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原来如此(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市里一共交给芙蓉县公安局三件冤假错案,罗亮的入室枪劫案、蒋雷的强(奸jiān)杀人案、卢威言的打架斗殴致人死案。【叶*子】【悠*悠】~~  wWW.nUoShu.Com (诺书网免费小说手打网) ~~其中罗亮一案现在调查进展最快,如果谢雄民真的有问题,那这起案子就算是破了。

    而蒋雷一案,也取得了一些进展,虽然不大,但足以让法院重新审判。唯有卢威言一案,非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还被公安局的副局长证实,这件案子并没有任何差错,只不过是袁庆民为了凑数,而故意说了卢威言一案,只不过是他当初没有证据的怀疑和疑神疑鬼的直觉罢了。

    为了卢威言一案,朱代东批评过高杰,公安局的周武,原来就参与过卢威言一案,现在重新调查,怎么还能让他参加?而且还是由周武负责重新调查,这不是乱弹琴吗?因此,对于周武提供的最新调查结果,朱代东认为,也是不可信的。但这件事又不好声张,他就建议高杰暗中调查一下。

    高杰就把这件事交给了洪蓝乡〖派〗出所的所长周兰生,对高杰亲自交待的这件事,周兰生很重视,也拿出了全副本领,每天都在县城待着,晚上才回洪蓝乡。为了做好保密工作,他甚至都没有带个帮后,独立办案。

    “卢威言一案比较棘手,证据做的很扎实,卢威言现在死也不再改口,一口咬定,那件案子就是他做的。因此,我比较倾向于周武的调查结果。”高杰说,罗亮和蒋雷两起案子,当办案人员跟他们接触了一会后,他们马上就坚定的改了。。但是卢威言则不然,他除了第一次的时候松过一次口之外,第二天马上就又改了回来。

    “你暗中调查的结果呢?”,朱代东问。

    “并没有什么进展,除了一件事之外。(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高杰说。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朱代东瞪了他一眼,说。

    “周兰生查到”肖冠〖书〗记的儿子肖贤强,也参与了那次打架斗殴,但可能是肖冠打了招呼,袁庆民就把肖贤强摘了出来。对肖贤强”我们也调查过,他去年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在学校表现良好。[本章由wWW.nuoshu.coM为您提供]我们也从侧面接触过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高杰说,因为事关肖冠,在没有可靠证据支持之前,他很慎重。

    可是朱代东却很快明白了过来”他原以为肖冠之所以这么紧张卢威言一案,是因为袁庆民在这件案子之后,调任了政法委〖书〗记。没想到这起案子,他儿子竟然也有份参加。

    “你们深入调查过这个肖贤强没有?”,朱代东问,原本他最关心的是罗亮案”因为这起案子发生的时间最长,也最典型。但现在,他的注意力,马上被卢威言一案全部吸引了过来。

    “调查过,我们把所有的涉案人员,金部又调查了一遍,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高杰说”这些人的回答,几乎是滴水不漏。由于肖贤强是个新的线索,所以在调查的时候,周兰生也特别注意保密。但在问他们的时候,要么是不记得了,要么就是不知道”简直就是完美的〖答〗案。

    “你的意见呢?还有调查下去的必要吗?”,朱代东问。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qíng)况,再调查下去,恐怕不会再有什么进展。”高杰有些沮丧到说,打架斗殴,一般都带有很夹的偶然(性xìng)”年青人气血上涌,突然碰到不顺眼的人,拿起板砖就砸过去”是很常见的事。(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打架斗殴的时候,谁也不会注意其他人有什么举动”甚至就是给死者致命一击的卢威言,当时也是浑浑噩噩,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而且时间也过去了那么久,现在再去调查,他们说想不起来,或是不记得了,语气还是那么坚决,真是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行,关于卢威言一案的调查,就暂时停下来吧。但是暂时不要上报,什么报给市城,等我的通知。”朱代东说,他可以断言,这件事跟肖冠有关系,要不然他前段时间不会这么积极,几乎是天天召见周武等人,一天要听好几次汇报。朱代东从上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见肖冠对哪件事表现出了这么大的兴趣。

    高杰走后,朱代东靠在椅背上,给自己点了根烟,他要好好回忆一下,肖冠跟周武还有法院、检察院那边的人所说的话,从中找到有用的信息,让自己下一个准确无误的判断。

    肖冠之所以这么紧张,肯定是因为肖贤强也参与了那次的打架斗殴。这次卢威言发回来重新侦杳,肖冠当然不希望这起旧案把儿子又给牵扯进去了。现在肖贤强已经在名牌大学上学,作为父亲的肖冠,当然不会希望这件案子给儿子的前程带来什么不测。这是人之常(情qíng),也是每一个当父亲的,发自内心的举动。

    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卢威言只是替人受过,而他所替代的这个人,正是肖贤强。要是这样的话,肖冠当初要做的工作,可不是那么简单。但当时的肖冠不比现在,在整个芙蓉县,他绝对是称得上一号人物,就连县委〖书〗记屈有岑和县长汪启明,也得对他退让三分。因此,这件案子,就算凶手真是肖贤强,他也有能力也有动机,替肖贤强抹平这一切。

    不管肖贤强有没有杀人,但他参与了打架斗殴,这已经是事实。光凭这一点,朱代东就有理由认定,肖冠居心不良。原本应该把肖贤强叫回来正式问话的,但高杰也许顾忌到肖冠,就只让周兰生从侧面了解了一下。

    要知道袁庆民虽然贪污受贿、作风败坏,但他对公安局的这一(套tào)是非常熟悉的,何况当时参与的人员,也都是公安人员,把该考虑的问题全部考虑到了。甚至就算是当面接触肖贤强,他一开始肯定也能说出一(套tào)非常合理的说辞。

    刚才朱代东已经承诺高杰,要给公安局设立举报奖励专项资金,用钱的事是政府管,朱代东虽然拍了板,但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刘敏耔个招呼。当然,这个招呼不打,高杰去申请这笔钱,无论是刘敏还走到财政局,都不会有人阻止,县委〖书〗记要用钱,哪怕就是财政的帐上没钱,也要借钱来应付。

    但跟刘敏通下气的话,对两人之间以后的合作更为有利。朱代东在事实上已经掌控了芙蓉县的全面工作,但他表面上,绝对不会做出一副独断专行的举动。一切事(情qíng)都要有商有量,一切的决议,都必须要遵守集体领导、〖民〗主决策的原则。正是因为他有了可以为所(欲yù)为的本钱,就更应该注意这些细节。

    在芙蓉县,朱代东可以做到一手遮天,但出了芙蓉县呢?如果给领导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对朱代东以后的成长也是不利的。

    不管什么事(情qíng),当面说叫比在电话里说要显得更加慎重,既可以表明自己重视,也能让刘敏觉得自己是很郑重其事的跟他商量。而且这样的电话,朱代东一般不会让黄彬代打,他给刘敏打了电话之后,才会告诉黄彬,等下刘县长要来,让他满杯刘县长喜欢喝的茶来。

    每个人的饮食习惯都不同,到了朱代东这里,大部分人都不会再讲究自己的口味,但黄彬还是尽可能做到让每一个人都注意。比如常委们喜欢喝什么茶,浓一点还是淡一点的,他心里都有谱。黄彬专门腾了半个文件柜来放各种各样的茶叶,据说他那里的茶叶品种,已经超过了三十种,而且都是上等好茶。

    “刘县长,请你来是因为刚才高杰向我汇报,关于罗亮一案取得了重大进展。他提到,是不是可以由公安局设立一个群众举报奖,我觉得很必要,来没得及跟你研究,就拍了板。”朱代东略带歉意的说。

    “我早就觉得公安局有必要设立这样的奖项,只是一直没有行动,朱〖书〗记想到了我们政府的前面,也走到了我们政府的前面,实在让我汗颜啊。”刘敏听了之后,迟疑了一下,才满脸愧疚的说。

    “既然刘县长早有这样的想法,那我们算是想到一块去了。”朱代东微微耳鸣了一下,微笑着说。

    刘敏也许很愤怒,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自己作出了条件,他除了顺势同意,没有再更好的办法。

    “只要县政府随时与县委的工作保井一致,我相信全县的工作,就都能抓好。”刘敏淡淡的说。

    “对于财政局长的人选,刘县长有了合适的人选了吗?”朱代东又问。

    “肖〖书〗记通过一番谈话,已经淘汰了几个人,但还没有最后的结果。”,刘敏淡淡的说。其实不是他没定,而是肖冠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到现在为止,肖冠还只淘汰了七个人,而这其中有六个,是朱代东亲自淘汰的,就是那六名下面的党委〖书〗记。!~!

    百度输入"诺书网"在线免费看全文字小说

    推荐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稳定更新,质量还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欢迎收藏订阅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