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难为无米之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一百九十一章难为无米之炊(最后几个时求月票)

    网线还没搞好,现在电信的人还在家里,先来网吧两章,晚上回去再埋头码字,只有几个时了,大家的月票就别收着了,过期作废,不赔的啊。

    国家安监总局的事没注意,抱歉,昨天是在网吧的,有些资料就没来及查。本来也记得当时安监部门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放在国家经贸委的,后来才分出去。

    正式担任副县长快十天了,可是这十天,朱代东每天能投入正常工作的时间不过四个时,这还是晚上占了三个时。这段时间每天就是应酬,书记县长就不用去打扰他们了,其他的副书记、副县长,你得一个个请一回吧?人家领不领(情qíng)放在一边,你朱代东的态度要端正。

    还有下面的县直机关,一类局二类局三类局,他们倒无需朱代东去请注意,可对方会反过来邀请朱代东。你朱副县长是给面子还是不给面子?作为一名副县长,有很多工作是需要下面的机关配合支持的,以前朱代东在树木岭的时候就知道,一般的副县长下去,不把你灌倒,乡镇是不会罢休的。

    饶是朱代东酒量奇大,他也不得不每天都装醉,一般喝个三四斤酒,朱副县长如果醉眼熏熏,谁也不会怪他。只会认为朱副县长够意思,为了感(情qíng)不要(身shēn)体。

    还有下面的乡镇,全县十六个乡镇,朱代东花了八天时间才跑完,新任的副县长下去,总得跟下面的人吃顿饭,增进一下感(情qíng)吧?上午到一个乡镇,中午大喝一场,下午又到一个乡镇,再大喝一场。当然,这样顺带着也把全乡所有的乡镇都跑了一遍,就算只是听听下面乡镇领导的汇报,对全县的(情qíng)况,朱代东也有了一个更直观的了解。

    去狮子山的时候,凌长金把全乡在家的干部都集中起来,还有家具厂的干部,轮流向朱代东起进攻。狮子山的(情qíng)况,朱代东无需听取什么汇报,凌长金只是简单的提了提,今年狮子山的主要工作就是医改,让狮子山的全乡群众也能享受国家正式工作人员的待遇,去医院看病,把(身shēn)份证户口本一掏,什么钱都不用付。朱代东高度赞扬了狮子山的做法,他说,凌长金的做法,真正让狮子山的人民群众体会到了社会主义优越感。

    朱代东把树木岭放在了最后一站,这里是他刚参加工作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再熟悉不过。到树木岭的时候是下午,陈树立如狮子山般,在好再来为朱代东举行了欢迎会,除了乡里的干部外,全乡的村干部、村支书也全部到齐。这样的场面,就像当场朱代东正式担任树木岭乡长一样。

    侯立华、胡奋强、马明义……,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朱代东的眼眶里也是滚(热rè)。在树木岭,朱代东特别注意了一点,在陈树立面前还是像从前那样,以一个平等、朋友的(身shēn)份跟他谈着工作,而不是以副县长的(身shēn)份。朱代东知道,自己成为副县长,对陈树立的刺激是很大的,还在自己是副乡长的时候,陈树立就曾经想向副县长起进攻,可是三打书记王文虎的下台,让他的希望成了泡影。后来陈树立渐渐又跟县里的彭明、周立文搞好了关系,可是县里的职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树木岭的工作干得再好,也只能多表扬,想要再进步,暂时还没有这个可能。

    而且树木岭的成绩到底是谁干出来的,县里也不是心中没数。陈树立到树木岭担任党委书记之后,树木岭的工作一直毫无进展,可是朱代东一来,马上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县里也不是傻子啊,要不然朱代东也不会因此被提拔为副县长了。

    但陈树立要说没有(情qíng)绪是不可能的,是他把朱代东借调到乡政府的,是他把朱代东扶上副乡长之位的,是他在朱代东担任乡长时大力配合的,当初他与朱代东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可是现在呢?他还在乡镇,可是朱代东已经是副县长了。

    朱代东的态度让陈树立心(情qíng)舒畅了许多,朱代东的能力陈树立其实也是很钦佩的,年轻,有学历,再加上能力突出,这样的人被提拔也在(情qíng)理之中。一步先,步步先,以后自己想要追上朱代东会很难很难,恐怕下半辈子,见到朱代东,都是恭恭敬敬的叫一声领导了。

    晚上,朱代东与陈树立在他的办公室里聊了许久,两人就像回到从前一样,朱代东甚至还给陈树立倒了两支葡萄糖,包里放葡萄糖和沙片的习惯,朱代东一直保存着。

    “代东,你能力强,运气也好,以后可以拉老兄一把。”陈树立接过葡萄糖,顺手就喝下,能像朱代东这样,能在当了副县长还给自己一个的乡党委书记服务,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一刻,陈树立感动了。

    “书记,瞧你说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不记得是谁在关键时刻支持我么?”朱代东恳切的说,自己仕途中最关键的两步都离不开陈树立,一是把自己借调到乡政府,二是把自己提拔为副乡长,这是最关键的两步。

    “好,代东,你刚提拔为副县长,别看表面风光,其实上还不如我这个乡党委书记自在,有什么需要树木岭支持的,一句话。”陈树立心潮激((荡dàng)dàng)的说。

    朱代东还真有事要麻烦陈树立,现在朱代东面临着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县里的(情qíng)况王力军向朱代东交了底,当初投资开区可是下了血本,可是选的人不对,开区被搞得乌烟瘴气。如今把朱代东放到这个位子上,就是为了解决开区和全县企业的问题,要钱,县里没人,但要政府要人,县里可以支持。对朱代东的要求只有一个,把开区搞起来,同时县里的企业也要搞好。

    在狮子山的时候,朱代东向凌长金提出,想向狮子山借笔钱,三百万,最快半年最迟一年归还,以开区的名义向狮子山暂借。凌长金答应了,郭(春chūn)华对朱代东之举,从无半够疑问,不要说借三百万,就是把狮子山家具厂借走,郭(春chūn)华也不会有异议。

    现在陈树立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朱代东当然不会客气,他的条件也一样,三百万,从树木岭养殖场借出,以开区的名义借。最快半年,最迟一年就会归还。陈树立沉吟了一下,很快便答应。

    这件事他的想法与凌长金不谋而合,朱代东绕过自己就借不到钱吗?不是的,养殖场只要朱代东开口,三百万随时能借出来。狮子山家具厂也是如此,如果还要搞什么开会投票的话,那是自取其溽。朱代东虽然不在树木岭和狮子山工作了,可是他以过两个乡的影响很大,特别是下面的村支书和普通干部,对他敬畏有何况现在朱代东已经是副县长,(身shēn)份更加尊贵。

    这趟乡镇之行,除了向下面正式亮相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借到了钱。狮子山、树木岭各三百万,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数,可对朱代东来说,有了这笔钱,他的工作就要好开展得多。自己的一些想法也能马上实施,要不然凭开区账上的一百多块钱,他实在是没辙。

    在下面跑了八天,喝了八天,要不是自己的酒量比较大,一般的人能顶得住?朱代东后来问曹长宽,你当副县长时候是不是也得这样?曹长宽说,我哪能跟你比,你有优势,年轻,又能喝,这样走一圈,对你以后的工作开展很有好处。整整半个月之后,朱代东的工作时间才算正常。

    回到县里,朱代东向王力军诉苦,说开区这个月的工资都不出来,一定要请县里支持一下,哪怕是借也要把这个月的工资对付过去才行。王力军笑骂,你子鬼主意多,这样的事难得倒你?要借你向别人去借,狮子山、树木岭个个富得流油,那里都是你的根据地,你不会的他们想想办法?

    朱代东立刻笑眯眯的说,实在没办法,也只能找他们化缘。王力军斜睨了他一眼,你那点心思谁都知道,放心,不管你借来多少,县里一分不动,全部由你调配。朱代东立刻笑靥如花,真是什么事也脱不过县长的五指山。

    朱代东一回到开区,马上把财务科长邹达山叫来,让他立刻去狮子山和树木岭办理借款事宜。邹达山一头雾水,朱县长,向他们借多少为宜?朱代东一笑,说自己没讲清楚,狮子山家具厂、树木岭养殖场各借三百万,以开区的名义,你把公章、财务章都带上,争取两天之内把事办好,让钱到账。

    邹达山倒吸了一口冷气,都说朱县长能力强,自己倒还没见识过,可是这能量,着实有点大,六百万,恐怕让王力军出面,也借不到这么一大笔钱吧?

    这件事暂时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现在我只告诉你一个,甚至王县长都不知道,如果开区有人在没有得到我通知之前知道了这件事,你这财务科长当初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朱代东特别叮嘱。

    邹达山头上冷汗直冒,连说这样的事打死自己也不会说。他清楚,朱代东说得出就做得到,自己这个财务科长想要坐稳,就必须与朱县长保持一致,这从他得知开区将由朱代东主管的那一刻起,他就告诫自己,必须做到这一点。现在朱县长更是主动提出,邹达山更是连老婆都不会告诉。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