打过工的人,最向往的都是自由自在。像年青人,更是不得约束。

    对于这样的况,钟卫军是打心底高兴,村里原来穷得叮当响,可以说有劳动能力的人,都跑外面去打工了。剩下的,不是丧失了劳动力,就是留在家中照顾老人和带fù女。钟卫军其实也有一种像树木岭大山村马明义一样。他不当之处是保护村里守家的fù女,不被人钻了空子。

    可是随着到了年底,却有好几户人家向他求助,说他们的家人,到现在不但没有回来,而且好像还失去了联系。八湾村在上半年的时候,总共只有一部电话机,就是村委会的那部公家电话。出门在外的人,与家里联系,一般也都是通过书信。等到跟在外打工的亲人失去联系之后,其实已经是在半个月,甚至是几个月之后了。

    钟卫军连忙做了调查,一查之后大惊失sè,失去联系的都是女的,而且都是未婚女子。也许一二个,他还不会这么重视,但这次一共有八个人失去了联系,而且据他所知,这八个人,还在同一家工厂打工。

    钟卫军马上就向乡派出所报了警,八名fù女失踪,这在洪蓝乡可是件大案。周兰生接到报案之后,马上向县局汇报了这起失踪案。高杰接到洪蓝乡的汇报后,不敢怠慢,马上抽调精干力量,南下广东顺德调查。

    调查的结果表明,这八名洪蓝乡的女子,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辞工,现在去向不明。失踪三个月,想要再找到人,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钟卫军现在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乡派出所。但现在,快半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钟卫军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钟卫军是村支书,每天找派出所,一次二次,还无所谓,但去的多了,派出所的人就有些不高兴。特别是周兰生不在的时候,怪话就比较多。钟卫军也知道,自己每天都去派出所,会给这些民警造成压力,可是如果他们没有压力,八湾村的案子,又怎么会积极去破呢?

    除了去派出所,钟卫军每次总要去乡政府坐坐,吕松劲当上副乡长之后,钟卫军跟他的关系处得不错。吕松劲现在是副乡长,要完成上级交待下来的各项任务,也需要跟下面的村支书搞好关系。这不比原来当办公室主任时了,那时下面的村支书得巴结他。

    “老钟啊,你们村里的事,县局很重视,听说高局长还特意去了趟顺德调查,你就安心在家里等结果就是,何必天天跑到乡里来呢?”吕松劲给钟卫军倒了杯水,劝道。

    “吕乡长,我倒是想待在家里,可是每天刚一天亮,村里的那几户人家就跑到我家里来,我又怎么能坐得住?就是这,我每天还得天黑后才敢回去,要不然别想安生。”钟卫军叹了口气,说。他原本就担心村里那八名女子,再加上这几名女子的家人每天都来找他这个村支书作主,他如果天天坐在家里,心更烦躁。

    “你不安生,那也不能搞得乡政府陪你一起不安生吧?”吕松劲哭笑不得的说,这是什么逻辑?损人不利己?

    “吕乡长,这怎么能说是我在胡搅蛮缠呢?出了这样的事,乡亲们不找政府,还能找谁?”钟卫军不忿的说。

    “我可没说不能找政府,但不能天天来找政府吧?不管什么事,都要有一个过程,你今天来报案,明天就要把人找回来,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吕松劲说,八湾村的事,乡里也开过会,刘炜和于泰哲都作出了指示,乡政府要督促派出所,从快从速破案。

    “其实现在我担心的这些人的生死,你说生没见人,死没见尸,这让我如何向她们的父母交待?”钟卫军叹惜一声,说。

    “她们又不是你带出去的,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也不关你任何事。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安抚好村民的绪,这才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吕松劲说。

    钟卫军知道今天刘炜和于泰哲都在乡里,本想去找他们汇报一下八湾村的事,但吕松劲既然说得这么明白,他走到于泰哲办公室的旁边,又改变了主意。乡政府离乡里的主街并不远,他推着自行车,看到有通往县城的班车,他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把自行车往街边一锁,就跳上了班车。

    钟卫军到县城是想见朱,他的运气很好,到县委一问,朱今天竟然在县里。自从发生过朱代东的父亲被挡在县政府门外的事后,朱专门下了文件,只要是来找他的人,都可以先让县委办接待。钟卫军现在也就到了县委办,听了他的来意之后,县委办向黄彬做了通报,朱要不要见钟卫军,决定权在黄彬手里。

    八湾村的事,朱代东刚才已经听说了,这件事还没有人向他汇报过,要不是钟卫军来县里,恐怕到现在,朱代东还不知道这件事。八名女子同时失踪,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只是暂时的失踪,倒也无所谓。但真要是遇害了,那可就会成为芙蓉县的一件大案子。

    “朱,这件事原本不应该来打扰你的。”钟卫军坐在朱代东豪华宽敞的大办公室里,很拘谨。

    “只要是关于群众的工作,你随时都可以来打扰我。”朱代东给钟卫军递上根烟,摆摆手,说道。

    钟卫军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香烟,谦卑的说:“以后那我有事,就会来麻烦朱。”

    “没事你可以来坐坐嘛,最近八湾村怎么样?”朱代东问,他因为有着超强记忆力的原因,下基层并不像其他县领导那样频繁,一开始可能会多一些,但到了后面,他对基层的况熟悉之后,大部分时间就是听汇报和看数据,像八湾村,他已经有三个月没去了。

    “除了这件事,其他一切都很好,欣欣向荣、勃勃生机,这一切,都要感谢朱。如果不是无名公司,我们八湾村也不会发生这样大的变化。如今家家都有了存款,外出打工的年青人,现在也都回来,在家里务农,不比他们打工赚的钱少。”钟卫军自豪的说。

    八湾村的况,在芙蓉县很普遍,能让在外打工的劳动力,回来创业,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从九十年代初期以来,芙蓉县的劳动力,特别是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往外流动的速度一直在增长。但是从今年下半年以来,特别是进入十月份以来,提前回来的打工者,益增多。

    能让芙蓉县的普通老百姓增加收入,这是朱代东最愿意见到的。芙蓉县是他的老家,他很愿意为家乡做点事。无名公司也许不能把整个芙蓉县的八十万百姓都撑起来,但是应该能改善大部分人的生活。从八湾村的况来看,无名公司的表现让朱代东很满意。

    朱代东亲自过问八湾村的案子,这给县局增加了非常大的压力,原本高杰就已经很重视这件案子,现在更是成立了专案组。这个专案组是由全局最精干的力量组成,为了在广东顺利查案,还请上级部门跟广东警方协调。

    有当地警方的全力配合,案件快取得重大突破,这八位芙蓉县籍女子,既不是失踪,也不是死亡,而是被人拐卖。

    “拐卖?知道具体地点吗?”朱代东第一时间就接到了高杰的汇报,他又惊又怒的说。

    “已经知道了大致范围,正准备派出人手去解救。”高杰说。

    “有什么困难和要求,需要县委帮局解决吗?”朱代东问。

    “我们暂时能应付。”高杰说,昨天已经有一队警察去解决被拐卖fù女,那里的况很复杂,又穷又闭塞,当地人也是娶不到媳fù,才找人贩子买老婆。听说要把他们买来的老婆接走,当地上百人,一下子就把那队警察给围住,要不是有民警在紧急关头鸣枪示警,恐怕就连警察,也不一定能平安出来。ro@。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