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地方保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五百三十八章地方保护谢谢大家

    芙蓉县水泥厂属于县属国有企业,原本刘益锋来找刘炜,不是很合程序,毕竟他的主管部门是县计委和县经贸委。但向刘炜求助,是吕松劲点化他的,刘益锋也曾风闻过,刘炜跟县委记朱代东的关系不一般,水泥厂这件事,能不能成,最终还是要取决于朱记,其他人,哪怕是刘县长点了头,也是作不得数的。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刘炜才更加心翼翼的处理着与其他县领导的关系,他与朱代东的关系,确实不错,在自己的工作中,也得到了很大的便利。很多事,别人办不了的,只要他出面,就能办成。别人拿不到的项目,只要他去,也许就能拿下。

    可刘炜却不能把跟朱代东的关系挂在嘴边,这是忌,他真要这样的做了,就会给别人留下口实。只有意会不能言传,做到这层境界,才是最恰到好处。也正是因为如此,朱代东才没有因为这样的事而找过谈过话,既然朱代东把自己放到洪蓝乡,担任代理乡长,也就说明,朱代东是默许这层关系的。

    对领导的护要知道珍惜,刘益锋要坐县公路改建的末班车,刘炜支持,毕竟县水泥厂的一半以工人,是洪蓝乡的。如果这些人下了岗,洪蓝乡也有责任。但刘炜却不会直接去找朱代东,他找的是分管洪蓝乡的常委副县长古建轩。

    “古县长,这是县水泥厂刘益锋搞的项目,要投资三千万,学雨花县水泥厂,从德国引进干法水泥法,争取拿到县公路改建的一份订单。”刘炜晚的时候才到县城,请古建轩在芙蓉宾馆吃饭。

    原本古建轩已经与人有约,但接到刘炜的电话之后,就推掉了。虽然刘炜只是代理乡长,但他兼任着党委副记,翻了年后,一个乡长是稳稳的。而且洪蓝乡的党委记现在也空缺着,县里为洪蓝乡的党委记人选,已经议了几次。但朱代东都没有表态,最后不了了之。

    古建轩就在推测,朱记不会是属意刘炜?刘炜跟朱记的关系,他略有所闻,因为刘炜原来是黄土岭乡的副乡长,分管的村中,正好包括了大沙村。虽然这是刘炜主动提出来的,当时有人还说他傻,分管的几个村都不在一起,来回跑得多累后。

    今年之后,那些人才知道,原来傻的是自己,刘炜早在几年前就竭力跟朱代东搞好关系,可见人家的眼光。这就是不走平常路,也许朱代东不一定会来芙蓉县工作,可他一旦达到了某一个级别之后,提携一下刘炜还是很容易的。比如现在,朱代东能来芙蓉县主持工作,一下子让刘炜的努力得到了最丰厚的回报。

    在黄土岭,刘炜拼搏了近十年,也才把自己的排名往前挪了挪,可朱代东一来,马就调到洪蓝乡担任代理乡长,这对刘炜来说,简直就是一飞冲天。而古建轩呢?如果没有朱代东,他相信自己现在还是财政局长。可以说,他跟刘炜,两人都打着朱代东的烙印。

    甚至古建轩认为,仅以两人与朱记的关系而言,刘炜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现在刘炜是自己的下属,但只要朱代东在芙蓉县,也许很快,刘炜就能赶来。而且他的工作,也需要刘炜的大力配合,要不然就算他这个常委副县长,也不一定就能玩得转。

    “水泥厂怎么找你了?这应该是陈主任的事嘛。”古建轩接过项目申请,随意的翻了翻,看了看前面的内容,好家伙,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水泥厂竟然也敢申报三千万的项目,真把县里当b;“没办法,水泥厂毕竟在我们洪蓝,原材料也是由我们提供的,水泥厂好了,我们也能跟着受益。再说了,支持本地企业的展,也是我们地方政fǔ义不容辞的责任。”刘炜笑着说,他这是实话,大实话。

    之所以会在古建轩面前说实话,因为刘炜也清楚,古建轩,也打了朱代东的印记。两人以前来往的并不多,可自从古建轩担任常委副县长之后,两人自然而然的走的很近。一开始连两人都没有觉,古建轩去洪蓝乡检查工作,刘炜就会大力配合,县里有什么任务,要完成什么指标,那也是做得到要做,做不到也要想尽千方百计去完成。

    再后来,刘炜只要有时间来县城,就会约古建轩出来玩一杯,而古建轩经常会有周末,去洪蓝乡钓鱼,后来刘炜的老婆一句话道出中其中的真谛:因为朱记,你们两人才能走到一起。

    “如果水泥厂能搞来三千万,这个项目不会有一点问题。可问题是,他们这三千万,要怎么才能来?”古建轩问,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哪怕县政fǔ审批了,县计委、经贸委都也审批了,最后没有钱,也是水中花镜中月。

    “贷款,刘益锋想用公路改建的供货合同去贷款。”刘炜说。

    “他刘益锋不知道县里一定会跟他签订供货合同?”古建轩说。

    “这就是我为什么来找古县长的原因,想必也是刘益锋找我的真正原因。”刘炜苦笑道,自己有什么关系,有多大的能量,找你办事的人,早就权衡清楚。这个想法,下午的时候他都没有,直到跟古建轩约好一起吃饭,才突然出现在脑海中,这个刘益锋不会精明到这种地步了

    “我跟刘益锋打过交道,他不像是有这种水平的人。”古建轩无奈的笑了笑,他作为管理城建、交通的副县长,在这件事,还真有一定的言权。刘益锋恐怕一开始要找的就是自己,让刘炜出面,只是隔山打牛罢了。

    “听说刘益锋跟我们乡的办公室主任吕松劲同学。”刘炜突然想到这一点。

    “吕松劲可是个精三爷,刘炜,我怎么听说,吕松劲差一点就成了朱记的丈老子?”古建轩突然想起一个传闻,问。

    “没这回事,根本就是他一厢愿的事。当时朱记确实在他二婶的陪同下,去他家相过亲,可朱记是应付。更何况当时吕松劲把眼睛长在额头,以为朱记只是名普通教师,哪里看得他?其实那个时候,朱记已经调到乡政fǔ,担任了副乡长。”刘炜感慨万端的说,朱代东从9年的时候,开始进入政fǔ部门,短短七年的时间,一步一个台阶,坚定而沉稳的,向前迈着步伐。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朱记相中了他女儿,只是他g打鸳鸯,活生生的拆散了一对新人呢。”古建轩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他也替吕松劲可惜,哪怕当时朱记没有相中他女儿,如果吕松劲没有恶语相加,也许现在又是另外一番景。

    “如果朱记真要是相中了吕影,又岂是吕松劲能拆散得了的?”刘炜不屑的说,那个时候的朱代东,对他的印象就很深刻。一个在雨花县无亲无故的年轻人,能在基层,短短一年多时间,就被提拔为副乡长,这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那倒是,朱记的魄力很大,说句心里话,我见过的领导也不少,但真正敬佩的,还是朱记。”古建轩这话虽有一定的马成分,但大部分还是真实的。

    古建轩和陈志文都向刘敏递交了这份县水泥厂的项目申请,他们两个人可以审批,但最关键的供货合同,古建轩也不能擅自作主。他有很大的言权,可并没有最后的决定权。就像打仗,他是先锋,有一定的临机处置权,但后面还有刘敏这个“前指”,最后面还有朱代东这个总指挥。

    芙蓉县的公路修建,却要用雨花县的水泥,这对于芙蓉县的大多数干部来说,都是不愿意接受的。你雨花县再了不起,也不能这样欺负芙蓉县?刘敏虽然来芙蓉县工作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他也带着地区思想,只要有可能,他也愿意为芙蓉县的企业展做一些工作。

    而且在心底里,刘敏现在有了一种自卑感,特别是面对朱代东的时候,这种自卑感尤其强烈。他清楚,这是因为自己的角色转换所带来的副作用,当初为市长秘的时候,朱代东要来巴结自己,记得他还是狮子山乡党委记的时候,还特意送了两成本价的家俱给自己。每次到了市里办事,只要有时间,就会约自己出去吃顿饭,虽然自己的酒量一般,但每次都能很尽兴。

    可到了芙蓉县之后,他的级别倒是提了半级,但却成了朱代东名义的战,实际的下属。一开始他想,朱代东也才来芙蓉县半年时间,自己可是市长秘的份下来的,而且黄子良还要一段时间才会调走,在芙蓉县应该很好开展工作才对。

    可哪想到,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朱代东在芙蓉县的威望之高,简直到了让他不可思议的程度!

    :感谢大家,累积月票五千张了。晚还有一章,凌晨三点半左右,大可还要出去有事,明天的会晚一些,先通知一声,当然,如果晚能早点回来,也不会少更的。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