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群众的力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上午,朱代东接到高杰的报告,关子罗亮一案的重新侦查,突然有了重大转折,有好几名群众向公安机关汇报”在九年前,他们见过那位左手食指短了截的摊贩。高杰当即指示彭专案组的人马上跟进,而他也亲自来向朱代东作了汇报。

    罗亮一案,现在经过媒体的报道”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高杰的估计。省政法委、省公安厅甚至直接向县公安局打来电话,传达省里领导的指示。省厅刑侦总队甚至还向高杰建议,是否由省厅派出刑侦专家下来协助芙蓉县公安局侦获罗亮案?

    表面上省厅是对芙蓉县公安局进行技术支援,但实际上却是担心芙蓉县公安局的能力,罗亮的案子,已经被〖中〗国法制报全文刊登出来”九年蒙冤”直到最近”才由当初的经办手供出来,这不但是芙蓉县政法部门的耻辱,也是整个古南省政法部门的耻辱。但高杰还是顶着压力”他向省厅的有关领导汇报,芙蓉县公安局有能力,也有决心,侦破此案。

    罗亮被平反之后,九年前发生在东屏乡的十二桩入室抢劫案,再次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大兴趣。

    特别是东屏乡的人,这段时间讨论的话题,十之**都是关于这起案子硪特别是罗亮的冤屈”以及他所获得的十八万赔偿,更是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其他乡镇对于罗亮一案的了解,自然没有东屏乡这么高,东合村的人都知道,当初罗亮之所以被认为为是抢劫犯,正是因为他在地摊上买到了一件灰色桃huāhuā纹的毛衣。而那件毛衣”其实是罗亮在东屏乡集市中的地摊上买来的。而且那位摊主,还有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左手的食指少了一截。

    这个特征很快传遍了整个东屏乡甚至整个芙蓉县。罗亮的遭遇,既让人同,又让人羡慕。同的是他坐了九年的冤狱,羡慕的是他坐一年牢,竟然能换回两万元的补偿。一年两万,这放在农村里”恐怕就是累死累活,也赚不这么多钱。而且这还不止,除了十八万的赔偿之后”县里还给罗亮安排了工作在无名公司上班。无名公司虽是合资企业”但只要在里面工作了”待遇不比国家正式工作人员差。

    这让罗亮一案颇具传奇色彩,受到的关注就更大。顺带的,那位左手食指少了截的摊贩也广为传颂。很快,就有人向东屏乡〖派〗出所和县公安局举报,曾经见过左手少一截的摊贩。这让高杰信心大增”人民群众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由公安机关自己去寻找线索”有如大海捞针,但罗亮案经过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线索自然就浮了出来。

    “是不是已经锁定了嫌疑犯?”朱代东看到高杰满面风,微笑着说。上午在电话里,高杰汇报,案件取得重大进取,现在又当面来汇报,显然是案件基本告破的表现。

    “是的从昨天开始,陆续有群众举报”可以说,我们把全县所有手指上有缺陷的人,全部都查了出来。我们一共排查了三十四人其中有十六名因为在外地,没有直接接触到本人。但据我们调查走访,黄土岭乡的谢雄民应该就是当年在东屏乡集市上的摊贩。”高杰说谢雄民近几年一直都在外地打工”很少回来。

    “看来只要发动群众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已经确定了吧?”,朱代东也很〖兴〗奋,这件案子的案羊不复杂,最关键的人物就是这个摊贩,只要找到他,案子基本上就算破了一半。

    “罗亮也看过谢雄民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当年那个卖给他灰色毛衣的人。同时”蒋雷案小组也深受启安,他们决定把当时案件的一些线索,向外界透露,这样虽然有可能打草惊蛇,但总比他们每天像大海捞针一样,重新走访当年的相关人等,要强得多。”高杰说。

    对于这个让自己坐了九年冤狱的人,罗亮从来不敢忘记他的存在。每天晚上,他都在想一想,当时那个摊贩是什么样子,因此,即使谢雄民的照片被公安人员混在一堆照片里,但罗亮还是马上就指认了出来。

    “我看可以,只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相信群众,你们的侦破工作,才能取得最大的成绩。”朱代东沉吟道,在〖中〗国,只要完全发动了群众”不管什么案子,杀人放火也好,贪污受贿也罢,都是无所遁形,很快就能破案的。只不过现在想要完全发动群众,很难做到。

    “朱〖书〗记的指示很英明啊”但光凭我们公安局,还无法完全发动群众。”高杰笑着说”他这次来还有一件事要请示朱代东,“朱〖书〗记,对于这次提供谢雄民线索的那位群众,以后谢雄民将要提供的关键信息”公安局准备请到里发份奖金,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要鼓励群众举报,现在是市场经济,什么都讲究回报。人家辛辛苦苦提供了线索,当然要奖励。至于多少合适,我觉得必须要有一定的分量,提供谢雄民线索的群众,不低于一千元,如果谢雄民能提供关键线索”将不低于二千元”这笔钱可以从财政出。”,朱代东沉吟道,虽然县政府没有这方面的专项资金,但是这样的钱”是绝对不能省的。甚至朱代东认为,不但公安局要设这样的奖励,纪委那边更要设立这样的奖励。

    随着改草开放的深入,我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随着而来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多。很多传统观念被人抛之脑后”社会风气开始变得复杂。官员的贪污腐化越来越严重,官场的空气也越来越浑浊,整个社会的体制,好像出现了一些病变。朱代东不能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但对于芙蓉县的官场,他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有了这样的标准,以后我们破起案来”就能得到更多的群众支持。”,高杰说。

    “除了发奖金”精神奖励也要跟上,如果形成了风气,也会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有无数双血亮的眼睛在那里看着,也能给予犯罪分子极大的震慑。”朱代东说。

    “是,下午我就回去研究这个问题,但现在需要的是通报去广东跟谢雄民接触的两名同志。”高杰不停的点点头,说。

    “事不宜迟,你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吧”你可以告诉他们,如果谢雄民提供的信息准确无误,甚至当场就可以给他发这笔钱。”朱代东说。

    高杰当着朱代东的面,马上给派到广东去的〖民〗警打了电话,但他刚刚才说了几句,马上对方就在电话里向他汇报了一件事。高杰马上沉默着听对方的汇报,朱代东在一旁也是听得眉头皱了皱,原来那两位民警到了广东后,很快就找到了谢雄民。

    可是据他们回报,这个谢雄民见到〖警〗察之后,晏得很惊慌,回复问题语无伦次,前言不对后嘴。这引起了〖民〗警的警觉,他们当即就把谢雄民带到了当地的〖派〗出所进行详细的询问,结果很令人振奋,这个谢雄民很有可能不仅仅是摊贩那么简单,他很有可能参与了入室抢劫”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案犯!

    “现在能确定吗?”,高杰问。

    “因此才没有完全确定。但种种迹象表明”谢雄民是当时的入室抢劫案非常熟悉。问他那件灰色桃huāhuā纹毛衣是从哪里来的,他也是闪烁其词”后来在我们的一再审讯下,他就开始改口,一下子说捡的,一下子说是别人送他的,很可疑啊。”,“马上把人带回来,路上注意安全。”,高杰马上说道,要说这样的况也不是没可能,谢雄民当时抢了钱物后,钱就不用处理了,物品就拿到集市上去处理,这也解释了,为何事后再也找不到他的原因。赃物一销完,他岂能再干摆摊的活?

    “朱〖书〗记,况是这样的”我们的侦查员发现,那个摆摊的谢雄民,有很大的作案嫌疑,我已经让人把他带回来了。”高杰收起电话后,高兴的说道。

    专案组曾经也分析过,谢雄民作案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当时的犯罪分子,根本就没有现在的人那么强化反侦查能力。抢劫之后,还有专门的销赃渠道”当时,全靠自己解决。

    “看样子,罗亮一案,很快就能水落石出。”朱代东也全程听到了刚才的汇报,欣慰的说。

    “我有感觉,这个谢雄民**不离十就是那个抢劫犯,这样也好,还能省了笔奖金。”高杰笑着说。

    “奖金可不能省,你可以全给指出谢雄民的那位群众,你还想不想调查蒋雷案了?还没开始,就要扣人家的奖金,没有个道理嘛。”,朱代东笑着说。

    “跟着朱〖书〗记”觉悟提高得就是快,如果能多听听你的指示”以后我再进步,是必然的。”高杰轻轻拍了记马,笑着说。

    “早点把这几起案子全部拿下再说,对了,卢威言一案,你暗中调查得怎么样了?”朱代东问。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