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难得一见的景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四百四十六章难得一见的景象

    吴世昌一刻都不能等,一刻都不想等,他后悔,前天晚上有了效果的时候,为什么不来多买几个疗程?哪怕只是昨天上午来一趟也好啊,当时自己太过兴奋,什么都不想了,什么都不顾了。几年的泄气,一朝雄起,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脑子里哪里还能容下其他事

    “最近的哪个地方能买到?”吴世昌焦急的问。

    “那恐怕只有古南省了,厂家就是古南省的,近水楼台先得月,而且提前都备了货,应该能买到吧。”那店员说。

    吴世昌马上给老婆打电话,他现在就要去古南省,立刻出发。无论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吴世昌都嫌太慢,火车速度慢,飞机也要等好几个xiǎo时,而开车去古南省,也不过八百公里,十几个xiǎo时就能到,他决定驱车前往古南省,如果路上走的快,还能赶在今天的时间内喝上无名康乐。

    当天晚上十点的时候,吴世昌的车子进了楚都,这个时候的楚都,除了一些娱乐场所之外,大部分的店铺都关了mén。吴世昌还在想,市区的yào店也许关了mén,可是自己服yào的最佳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离十一点越近,他就越紧张。

    进入市区后,吴世昌很快就没有无需再担心,他发现市内很多yào店都还是在营业的,只是外面有很多人在排队。他把车子停在店外,走过去一问,都是排除买无名康乐的。吴世昌还想去其他yào店看看,排队的人告诉他,现在不管去哪家yào店,都一样。

    吴世昌果断的站到了队伍的最后面,没多久,他的后面又陆续有人站着排除,有几个甚至跟他一样,也是开着车来的。还有一些人刚从yào店走出来,手里提着一袋子的无名康乐,但出了店后,把yàojiāo给旁人,自己又在最后排着队。

    吴世昌很好奇,就问,不能刚买了yào么,怎么还排队?那人告诉他,现在有货的yào店都实行限量发售,每人最多只能买十个疗程。

    一个人十个疗程还不够?那人嘿嘿的笑了笑,说,替别人买的。吴世昌心里一动,问对方,他的yào能不能转卖给点给自己?不多,二个疗程就可以。

    那人做的就是替人购物的活,说没问题,但价格嘛,yào店是二十五一瓶,他得五十。至少要买一个疗程才卖!吴世昌看了看时间,前面至少还有五十个人,轮到自己得一个多xiǎo时,搞不好那时就过了服yào时间,他果断的决定先买一个疗程。

    付了二百五十块钱,吴世昌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250,马上服用了一瓶后,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报喜。他老婆听到吴世昌在古南买到了无名康乐,也很高兴,她让吴世昌多买点回来,现在这无名康乐可是送礼的最佳物品。就连她上班的单位领导,也在长吁短叹,说现在买不到无名康乐呢。

    吴世昌倒是想多买点,但这里有限制,每人次只卖十个疗程。他想了想,其实十个疗程也足够了,自己已经huā双倍的价,多买了一个疗程,十一个疗程,自己只要再用两个疗程就可以了。剩下的九个疗程,既可以送人,也可以自用。而且常州几天后就会到货,还怕没地方买?

    买到无名康乐后,吴世昌虽然很疲惫,但他还是连夜赶了回来。原来他老婆对他出mén在外很放心,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除了吃喝赌之外,已经不可能。可是现在吴世昌已经恢复了一点功能,这让他老婆又开始不放心了,催促他赶紧回去。

    吴世昌虽然来回跑了一千六百公里,就为了买无名康乐,但算起来还算幸运的,因为至少他还是买了。如果他再晚来两天,楚都也开始断货。当一件产品具有特殊的功能时,广告只是促进作用,真正靠的还是老百姓的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一夜之间,大家好像都知道了无名康乐的神奇。

    袁碧云原本是无需自己去买无名康乐的,她要什么东西,既可以吩咐钱副省长边的工作人员去买,下面的人,也会主动送过来。可无名康乐不是一般的东西,在国人的眼中,这有点难以启齿。因此她自己去yào店,一次xìng买了十个疗程的jīng装无名回来。

    “老钱,以后十一点后,你就喝一瓶。”袁碧云拿了一个疗程的无名康乐送到书房,笑眯眯的说,这个无名康乐的销售真是火爆,排了近两个xiǎo时的队,才买到。

    “什么东西?”钱飞虎没有抬头,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一口,问。

    “好东西,你现在的况虽然已经改善,但还需要巩固。”袁碧云笑道。

    “你又从哪听到谣言了?”钱飞虎有些不满的说,他现在男xìng功能已经基本恢复,达到了一个正常中年男子的水平,可袁碧云还不满意,一有机会,就给他买些肾宝、肾康之的口服液回来。

    “这可不是谣言,电视上天天放着广告呢,中央电视台都有,你还能不相信中央电视台?”袁碧云说。

    “无名康乐?这好像是芙蓉县生产的吧?”钱飞虎放下手中的材料,拿起桌上的一瓶yào,仔细一看,说。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别人跟你说过?我说的没错,这东西就是好。”袁碧云喜道,难于找到了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明断。

    “好了,我知道了,我已经不需要了,拿走吧。”钱飞虎把无名康乐推过去,说。

    “老钱,这可是好东西,你不能不喝啊,我可是排了两个xiǎo时的队才买回来呢。”袁碧云不高兴的说。

    “我知道是好东西,咦,现在这东西很紧俏吗?”钱飞虎惊讶的说。

    “你既然知道是好东西,那还不喝?”袁碧云嗔怪的说。

    “真是怕了你,我这里有更好。”钱飞虎无奈,今天要是不把夫人说服,自己就别想安心看材料了。

    钱飞虎从chōu屉里也拿出一瓶无名康乐,但包装跟袁碧云买回来的有些不一样,“这是什么无名康乐?我怎么没见过吧,老钱,你可不要买假冒伪劣产品啊。”袁碧云惊讶的说。

    “我这不是买的,是鹏飞送过来的。这是无名公司的金装无名,不是你那种jīng装无名,是金子的金,整个无名公司总共才一百五十瓶,三十个疗程,被港方拿走了二十个疗程,剩下的十个疗程在朱代东手上,他让鹏飞拿了一个疗程给我。”钱飞虎说。

    “一个疗程怎么够?至少也得三个疗程吧?”袁碧云半信半疑的说。

    “一个疗程足够了,以前你在严鹏飞家里拿的yào渣还记得吗?”钱飞虎问。

    “记得啊,要不是那点yào渣,你到现在还是个老废物。”袁碧云啐道。

    “这种金装无名就是用那些yào材熬制的,很难得的,朱代东在沙常市,二年多才配了几副yào,无名公司现在生产的无名康乐,暂时还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yào效,只有这种金装无名,才跟原来严鹏飞喝的yào效果一样。”钱飞虎有些得意的说。

    “真的?那太好了!”袁碧云兴奋的说,又嗔怪的道:“你也不先跟我说一声,害得我白白排了两个xiǎo时的队。”

    “我怎么知道你会去买这些东西?你说为了买这些yào,排了两个xiǎo时的队,这是真的?”钱飞虎问,芙蓉县的无名公司总投入三个亿,芙蓉县也曾经想邀请他去参加成立仪式,但因为于某些原因,他没有去。

    “我还能骗你不成?听说现在无名康乐的货源紧张,我今天去排队,你说好笑不好笑,大部分竟然是外省的,为了买无名康乐,竟然跑到楚都来了。”袁碧云笑道。

    “看来无名公司的这个东西,效果还真是不错。”钱飞虎望着前方,点了点头说。

    “那可不,我跟我讲,楚都也快要断货了,现在听说外面已经有人在炒作,yào店二十五瓶的jīng装无名,外面要卖五十块钱。今天排两个xiǎo时的队,如果把yào卖掉,纯赚一千二百五十块钱呢。”袁碧云得意的说,她当然不会为了这点钱而去当yào品贩子,但百分之百的利润,还是很令人动心的。

    断货,到处都是断货,货架空了,仓库空了,货最快的还在路上,而很多地方的经销商到现在还尖芙蓉县无名公司外面等着,什么时候拿到货,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古南省的货源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哪怕到后面每人限售一个疗程,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买到。

    古南省尚且如此,湖南、江西、湖北、广东、广西、四川、安徽、贵州、陕西等邻近省份,更是不能保证供应。这些省、市的经销商,全部向芙蓉县涌来,而更远的山西、山东、浙江、江苏、上海、福建、云南、河北的经销商也在来芙蓉县的路上。一时之间,芙蓉县经销商云集。

    ps:月票涨的很慢,大家是不是都去休假了啊,名次是越来越靠后,有月票的朋友再给投几张吧。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