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雨花县离不开朱代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二百六十二章雨花县离不开朱代东

    感谢书友:“tng第434张月票;“sengsui”投的第第436张月票。

    这个晚上无法入睡的人不止朱代东一个,就在白马镇,至少郭临安与赵金海就睡不着,半夜时分,他们才回到镇上。也不有心思吃饭,两人提了几瓶酒就到了镇上招待所的房间。

    “老长,没事的,朱代东吉人自有天相,他带了足够的食物和水,还有药品,他的司机也是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我还把配枪给了他,不可能出什么大事。”赵金海给郭临安倒了杯酒,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金海,这次你可真是没有考虑周全,怎么能让朱代东涉险呢?他要是出了意外,全县的经济都要受影响”郭临安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现在把朱代东拿下,雨花县的经济在一二年内可能还会继续保持现在的展度,但一二年之后呢?经济没有形成产业链,产业结构没有完成转型,经济奇迹只是昙花一现而已。虽然郭临安即将离开雨花县,但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雨花县的经济有所损失。

    况且抛开公事,他也很欣赏朱代东这个人,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按照他现在这样的展趋势,越自己只是时间问题。郭临安甚至都能想像到,某一天会跟朱代东并肩作战。

    “老长,当时我也是急糊涂了,耿海祥真要是出了事,咱县的经济可会大受影响。说到底,朱代东会进山,也是为了县里的经济着想。他曾经跟我说过,昌隆达这次的考察应该没有问题,摩托车生产基地,原本对当地环境就没有太大的要求,我县的交通也较为达,基本条件完全满足要求。”赵金海又给郭临安倒了杯酒,两人都是海量,一次喝个三四斤白酒,一点问题也没有。【叶*子】【悠*悠】

    郭临安嗯了一声,看到赵金海喝酒又快又急,突然想起一件,“这酒你以后还是要少喝一些,酒多伤,要是惹得你老婆来向我告状,我可帮不了你。”

    “没关系,我有药,那玩意儿,老长,要不我让代东也给你弄一副?”说起这件事,赵金海立马眉飞色舞,男人如果在这方面有成就感,特别喜欢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你说的是朱代东给的中药吧?我喝了,效果很好。”郭临安露出满足的微笑,他人生原本已经将永远失去的快乐、幸福,是朱代东帮他找回来的。一副药,连喝九天,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效果,到现在郭临安还有些不敢相信。

    “瞧我这脑子,我都能想到的问题,朱代东怎么可能想不到?哎,可惜,这药很难搞到,要不朱代东凭着这东西,就能大财。”赵金海笑呵呵的说。

    “他难道现在还没大财么?”郭临安也是微微一笑,“以后喝酒也要节制,再出问题,到时候就没药给你了。”

    “老长放心,以后喝酒,绝对不过两斤,你没看我只提了四瓶酒上来么?”赵金海酒瘾虽大,但为了自己的雄风重振,只得忍痛割,生生把酒量降了一半。

    “你还记得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朱代东的景么?”郭临安缅怀过去,脸上也是慢慢露出了微笑,当时赵金海给自己打电话,说有个特别能喝酒的小伙子来了县城,问自己要不要去见识一下。

    郭临安当时就很好奇,能让赵金海说出特别能喝酒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等到香山山庄一看,很普通的一个年轻人,模样很斯文。可没想到,喝起酒来就像喝水,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后来他才知道,当时的朱代东不过是树木岭乡的一名借调秘书,那时的朱代东就给他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而后来,树木岭的养殖场一下子把树木岭贫穷落后的帽子一举摘掉,这其中,朱代东居功至伟。此时朱代东正式进入他的视线,也正是因为这样,朱代东从代理乡长到正式担任乡长,才会这么顺利。

    郭临安有时想,朱代东在树木岭的做法是不是特例呢?后来朱代东调到狮子山担任党委书记,马上颠覆了自己的想法。狮子山凭着一家家具厂,利润竟然过了全县的财政收入。到现在郭临安还记得当时王力军脸上羡慕又忌妒的表

    这个时候,郭临安已经肯定了朱代东的能力,特别是在搞经济方面,他的想法,他的思维,比全县绝大部分干部都要开放,甚至于比自己和王力军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看朱代东调任县长助理之后的表现吧,无论是国有企业的改制,还是开区的蓬勃展,都再一次印证了自己当时的推断。

    “怎么能不记得?我来树木岭检查工作的时候,当时树木岭派出所就把他请来陪酒,结果我楞是没喝过他,醉倒在树木岭。要不是这样,也不会有后来香山山庄的喝酒。”赵金海脸上露出回忆的表,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恍,快五年了。朱代东也从一名借调秘书,成长为县里的重要领导。

    “这我倒不知道,但以他的酒量,无论是谁去,都得躺下。”郭临安笑道,想起朱代东,就又回到了现在:“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老长,你得朱代东的关心可是走出了一般领导对下属的关心啊。”赵金海笑着说。

    “他有能力、有学历,这样的年轻干部,当然要大力栽培。你去打听打听,全市哪个干部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郭临安说,能说几句英语的干部也能找出来,但也是凤毛麟角,可要说到德语,他肯定打包票,朱代东绝对是独一份。

    “这小子也是赶上了好时候,现在中央大力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化,他每样都达到了啊。”赵金海说,要说这几个方面,他还真不能跟朱代东比。

    “因此,我们就要特别护和珍惜这样的干部,每一名干部的成长都需要一个过程,现在朱代东就正处于这个过程中。”郭临安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景象,呢喃自语道。

    “老长,我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赵金海拍着脯说。

    “明天看来还得增加人手,让张世录动员各个村子,同时县里也要动党员干部,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找到朱代东和昌隆达的考察队”郭临安忧虑的说。

    “是,我已经让张世录连夜召开了村干部大会,布置了任务,县里就要看书记你的了。”赵金海连忙说道。

    “我已经跟力军县长通了电话,他下午已经开过动员大会,明天一早,将有三百名以上的干部下来。”郭临安说。

    郭临安跟赵金海在白马镇睡不着,王力军跟彭明也一样没有困意。晚上开过动员大会后,王力军就把彭明请到了办公室,今天郭临安不在县里,他们俩最大。在开动员大会时,王力军又接到了白马镇传来的最新消息,朱代东竟然也进了山,而且一去没返,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也没有任何一名搜索队员见到过他。

    这个消息令王力军心神不宁

    虽然他对朱代东今年多次插手人事安排不满,可这并不影响他对朱代东的看重,或者说是倚重。郭临安借着雨花县的政务大厅和最近两年经济高展,财政收入连创新高而进了市里。自己也得靠朱代东把全县学生免费就读计划实施完成,而向前挪一挪吧?有朱代东这个常务副县长在,自己对全县的经济基本上不用太心,只要抓好全局便好。

    可一旦朱代东不能再担任这个常务副县长,王力军敢肯定,雨花县的经济展马上就会降下来,甚至即将成功的摩托车生产基地,也会化为泡影。香港昌隆达的老板李广生与朱代东的私交极好,他之所以会来雨花县投资这个项目,看好的是朱代东这个人,而不是雨花县的投资环境

    相比王力军的忧虑满面,彭明却要轻松得多。朱代东跟他的关系其实也处得不错,特别是上次朱代东成功利用田野的秘书翟连升,让田书记在雨花县玩牌时,反败为胜,堪称一绝。也正是从那一次起,彭明与朱代东的关系一下子亲密了许多。

    但亲密不代表没有利益冲突,县里的人事,朱代东插手的多了,他彭书记能说上话的机会就少了。今年朱代东接连几次插手县里重要的人事安排,他嘴上不说,心里当然有些不舒服的。如果朱代东平安无事,他愿意再与朱代东保持原来的关系。可若是朱代东真出了什么事,他隐约觉得,对自己好像更加有利似的。

    王力军是从全县的经济上考察,因此忧心仲仲,但彭明是从组织的角度看问题,角度不同,同一件在两人心中的心也有所不同。

    “你好像并不在意?”王力军有些恼火的问,他跟彭明结盟虽然没有扳赢郭临安,可是两人的关系着实近了许多,在县委书记没有确定之前,目前的结盟看似很牢固。关系近了,说话的语气也有所不同,要是换在以前,王力军肯定会加上“彭书记”这三个字,但现在却用“你”字来代替。

    “这个地球离了谁都不会停下来。”彭明淡淡的说。

    “可雨花县离了朱代东,经济展就会停下来”王力军不满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