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朱代东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四百三十六章朱代东是谁?

    朱拉风不是官场人士,对县委书记的履历不感兴趣,他在太阳雨的时候,倒是听别人说起过新来的县委书记,但他更关心的太阳雨当时的生意,又该到哪里去找新的xiǎo姐来适应顾客的口味。至于县委书记,跟他很遥远,别看芙蓉县的县城不大,但是他与县委书记的差距有天壤之别。这辈子两个人能不能见上一面,都未曾可知。

    可是今天在孙建功这里,朱拉风却很意外的见到了朱代东,他仔细的注视着这位未曾谋面过的县委书记。很年轻,虽然他刻意想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老成,可是朱拉风这双眼睛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从他棱角分别的脸庞,朱拉风甚至还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自己却怎么想不起来了呢?他对自己的记xìng一向很有自信,但这次却没有了把握。

    “代东,这位就是朱拉风。”孙建功说。

    “朱书记你好。”朱拉风连忙说,他可不敢让朱代东主动给自己打招呼。

    “你好。”朱代东跟朱拉风重重的握了握手,意味深长的说。

    “孙老,朱书记肯定有重要的事,我就明天再来吧。”朱拉风很有眼sè的说。

    “好。”孙建功点了点头。

    等到朱拉风走出院mén,朱代东才向孙建功介绍了常三虎一案的况,因为不想牵扯太多,朱代东也没有介绍其他人的受贿况,重点介绍了王洛新。孙建功静静的听着,脸sè凝重,当得知王洛新光是从常三虎那里就受贿三百多万的时候,孙建功忍不住一拍桌子,大骂王洛新是个杂种!

    “对这样的人,双规还轻了,应该立刻让检察院chā手,走司法程序!”孙建功脸sè铁青,怒不可遏的说。

    按照中国特sè的党纪处分来说,双规再严重,也肯定会比走司法程序要轻,而且要轻得多。双规可以说是再给他一个争取宽大、争取立功的机会,只要主动承认错误,积极争取退还受贿资金,再jiāo待同谋,基本上就给把原本可以判死刑的,马上拉升到有期徒刑。而一开始就走司法程序,就没有了这样的待遇,像王洛新这样的况,哪怕他是再争取宽大,不是死缓也得无期,这中间的差别可就太大了。

    “老书记,你别动怒,怒大伤,像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生这么大的气。”朱代东劝慰道。

    孙建功重重的哼了一声,没再吭声。

    “老书记,还有件事要向你汇报一下,是关于洪蓝乡的何迎炀同志的。”朱代东说,王洛新是县委常委,副县长,需要市纪委出面才能正式立案调查,但是对于洪蓝乡的党委书记何迎炀,一个正科级的干部,县里却是可以直接调查的。

    “这件事你不必再跟我说,何迎炀那是活该!”孙建功怒气冲天,无论是王洛新还是何迎炀,都曾经是他一手提拔的干部,可现在呢,都腐化堕落,变了质,再也不配当一名**员,再也不配做领导干部!

    对何迎炀,芙蓉县县委也作出决议,撤销他洪蓝乡党委委员、党委书记的职务,在今天下午,已经由常怀庆出面,对他双规。原洪蓝乡乡长邹雄武,在市党校被县纪委的人带走,就是在课堂上被带走的,也一起被双规。

    何迎炀和邹雄武,在洪蓝乡的表现实在令人不堪入目,堂堂一级党委政fǔ的一把手,竟然被一个乡人大代表和村主任耍的团团转,这已经不是笑话的问题,而是耻辱,整个芙蓉县的耻辱!

    除了何迎炀和邹雄武,这次洪蓝乡牵扯进常三虎一案的党员干部多达四十多名,但在纪委的工作派到洪蓝乡后,有些节较轻的人,能主动向纪委坦白,争取了宽大处理。但还有十几个人,是绝对不能宽大的,如果对他们宽大处理,就是让自己犯错误。

    现在洪蓝乡的党委会,只剩下三个人,这还包括刚刚调过去的刘炜。幸好这段时间乡政fǔ的工作并不多,要不然,洪蓝乡的工作就要陷入停顿状态。

    “老书记,你也不要太过动气。”朱代东轻轻说道,见孙建功兀自在那里生闷气,朱代东又问:“老书记,刚才那个朱拉风来找你做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完么?”

    “代东,说起这件事,我还真要跟你商量一下。”孙建功果然被朱代东转移了注意力,这次朱拉风可是帮了他大忙,不但揪出了害保国的幕后凶手,而且还协助公安局挖出了一帮蛀虫,而且这个人有有义,昨天晚上刚刚恢复自由,今天一早就到了市里看望保国,自己这个儿子这么多年没干什么正经事,现在看来,能让朱拉风帮他做事,就是最上路的一件事了。

    “老书记有什么指示直接说就是。”朱代东笑着说,他其实在院外就听到了,是关于朱拉风的工作安排问题。

    “原来我答应过朱拉风,只要他能帮县里把常三虎揪出来,就会给他安排一份正当工作,像他这样的人,懒散惯了,如果不给他找份工作,恐怕又会往老路上走。我本来的意思是让他去无名公司上班,这事我也跟陈志文打过招呼,他也答应安排。但刚才问朱拉风的意思时,见他yù言又止,就在想,是不是去无名公司并不合适?”孙建功说,他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有老眼昏huā,朱拉风显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朱拉风原来好像在太阳雨吧?他在那里挂了个保安部经理的名,可实际上,太阳雨的管理工作是由他在负责,那个娄丽平只是挂了个名,事事都要请示朱拉风的。”朱代东笑着说,从这方面讲,朱拉风还算个人才。

    太阳雨虽然有孙保国的关系,但如果没有朱拉风这个人才,也不可能搞得蒸蒸上,在芙蓉县的“娱乐圈”,朱拉风还是有些名气的。

    “哦,难道他还想去再搞娱乐场所?我不同意!”孙建功坚定的说,娱乐场所藏污纳垢,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哪怕再好的人,也会被漂黑,何况朱拉风原本就不白呢。

    “还是老书记原则xìng强,我也完全赞同。老书记,要不这样吧,明天我跟他谈谈,问问他的意思,如何?”朱代东问。

    “代东,又要麻烦你了。”孙建功叹道,他在芙蓉县也算是德高望重,可是现在能真正帮得上自己的,却没有几个。就算是肖冠、袁庆民、丰勇君、王洛新等人,也都是打着为自己考虑的幌子,实际上也是给他们捞好处。前几年跟屈有岑、汪启明把关系处得那么僵,固然有双方执政思路的不一致,但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其中挑拨离间,借自己的名声,让他们从中得了好处。

    这段时间肖冠、袁庆民等人来的都少了,在渐渐醒悟了的孙建功面前,他们唯一的“待遇”就是挨骂,孙建功骂起来人可不会给别人留面子,他原本在乡镇工作多年,什么时候娘卖麻、猪亚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现在孙建功发现,在芙蓉县,能跟自己谈得来的竟然是新来的年轻县委书记朱代东。朱代东对自己的尊重是发自内心,他的执政也是全心全意为芙蓉县的百姓考虑,这次县里集资,虽然朱代东没有来找他,但孙建功主动跟过去的老部下打招呼,让他们全力配合县委,一定要把集资工作做好做到位。

    “老书记,你这又是打我脸了,解决朱拉风的工作问题,既是你答应的,也是县里要解决的嘛。这次朱拉风立了功,必须嘉奖,但又不能大张旗鼓的表扬,如果能用这种方式,皆大欢喜。从这方面讲,我更应该感谢老书记,给了我一次机会,要不然以后朱拉风张口就说县委县政fǔ欠他的,让我的脸往哪搁?”朱代东笑着说。

    “你啊,什么事到了你嘴里,都有道理。好吧,这件事我就不过问了,你看着办。”孙建功满意的笑道。

    第二天,朱拉风接到了黄彬的电话,请他在上午九点五十之前准时到县委大楼,朱书记要见他。朱拉风接到电话之后,心中的jī动无以复加,昨天晚上他见到朱代东之后,回去一个晚上没睡觉,什么事都不做,躺在chuáng上,静静的想着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见过朱代东。

    朱拉风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当初他之所以在高一的时候就辍学,不是因为他的成绩不好,而是因为家里太贫,上不起学,再加上他在学校喜欢打架斗殴,高一还没读完就被学校开除,省了他去办退学手续。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朱拉风突然一个鲤鱼打tǐng,从chuáng上跳了起来,同时大叫一声当场就把他老婆给吓得滚到了chuáng底下,他老婆战战兢兢的在地上问上,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想到朱代东是谁了?!哈哈!我知道了!”朱代东大声的说,那神态,让他老婆感觉是不是应该让他去jīng神病医院做个检查。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