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跟踪与反跟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五百零六章跟踪与反跟踪

    距离前面的两本书都只有不到十票的距离了,向大家求十张月票,一举前进二名,大大的爽一把!

    长安俱乐部的娱乐活动,在十点钟的时候就结束了,看到吴茂聪和陈志文不解的目光,朱代东没有多解释,人家夫fù得赶回去办正事,哪怕有天大的事都得让开,何况只是打场网球?

    朱代东让吴茂聪、陈志文先回去,他要先送田林夫fù,虽然他们两人都居要位,但此时还没有自己的sī车,这就是北京官太多的坏处,要是放在下面,让司机开车来送一下就是,而在北京则不行,到处都有眼睛盯着,得顾忌影响。

    昨天晚上是田林指点,朱代东才开到他们住的那个在地图上没有标注的xiǎo区,今天不用田林再提醒,朱代东一口气把车子开到了田林家楼下。

    “代东,没想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是不是白天又来踩过点了?”下车的时候,田林笑眯眯的说。

    “我这记忆力是天生的,没办法,这事蔡姐清楚,对吧。”朱代东笑着说。

    “哦,年轻就是好。”田林看了夫人一眼,感慨道,又说,“时间还早,上去喝杯茶吧?”

    “田哥,现在可不早了,我还是别打扰你们了。嘻嘻,蔡姐,我先回去了,明天十点向你报道,行不?”朱代东笑道。

    “地方上的干部,是不是都跟你一样,没个正经?”蔡冰莹啐了他一口,如果换成一般人家,十点半还真不算太晚,但最近家里不是发生了特别的事么,田林一到十一点,就会急不可耐的喝金装无名,真要把朱代东请了上去,心里还不知道会如何催促他快点离开呢。“你来之前给我个电话吧。”

    看到田林夫fù走上楼梯,一直到进mén之后,朱代东才驾着车子离开,但他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又折返到了长安俱乐部,但并没有上楼,只是把车子停在后面,熄火,把座位放低,双手枕在脑后,望着车顶,静静的想着事。

    其实在跟田林夫fù吃饭的时候,朱代东就发现了不寻常,有人在谈论自己。当时他没有注意,自己毕竟是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突然成为长安俱乐部的终会员,这件事已经在俱乐部里传开,有人谈论自己也属正常。

    但当蔡冰莹在得知他明天要回去,而作出奇怪举动后,朱代东马上提高了警惕。蔡冰莹是搞什么的?报!而且主要还是军用报为主,她哪怕是打个喷嚏,也许都有某种特殊含义,更不要说当时她有着非常异常的举动。

    在后来打网球的时候,朱代东其实至少有一半的jīng力,放在了九酒的酒吧里,要不然以他的反应速度,不可能被田林累得气喘吁吁,搞的还要搬救兵。之所以把陈志文叫来,也是想让自己有更多的jīng力去注意其他的事。

    此时在长安俱乐部九楼的酒吧角落里,有两名外国人正在窃窃sī语,一个叫艾伦,另外一个叫亚当。其中艾伦是长安俱乐部的会员,他的公开份是加拿大一家公司驻北京办事处高级职员,而亚当则是澳大利亚人,来北京是做商务考察。

    两人正在讨论一头“pig”,如果不是因为朱代东听到他们之前说过些什么事,现在一定会很糊涂,因为艾伦提议亚当去“pig”的家乡看看,他这次来华是做商务考察,去哪里都很合适。而亚当则建议,让艾伦以会员的份,直接跟“pig”接触。

    cào他个大爷的,“pig”在英语里是“猪”的意思,对于外国人来说,汉语很神奇,很深奥,“朱”与“猪”,他们更愿意用后面那个字来形容。因为对他们来说,“pig”更加容易记得住。

    蔡冰莹并没有朱代东这样的超强听力,但她显然比朱代东有更多信息来源渠道,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你的听觉好,就能掌握一切的。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何况是人呢?

    酒吧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这里面的人素质都不差,英语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高深的东西,艾伦与亚当因此停止了讨论,转而进入正常的谈话。对于他们秀开心的谈论中国nv人在chuáng上的表现,以及对外国男人的接近于零的抵抗力,朱代东虽然很愤怒,但这好像又是一个事实,崇洋媚外说了多少年,可到如今,还是有很多人的思想里,有着这样的概念。

    他们离开长安俱乐部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亚当就住在北京饭店,只要他住在这里,朱代东想要找到他,只需要在下面坐一会便行。他跟着的是艾伦,对方驾着一辆宝马,这样的好车,而且还是sī家车,北京还不多,这辆车也成为艾伦跟nv人jiāo际的利器。宝马与美nv,似乎天生就是一对。

    朱代东与艾伦的车子,相距三百米左右,这样的距离,除非艾伦戴着望远镜,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跟着他到了一处高档xiǎo区之后,朱代东在他进去十分钟后,也开着车子在xiǎo区里转了圈,准确的找到了艾伦的住址。

    朱代东暂时还不能肯定,他们就一定是什么国外的间谍、特工之类,但凭感觉,他觉得这两人有些不正常。

    回到驻京办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二点,当朱代东的车子开进驻京办的时候,他听到了好几句“回来了”,有两句来自驻京办内,而另外一句低声的话语,却是来自于外面,这让朱代东差点要停下车走出来看一下。但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没有贸然行动,把车子停好之后,像往常一样,上了楼。

    吴茂聪与陈志文、黄彬此时也在楼梯口迎接朱代东,从长安俱乐部回来之后,吴茂聪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异常兴奋,在长安俱乐部的时候,朱代东并没有责怪他,而田林似乎对他也没有恶感,而且还把自己的电话给了电~脑访}他,这让吴茂聪觉得,今天晚上他大有收获。

    回到驻京办后,吴茂聪根本没办法入睡,他拉着陈志文、黄彬聊天,说着长安俱乐部的逸事趣闻,在那里面,时常能见到大人物,你要是见到某人经常在电视上lù出的人,突然站在你面前,千万不要惊讶,要不然就掉份了。

    “朱书记,回来啦。”吴茂聪的迎了上来,接过朱代东手中的包,让黄彬在一旁瞪眼,什么时候朱书记的秘书换人了?

    “吴主任,怎么还没休息?”朱代东笑着问。

    “平常我也睡得晚。”吴茂聪当然不能说特意为了等朱代东,才一直强忍着睡意。

    “明天都还有工作,先去休息吧,吴主任你要是累着了,我于心不忍。”朱代东说。

    “不敢,朱书记,下午的事我要请你批评,早知道你请的是田司长,打死我也不叼省驻京办的人啊。”吴茂聪满脸悔意的说。

    “吴主任,你这话可就说不通了,难道我不请田司长,你就能撤了我订的包厢?”朱代东淡淡的说。

    “以后不管你请什么人,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吴茂聪信誓旦旦的说。

    “那以后就要麻烦吴主任了,陈主任,你也早点去休息吧,明天上午你再去铁道部跑一趟,把振海同志也叫上,xiǎo黄,你的任务是去机场把xiǎo张接回来,我可是答应首长,明天一定要把东西送到他手上的。”朱代东淡淡的说。

    吴茂聪正要抬脚,听到朱代东说出“首长”这两个字,心中一跳,连忙说,“黄秘书,去机场的事就包在我上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接机。”

    能让朱代东称“首长”的,绝对是在省部以上的领导,吴茂聪对朱代东早已经刮目相看,但他觉得,自己还是xiǎo瞧了他,不管这位“首长”是何方神圣,总之都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人物。怪不得朱代东能在短短一天时间内,既把铁道部的项目跑下来,又能快速成为长安俱乐部的终会员,果然有深厚的背景啊。

    这样的想法在吴茂聪脑中形成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哪怕朱代东告诉他,根本就没有跟任何首长有何jiāo,他都是不会相信的。他唯一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像朱代东,最相信的是自己的耳朵。

    吴茂聪对朱代东的观感发生了根本xìng变化,他原来对朱代东只是出于职业要求,以及田野的叮嘱,但现在,他在朱代东面前,自动把自己的级别降了二级以上,以一个正宗下属的份,跟朱代东jiāo往。或者说,他把朱代东的职务在心中提升了两级,以对待市委书记的态度,来对待朱代东。

    等到他们都去睡了之后,朱代东才有jīng力去寻找那个外面说的“回来了”,虽然这句话很平常,在同一时间,就不能许别人这样说?但朱代东能清晰的听到,那个声音是面朝自己发出来的,也就是说,对方是看到自己的车子回来之后,才说出那句“回来了”。

    在浴缸里泡澡的时候,朱代东确定了刚才那个声音的,虽然从那之后,对方就没有说过话,可对朱代东而言,不要说他说了三个字,哪怕只是说一个字,都已经绰绰有余。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