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救人第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这是袁庆民第一次迎接朱代东的怒火,自从朱代东来到芙蓉县后,时尚短,很少表态,很少拍板,更很少发火。但这并不意味着朱代东就不会表态,不会拍板,更不会发火!无论朱代东有没有建立起他的威信,无论他在芙蓉县的威望高低如何,芙蓉县内的干部,都不敢对他股下面的那把椅子掉以轻心。他要表态、拍板、发火,谁能说个不字?

    而且建立威信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人开刀,袁庆民相信,如果朱代东要拿自己开刀,一定是手起刀落,干净利落。何况他跟别建功的关系,自己想要用原来对付屈有岑的那一招,从中挑拨离间,也不可能了。这段时间袁庆民去见过别建功几次,老〖书〗记对朱代东是赞不绝口,也不知道朱代东使了什么魔力,自己根本就不敢在孙建功面前说朱代东的不是,哪怕一句也不行。

    而且发生在今天凌晨的这件事,确实是自己的问题,明明知道对方是香港人,却还是默认了朱拉风的做法。如果这件事被朱代东抓住痛脚,不要说拿自己开刀,就是把自己宰了,也是绰绰有余。袁庆民马上给张书军打电话:“早上的事朱〖书〗记已经知道了,那两人是来县里投资的香港大老板李广生的保镖,雨huā县的昌隆达知道吗?就是李广生的!他光在雨huā县就投资了九千万,昨天上午刚来芙蓉县,就出了这样的事,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搞的?!”

    “袁〖书〗记,这件事不能怪我啊,况你也知道……”张书军张口结舌,我在局里刚刚把刑警队的高杰币斥了一顿,查查查”就知道查!刚才正在为这件事窝火呢,没想到袁庆民打个电话来,反过来又把自己给训斥了一顿。以前别人都说自己官字两个口,现在看来”两个口的可不止自己一人啊。

    “我不管什么况,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刚才朱〖书〗记已经有了明确指示,四个xiǎo时之内,必须见到那两个香港人,否则你张书军,就地免职!”袁庆民沉声说道。

    “四个xiǎo时?!”张书军惊讶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真正惊讶的不是让他四个xiǎo时破案,而是如果四个xiǎo时不能破案的后果,就地免职。免职是除了直接开除之外,最重的行政处罚了。而且他相信,朱代东绝对说得出做的到”朱代东这段时间跟冯献平走得近,还不知道公安局被冯献平编排了些什么话来,也许朱代东正在等这样一个机会,一个收拾自己的机会!

    而且张书军也很清楚,朱代东跟李广生的关系,他在雨huā县任职的时候,正是因为昌隆达的两家企业”带动了雨huā县的整个经济发展。而现在这样的大财主来了芙蓉县,不但没有招待好他,还让他的保镖被绑架,最重要的,绑架事件之前自己知道,还是自己默许的”如果这事要被朱代东知道,他的雷霆怒火是自己能承受得了的吗?到时恐怕就不仅仅是就地免职这么简单,也许……,想想张书军就不寒而栗。

    “现在只有三个xiǎo时五十分钟了。”袁庆民冷冷的说,虽然张书军一直紧跟自己”但说到底,张书军并不能算是自己的人,应该说,他跟张书军,都是孙建功的人。两人只是合作者的关系”如果张书军出了事,大不了自己再换一个合作者就可以了。

    张书军失神了的发了一会愣,但他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现在时间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宝贵,如果这两个香港人没有找回来,自己这个局长的任期就只有三个多xiǎo时了。恐怕他能呼吸〖自〗由空气的剩余时间,也只有三个多xiǎo时了。这次他没有再让其他人chā手,直接给朱拉风打了电话。

    “朱拉风,我是张书军,你在哪里?”张书军急不可耐的问。

    “张局,怎么亲自给我打电话,不敢当啊。”朱拉风笑嘻嘻的说,看到躺在地上像两条死狗般的香港人,他的心说不出的畅快。

    “那两个香港人怎么样了?”张书军懒得理会他,直接问。

    “还没死,但也差不多了。”朱拉见笑嘻嘻的说,今天他可是吃了这两名香港人两次大亏了,一次是在太阳雨,十几号人,被对方两个给打得趴下,这还不算什么,他们手好。

    但是当自己的人把戴着手镝,并且还被关在警车后面的他们运回来时,还吃了亏,就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当时车一停,自己的人还没有去开mén,那微型面包车的车mén就被里面的人给一脚踹开,当场就把一个正要去开mén的兄弟撞了个头破血流。尔后,十来个人跟戴着手拷的两人打,竟然没能讨到一点便宜,这是耻辱!后来还是朱拉风想到办法。用棍bāng,三下两下就把他们给敲晕,现在他正在想,怎么玩死这两个香港人呢。

    “没死就好,你马上把人给我送到人民医院救治,记得,必须在一个xiǎo时之内送到!”张书军坚定的说。

    “凭什么啊?张局,就是你能对我说这样的话,要是换成别人,我骂死他娘的。

    老子好几个兄弟的手脚被他们打断,不让兄弟们出了这口气,我会放手?不用说了,这件事我说了算,出了什么事,以后我来兜着!”说完,朱拉风径直挂断了电话,把张书军气得一把就将电话摔在地上,变成四块!

    把电话一摔,张书军知道自己太过意气用事,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一定要保持冷,否则吃亏的就是自己。他连忙用座机再打过去,可是令他沮丧的是,朱拉风的手机竟然已经关机。也就是说,张书军再也无法单独与朱拉风联系了。

    冷汗一下子从张书军的额头上争先恐后的冒出来,现在对自己来说最宝贵的是什么?时间!在三个多xiǎo时的时间内,要把那两名香港人找到,必须找到,至于太阳雨以及太阳雨后面的老板,让他们见鬼去吧,跟自己的官位相比,他们什么都不是!

    “高杰,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张书军知道,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一直与自己不对路的刑警队长高杰,他早上就去了太阳雨调查,在他那里,实际上已经为自己争取了近二个xiǎo时的时间。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线索,要不是刚才自己粗暴的制止他继续调查太阳雨,恐怕现在高杰都要采取行动了吧?

    “对不起张局,我现在人在外面,暂时回不来。”高杰此时确实在外面,对他来说,现在最要紧的不是破案,而是先把人救出来,既然张书军不许刑警队再查这件事,他可以sī底下查,而且这也是县委〖书〗记朱代东的命令,高杰不用担心由此造成的任何后果。他带着几名队里的骨干,开了两辆车出来,正在对朱拉风常去的地方寻找。

    “你是不是还在查太阳雨的事?”张书军心中一动,问。

    “张局,香港人在我县被绑架,这件事我不知道就罢了,但既然被我知道,就一定要查出水落石出!”高杰坚定的说,哪怕就是跟张书军这次翻了脸,大不了去师父的保密局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查,一定要查!”张书军笃定的说。

    “查?张局,你同意查啦?”高杰一愣,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在局里的时候,张书军已经明确的表明态度,这才过了多久?但他猛然想到朱代东,有县委〖书〗记做自己的坚实后盾,没什么可担心的。

    “我什么不让你查案了?只是让你注意方式方法嘛,高杰,你马上回来开个会,全局上下全部配合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人给我救回来。”张书军说,他心里想,朱拉风,这是你自找的,等抓到你的时候,看老子怎么对付你,敢挂老子的电话,还敢关机,真他娘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是,我马上回来。”高杰〖兴〗奋的道,张书军看来也是真急了,刑警队查案,哪怕是以前查王守忠的案子,他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张书军又把胡子桐叫来,亲自问他今天凌晨发生的事,任何细节也不放过。他必须要给高杰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但是又不能把自己或是胡子桐扯进去,否则这榫案子破了,自己也完了,那还不如不破呢。每个人在做决定的时候,都会估计如何选择才会令自己利益最大”所有人都是趋利的,这就像做生意,能赚一百块,绝对不会只赚五十块。除非赚五十块是为了将来赚五百块或是五千块。

    “你等会要向高杰汇报凌晨出警的况,这样的事瞒是瞒不住的,但有一点要特别注意,警车是被朱拉风的人偷走,当时你的人在太阳雨的大堂,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一点一定要特别jiāo代清楚。”张书军说,警车是朱拉风偷的,还是胡子桐故意让他开走的,xìng质完全不同。

    “局长,你放心,我是刑警出,知道怎么说。”胡子桐满腹忧愁,难道这件事真的要如自己所料般吗?

    “现在的任务是救人第一,只要把人救回来,什么都好说。”张书军知道胡子桐担心什么,安慰道。

    胡子桐这才眉头稍展,只是救人,并不破案,那这件事也许就能捂住,但也仅仅是“也许”而已,高杰那个人的xìng格,他是太清楚了。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