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让市长感慨的县委书记!(猛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四百二十八章  让市长感慨的县委书记!(猛求月票)

    在没有推荐的况下,被挤出分类榜前十,对成绩的影响很大,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冲上去,急啊。

    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刘文轩离去的脚步声,他知道刘老师还有些忐忑不安,但至少不会明确反对,朱代东相信,刘坤鹏进了无名公司之后,也会得到重点培养,这已经不需要自己再去特别关照。

    一直听着刘文轩的脚步声,一直到消失不见,朱代东才把注意力放到手头上的工作上。这种差别的方式,属于朱代东独有,也许他送别的那些人都不知道,但朱代东的心意却尽到了十足,这跟古人的心送三十里类似。

    “书记,昌隆达的李总已经到了市里,县政fǔ那边问,是不是一起去市里接一下?”黄彬走进来,轻声的询问。

    “让曾县长去吧。”朱代东说,原本设立无名公司筹备办公室,他的手就已经伸到了县政fǔ那边,现在李广生来了,表面上的工作应该由县政fǔ去办。

    这次李广生来芙蓉县,主要是签订投资合同,并且参加无名公司成立仪式暨新产品布会。无名公司准备生产两种最主要的产品,“精装无名”和“标装无名”。“精装无名”采用纯野生yao材炼制,而“标准无名”,则是用中yao材基地的yao材炼制。朱代东手上还有剩余的三包中yao,则生产了一百五十瓶五十毫升的“金装无名”。其中一百瓶适用中老年男人服用,五十瓶适合成年男子服用。

    这一百五十瓶“金装无名”,还在生产的过程中,李广生就亲自给朱代东打了电话,无论如何要把这一百五十瓶“金装无名”留在无名公司。无论是“精装无名”还是“标装无名”,在yao效上都不如“金装无名”。问题的根源还是出在yao材上,要让无名配方挥最大的yao效,实际上所有的yao材差不多要准备十个月的时间,比如有些yao材是现在这个季节挖的,但还有一部分yao材,要到夏天或秋天的时候,yao效才最好。

    无名公司要想生产自己真正的“金装无名”,最快也要十个月之后。甚至就是十个月之后,无名公司的“金装无名”,在yao效上也比现在的“金装无名”要稍逊一筹。因此,李广生在电话里告诉朱代东,这一百五十瓶“金装无名”对无名公司公司很重要,价格可以让朱代东任何开,如果要让他报价的话,一瓶“金装无名”,李广生愿意付一万元人民币。

    李广生愿意hua一万元一瓶的代价向朱代东购买这一百五十瓶“金装无名”,并不是他的钱多得没地方hua,也不是他要向朱代东变相行贿,而是他认为,“金装无名”确实值这个价!

    自己边的保镖周湖的况他最是清楚,为了保护自己,两颗男人蛋破了一颗,令周湖一下子介于男人与太监之间,可是自从上次在芙蓉县煎服了朱代东给了那包中yao之后,当天晚上就因为下半的问题,而在太阳雨大打出手。当时周湖说江湖事要江湖了,而回到香港之后,他马上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哪里还有心去管什么太阳雨的事啊,哪怕自己被人绑架,哪怕差点把命丢在芙蓉县,都比不上现在的感受。

    周湖觉得自己重生了!现在的他,就好像回到了原来两颗蛋之前,甚至比两颗蛋还要生猛,原本周湖也有个女友,两人已经在分手的边缘徘徊,可是这次周湖从芙蓉县回去之后,两人的感更胜从前。

    这次李广生再来芙蓉县,原本周湖也要来的,当然不是为了当朱拉风江湖事江湖了,而是要向朱代东当面表示感谢。但李广生最终还是没有让他们来,要感谢,以后有的是机会,他不能让朱代东失信于人。

    但正是因为周湖的表现,让李广生逾相信并且坚信了无名公司的前景,现在李广生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自己在无名公司的投资还不够大,按照现在芙蓉县的集资况,昌隆达最后应该只能占一亿元的份额。

    李广生再次要来沙常市砸一个亿,他一到沙常市,马上就引起了市领导的重视,蔡文敏、黄子良都亲自接见了他,其中黄子良表示,明天的签订合同仪式他就不参加了,但几天后的无名公司成立仪式暨新产品布会,他是一定会来的。

    自从朱代东去芙蓉县上任之后,黄子良还没有去过芙蓉县,他之所以没去,不是因为对芙蓉县关心不足,而是不想给朱代东以压力。朱代东一直从事具体事务,对全局和方向xìng的事务,并没有太多的经验,黄子良密切注意着芙蓉县的况,但对于去芙蓉县视察,慎之又慎。

    这次芙蓉县搞了这么大一个场面,他也答应了朱代东,甚至就连蔡书记也答应,只要没有特殊的事,他也会去芙蓉县。黄子良清楚,蔡文敏同意去芙蓉县,这说明对朱代东在芙蓉县的工作表示满意。

    当初黄子良对朱代东去芙蓉县担任一把手,是抱着怀疑态度的,朱代东如果是去当县长,他相信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这个一把手,不是那么好当的啊。特别是芙蓉县的况非常复杂,以朱代东的手腕,能放开手脚大干一番吗?

    朱代东用他在芙蓉县两个多月的表现,让黄子良消除了怀疑。朱代东能不能在芙蓉县干好,最关键的一点是能否在全县干部中建立威信。市纪委在处理芙蓉县原纪委书记孟莘田的事,确实与朱代东无关,据黄子良得到的消息,之前朱代东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但就是这样的一件事,让朱代东悄然树立了威信,特别是他新的纪委书记是原雨hua县的干部常怀庆的时候,更加增长了他的威信。黄子良不管朱代东用了什么办法,是故意还是无意,总而言之,通过孟莘田事件,朱代东在全县干部面前,表1ù了非常娴熟的政治处理方法。这可以说是朱代东的运气,也可以说是他的技巧,通过一件原本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的违纪行为,却能让全县干部对他敬畏有加。

    而后来芙蓉县公安局长张书军的落马,更加增强了他的这种威信,而且黄子良还知道的,不能在芙蓉县,跟孙建功的关系也处得不错,孙建功是芙蓉县的老县长,老县委书记,他一辈子都在芙蓉县工作,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干部。现在虽然不在其位,但在芙蓉县的威信,还是非常高的。

    芙蓉县的上任县委书记屈有岑之所以在工作中放不开手脚,跟与孙建功没有处好关系,有很大的原因。而朱代东刚到任的第一天,就能放下架子,亲自去拜访孙建功。后来黄子良听说这件事后,才彻底对朱代东放下心来,他能有这样的心态,芙蓉县jiao给他,丑都有八成,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按照惯例,一把手要树立自己的权威,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人事调整,但这个办法,上任县委书记屈有岑已经证明,并不太管用,因为县委书记想要通过人事调整来树立自己的权威,有一个前提,常委会上有绝对的掌控力。也正是因为这样,屈有岑在芙蓉县的第一炮没有打响,当他在第一次常委会上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时,对他的威信打击是非常大的。

    而朱代东跟屈有岑的行事方法完全不同,他刚到芙蓉县的时候,都很少表言论,几天天天都下基层调研,nong得当时县里的一些人,有心使劲,却无处可使一样。

    而后来朱代东把冯献平提出来,就完全确立了他在芙蓉县不可动摇的地位!芙蓉县九名常委,在冯献平进入常委会后,至少有五名常委是坚决支持朱代东的,纪委书记常怀庆、县委副书记冯献平、县委办主任胡振海、武装部长杨辉,只要朱代东的行为不出现重大偏差,芙蓉县的舵手当之无愧将是朱代东。

    这只是一个二十九岁的年轻人啊,看到朱代东在芙蓉县一步一步的建立自己的威信,稳打稳扎的展着芙蓉县的经济,黄子良经常感慨万端,这个年轻人的前途将无可限量!

    黄子良记得自己担任县委书记的时候,整整比朱代东大了十岁,当时的他,都已经让人称为仕途顺利,一帆风顺。但自己再跟朱代东一比,这中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人。黄子良甚至都能预料到,朱代东将会更快更早的追上自己,而他在退休前所处的位置,只要不出现重大意外,必将越自己。

    黄子良所说的“重大意外”,指的不是纯粹工作上的过失,还有个“站队”的问题。朱代东要想在县处上再前进一步,必然要面临站队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存在于任何官方文件和教科书里,更加不会存在于干部的履历表中,但她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如果朱代东站对了队,仕途无量,这是必然,但若是站错了队,在县处上原地踏步十年时间,也是非常正常的。而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帮他,也没有人能够帮他,一切要看他的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