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从中作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三百三十六章从中作梗

    朱代东见到严鹏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在严家。去交通厅直接找严鹏飞,是不太合适的,让那个吕祥清知道自己跟顾祥瑞的关系,就已经足够了。晚上的时候,顾祥瑞把计划统计处的处长云天成约了出来,三人一起吃了个饭。云天成告诉朱代东,雨花县报上来的两个项目:全县公路建设全面改造升级、雨花至沙常市的省级公路改造项目,都已经通过初审。

    对这样的速度,朱代东很满意,要知道原来雨花县年年都送过这样的申请,但初审到现在为止,也就今天下午一次审批了两个。如果对这样的结果,朱代东还不满意的话,那就太得寸进尺了。

    现在计划统计处已经完成了他的功能,剩下的就是厅里的攻关,云天成提醒朱代东,现在分管计划统计处的是孟浩然副厅长,两年前他可是被朱代东给气得住进了医院,这一关可不好过。

    在交通厅,知道朱代东跟严蕊灵关系的,除了严鹏飞外,就只有顾祥瑞。另外几名副厅长,包括孟浩然、李凡等,都不清楚。顾祥瑞看到朱代东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知道云天成的担心是多余的,朱代东根本就不需要去找孟浩然,直接把严鹏飞拉出来,不就一切?

    “事办得怎么样了?”见到朱代东进来,严鹏飞把手中报纸放下,问。

    “还行吧,计划统计处那边已经批了,就等您大笔一挥。”朱代东微笑着说。

    “几千万的拨款,我一支笔就够了?”严鹏飞抬了一眼,问。

    “爸,你在家里怎么还摆着厅长的架子呢?”严蕊灵听到朱代东的声音,连忙从房里走了出来,不满的说。

    “如果是谈公事,当然要明确份。”严鹏飞严肃的说。

    “老严,代东可是难得找你一办次事,你可得把握机会。”甘士梅给朱代东端来一杯茶,笑眯眯的说。

    严鹏飞无话中,还“难得找自己办次事”,还“把握机会”,自己真的欠了朱代东的么?严鹏飞想了想,还真有那么一回事,这段时间不但精力充沛,在厅里也是威望大增,甚至就连头上的白头发,也会慢慢减少,这一切,全都拜朱代东那副中药所赐。

    “爸,是不是县里的项目建议书让您为难了?”朱代东善解人意的问。

    “你知道就好。”严鹏飞下午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雨花县的项目,因为不是新建项目,所以这次的流程少了许多,要不然光是进行水保、环评、压矿、地震、文物、防洪等调查,编制影响评价报告,同时申请项目控制工程用地预审,就够雨花县忙的。

    在原来公路网的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这样的项目应该不算大,但是雨花县这次提出来的标准竟然超过了国家一级公路标准,而且项目金额也这到了九千万,这可不是笔小钱啊。

    “爸,厅里能给解决多少?”朱代东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他会同财政局,仔细研究过县里的财政,今年县里在不影响到现在事务的前提下,最多只能拿出一千万,明年也许会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二千万。虽然对全县公路进行升级改造,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但也不能拖上二三年吧,这可不是朱代东所愿意见到的。如果省厅的批复和拨款能早一点下来的话,朱代东希望能在下半年就动工。

    全县十六个乡镇,主干道路有三条,支干公路六条,不能全面动工,三分之一动工也是好的。

    “你们雨花县财大气粗,编制的项目申请已经超过了国家标准,但厅里却不会按照你们的要求来核算,不把你们的项目申请打回去就已经很不错了。”严鹏飞不满的看了朱代东一眼,厅里能拨多少钱,是现在该问的问题么?成功立项才是关键,以后的拨款,再想办法。

    “现在下面的工程质量是一年不如一年,一级公路能有二级公路的质量就不错了,二级公路,能有三级公路的质量,就要谢天谢地。”朱代东说,这是事实,看看树木岭当初在陈树立手下修的路,才两年时间,已经出现问题,这还是陈树立并没有克扣工程款,也没从中受益的结果。其他乡镇的公路就更加不用说了。

    严鹏飞沉默不语,朱代东所说的是事实,公路建设还好些,桥梁、堤坝如果出现质量问题,才是最令人心焦的啊。没有碰到大灾之年,一切都还好说,但若是碰到像山洪暴发、洪水涝灾之类的况,有多少新建的桥梁会出现问题?谁也不敢保证。

    “要修路,就要修一条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会出问题的路。现在的投资可能大了些,但相比后像割血一样的,年复一年,复一的被放血,最后的总成本,远远的高出现在的投资。”朱代东轻声说。

    “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不适合现在国。你们现在的项目,很难批下来,还是按照省级二级公路的标准来报批吧。”严鹏飞说。

    “这……”朱代东有些委屈,难道想把事干好都不行么?

    “路可是你们雨花县在修,厅里不能容忍你们的低质量,但高质量的公路,谁都希望看到。”严鹏飞意味深长的说。

    朱代东眼睛一亮,明白了严鹏飞的意思。审批项目,原国家规定来,建设的时候,再用高标准严要求。想要交通厅为雨花县超出的建设项目拨款,是不可能的。

    朱代东马上给李小狗打电话,让他明天再去趟交通厅,把项目申请和建议书全部换到普通的。

    “代东县长,计划统计处不是已经初审合格了么?”李小狗想不通,下午的时候,他也接到了吕祥清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初审已过。当时李小狗就喜得跳了起来,自从他担任雨花县交通局长以来,还是第一次来厅里办事这么顺利。

    “计划统计处只是初审,其他部门呢?并不见得每个部门都会像云处长那么好说话吧?”朱代东说。

    改变项目申请和建议书对李小狗来说不是件难事,原来局里准备的就是那样的项目建议书嘛,只要拿出来,把期改动一下便行。

    第二天,顾祥瑞给他打电话,说厅里有不同意见,最主要是孟厅长有意见,说厅里不应该为一个县的公路建设而花费这么大的资金。雨花县的公路建设他知道,根本无需这样大规模的改造升级。

    “代东,我听说你原来跟孟厅长有些误会,这事你是不是想点办法,最好能做通孟厅长的工作。”顾祥瑞说。

    “没有问题。”朱代东说。“顾哥,顺便问一下,孟厅长知道我跟蕊灵的关系吗?”

    “我想应该不知道吧,严厅长的保密工作一向做得很好,恐怕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顾祥瑞笑呵呵的说。

    “要不顾哥顺便帮个忙?上次订婚,原来要请你的,但那天太仓促,我自己也只提前半天知道,还请顾哥不要见怪啊。”朱代东说。

    “你们已经订婚了?”顾祥瑞讶问,他只知道朱代东跟严蕊灵在处朋友,但没想到,关系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明白了朱代东的意思,孟浩然并不清楚朱代东跟严厅长的关系,恐怕还在为当初打电话去狮子山,被当地一名不懂说和听普通话的当地人戏弄之事而生气呢。

    晚上,朱代东约孟浩然吃饭,顾祥瑞作陪,去的时候,朱代东把严蕊灵也带上。孟浩然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严蕊灵的到来,气氛融洽了许多。席间,朱代东也是很诚恳的向孟浩然认错。

    朱代东说:“孟厅长襟宽广,可能已经不记得前年发生的事,但小子一直诚惶诚恐,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当面向孟厅长赔礼道歉,晚上连睡觉都不安稳啊。今天孟厅长能喝下这杯酒,我想应该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说这话的时候,朱代东的耳鸣很厉害,但没办法,总不能说孟浩然你是个小心眼,都两年前发生的事,到现在还记得这么深吧?

    “前年发生了什么事?”孟浩然问。

    朱代东耳鸣再次出现,但也只能装糊涂,“孟厅长肚子能撑船,小子还真是不好意说了。”

    “那行,我就喝了这杯酒,让你晚上能睡个安稳觉。”孟浩然笑呵呵的说。

    朱代东大喜,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了吧?

    但他没想到,顾祥瑞第二天再次给他打来电话,厅党委会上,孟浩然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甚至还更加坚定。在会上冷嘲讽的说,交通厅又不是给雨花县准备的,而且这几年雨花县的经济发展非常快,财政收入明显增加,国家的建设专项资金应该用在更加需要的地方,像雨花县可以缓一缓嘛。

    朱代东被气得半死,正如李小狗跟县里其他干部所言,自己这次来省城,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但现在孟浩然却因为这件事而发难,一点都不顾忌严鹏飞的面子,难道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什么矛盾不成?

    感谢书友:“梦语人生”“”zj3451694投出的宝贵!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