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虚此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叶一风最后看的是芙蓉宾馆的会议室,他一走进去,马上就被前面摆放的下水道模型被吸引,因为新城的设计模型,还没有最后定稿,布丽塔只是把一个初步的构思,或者说一个效果图做了出来,很多细致的地方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相关的资料去完成,就没有摆放在这里。

    可就算是这样,这样一样精致、((逼bī)bī)真、超出想像的、正在运行的地下排水系统,还是大大的出乎了叶一风的意料。布丽塔制作的这个地下排水系统,完全是按照真实的效果,缩小的。唯一的就是材料不司,采用全木制。现在刷上油漆之后,给人的视觉效果更好。

    整个池水排水系统分为两层,上面是一个小水池,所有的水通过二百六十个下水管道,进入地下排水系统,然后汇聚在大的干流中,流出城外,最后经过一个小水泵,又把水抽上去,造成循环往复的局面。

    “1代东,这就是你们芙蓉县以后的地下排水系统?”叶一风站在用玻璃隔开的模型面前,不可思议的问。

    “1是的,叶秘书长,以后这还会是我们的一个景点,如果官传得好,以后这个地下排水系绕,能通过门票收入,全部收回成本。”朱代东微笑着说。

    “1不错,看起来很复杂,但一切又井井有条,排水管道三米?这会不会太大了些?”咋一风疑惑的问。

    “下水管道反正在地下,又不用占用土地使用指示,大一些又何尝?如果不大,到时又怎么赚门票钱?而且在旁边,我们还会增加一些人造景点,比如地下迷宫什么的,到时欢迎叶秘书长来指导工作。”朱代东笑着说,而且他有一点没说,像这样的地下排水系绕一次(性xìng)建成之后,也许五十年,一百后也不用担心会有何问题,罗马的排水系统用了二千五百年,用现代化的材料搞出来的材料,再加上德国人一贯的严谨和苛刻,朱代东相信,用个二百年绝对不成问题。

    这么复杂的一(套tào)微型模型,光是制作就得半个月以上,可布丽塔不但在规定时间内做了出来而且还把设计方案准备得非常详尽。这样的工作效率让朱代东对她很敬重。布丽塔不但征服了朱代东,司时她用自己的成果,征服了芙蓉县所有的人。

    女人要征服别人,不一定要靠美貌,智慧和才华,才能让人记住你一辈子。她工作起来不要命,可一旦自己的工作完成玩起来也是花样翻新。布丽塔的工作完成后,她向朱代东提了一个要求,请给她找一位书法老师,她要学习中国的毛笔宇。

    现在她已经能跟人进行基本的交流而且每天都还在不停的进步,这种进步,也许一时看不出来,但细水长流,最后却能汇成江河。朱代东还是第一次听到外国人要学习书法,而且这个人还是刚刚来中国一个月不到甚至就连汉语也说的不太标准的女孩子。

    而且布丽塔还向朱代东透露过,芙蓉县的事完成后,她就要在中国到处旅游至少要玩一个月之后,再回去。她在工作时候,努力的工作,全(情qíng)投入。

    可一旦休闲起来也完全能放开手脚。听说她要在中国休一个月的假,朱代东都有此羡慕她。自从进入官场之后每年朱代东的休息时间屈指可数,哪怕就算到了星期天,他也不能完全自由的休息。

    以前当画职的时候,还好些,基本上能保证周末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那时他已经觉得很幸福了,现在再跟布丽塔比比,朱代东真发感叹,(身shēn)不由己啊。

    “代东,怎么这旁边还有一些管理是干什么的?好像里面没有水嘛。”叶一风突然说。

    “1那是为一此需要埋设到地下的线路预留的,比如电话线、电缆、自来水、燃气管道等等。要不然,谁来都要把路面挖开一次,既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这也是借鉴西方国家已经的成功经验,而且这样一来,对线路的检修、维护,都极为方便。”朱代东说,而且这些管道,并不是免费给别人使用的,不管是邮局电还是自来水公司,都会要求支付一笔使用费,当然,这笔费用,绝对比他们自己去挖开路面要所需要的费用便宜得多。

    “这个办法好是好,就是前期的投入太大,你们这个下水管道系统要投资多少钱?”叶一风问。

    “1其实投资真不算多,芙蓉县地下排水系统总长二十八点九公里,预计投资一千五百万,每公里连五十万都不到。这是排水系统的费用,加上配置设施和一此废水处理系统,总投资在三千万左右。”朱代东说,很多人地方都以资金和技术原因,继续采用建国以来所实行的个水管道标准,殊不知,只要他们进行一次大的维护,费用马上就会赶超芙蓉县的投资。

    “三千万左右?代东,你们芙蓉县最近的投资可都不低,什么时候芙蓉县变得这么有钱了?”叶一风惊讶的看了朱代东一眼,问。

    “叶秘书长,我们这是一次(性xìng)投资,我查过芙蓉县以前的公共设施投入,光是用在铺设地下管道上的费用,每年就超过了三百,这还只是基本的维护。现在等于是把芙蓉县将来十年的费用一次(性xìng)花完,并且我们这次的投资,还有回报,我确信这是值得的。”朱代东坚定的说。

    咋一风望着地下排水系统的模型,点了点头。他在回去的时候,向朱代东介绍了应泽贵的一些习惯,和喜欢吃的菜肴,让芙蓉县一定要周密安排。其实这此问题,朱代东在刘敏和何远立那里,都打听了一此。比如说应泽贵不太喜欢给人题字,哪怕到时气氛再好,也不能提这样的要求。

    下午,朱代东接到了蔡文敏的电话,在电话中,蔡文敏的心(情qíng)很愉悦,笑呵呵的说:“代东司志,听说你们搞了个惊喜?”

    “应书记难得下来一趟,总得给他看点特别的东西吧?”朱代东笑着说。

    “很有自信,这很好。”蔡文敏赞赏的说。

    第二天上午九点,蔡文敏、黄子良、田野、时友军、郭临安、谢田、任强、叶一风等市委主要领导都到了芙蓉县。因为应书记没来,现场的气氛很轻松,按官场中的说法,现在市委跟县委已经坐在了司一条船上。在省委书记面前,都是下属。

    市里的领导在进入会议室后,对摆在前面的芙蓉县地下排水系统都很感兴趣,今天为了迎接省委书记的视察,芙蓉县特意从电视台调来一台新闻主播当解说员,一些相关的资料,也提前一个星期交到了她手中。现在市里的领导感兴趣,正好可以先演练一遍。

    “代东,你们搞的这个地下排水系统很不错,很有新意,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次(性xìng)投入太大,否则倒是可以大范围推广。”蔡文敏把朱代东叫到(身shēn)边,说。

    “我们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不管怎么样,也要潇洒走一回。”朱代东笑眯眯的说。

    “搞这要的项目,就是先苦后甜,就像挖井一样,喝水的都不是挖井人。”黄子良却能体会到朱代东的用意,这个地下排水系统一开始的规戈只有一千万左右,但后来随着那位德国工程师的设计,项目资金一再追回,到最后竟然要三千万人民币,这仅仅是一座新县城,如果推广到沙常市,恐怕就是十个亿,也未必能拿得下来。

    “你们芙蓉县现在还用打肿脸充胖子?我们又不来借钱,对领导可要诚实哦。”田野看到这个微型模型,也很感兴趣。也只有像朱代东这样的年轻干部,才有魄力搞出这么大的动作。

    十点半,所有领导干部都赶到芙蓉县界去迎接应泽贵的牟队,这次芙蓉县启用的是超一级警卫,前面有开道车,后面有收尾车。前面的开道车由公安局长高杰亲自驾驶,后面的牟辆由武警中队的中队长驾驶。

    按照流程,应泽贵先去芙蓉宾馆听取一个小时的汇报,再去芙蓉县政府参加公路修建誓师大会昏开工仪式,并发表重要讲话。然后回芙蓉宾馆用餐,下午再去无名公司参观指导。

    但在芙蓉宾馆的大会议室里,应泽贵一进门,就被四台(射shè)灯照(射shè)下的芙蓉县地下排水系统所吸引,在听完朱代东的简单汇报之后,他又听解说员介绍了整个排水系统的动作。

    这使得他参加誓师大会的时间被压缩,重要讲话也被临时变为重要指示。在中午芙蓉宾馆用餐前,应泽贵提出,想见见地下排水系统的设计者,当他看到设计出如此精良的排水系统者,竟然是一位金发外国美女时,跟朱代东当时的表(情qíng)几乎一样。只不过应泽贵是老姜,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快得令人捉摸不到。

    当应泽贵听到布丽塔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微笑,特别提出,要与布丽塔还有乔纳斯一起用餐。

    朱代东看到位,应泽贵(身shēn)边的工作人都露出诧异之色,这在应书记去下面的视察工作中,是很少见的(情qíng)况,显然,应书记对芙蓉县的地下排水系统,比公路修建还要感兴趣。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