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非常助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都说政府机关的消息像风似的,朱代东这次算体会到了,他到财政所去拿欠条,徐锐把厚厚的一沓欠条交给他,装订在一起都可以成一本书了。

    “朱乡长,这件事我看全乡也就只有你能办了。”徐锐满脸喜色的笑道,好像是真为朱代东乐开似的,实际上他却是暗自窃喜,这次活该朱代东倒霉,竟然会被派到这样的差事,他当财政所长有五六年了,从来没见哪个人能把这次欠条变成现钱的,以前没有人做到,现在也不会有人做到,将来也没人能做到。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他就在想,朱代东有没有可能在这件事上摔个大跟头?要是他在讨债的时候出点什么意外,说不定自己还有逆天转运的机会呢。

    徐锐的话比他的肾还要虚,朱代东岂会当真?现在把自己捧得这么高,就是想看到时自己摔下来的笑话吧?

    “要说办这件事,我觉得徐所长是最适合不过,袁乡长让我物色几名组员,徐所长要不来助小弟一臂之力?”朱代东揶揄道,他翻了翻这些欠条,这些账很繁杂,多的有几万元,小的几十元,多是本县人欠的,也有外地人欠的。有公家欠的,也有私人欠的,有从财政所欠的,也有从乡里买东西欠的,大多是陈年旧账。瞅着下面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也许每张欠条都有一个故事,一本书岂能装得下?

    “我还是算了吧,别的事我也许还能出点力,这事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徐锐慌了,朱代东真要是把他调进讨债小组,他哭都来不及。他连忙改变话题,看朱代东的笑话以后有的时间,但现在绝对不是刺激他的时候。“对了,陈书记让我做了关于树木岭酒销售的账目,还要请朱乡长填一下数字和签名。”

    看到徐税做好的账目,朱代东马上明白了陈树立的一片苦心,当初自己的那二万元虽然也是经过党委会同意的,并且形成了文件,但在程序上却并不规划,可以说自己那二万元拿得有些鬼鬼祟祟,但现在经过这么一道财务手续,这二万元就成了自己的合法收入,任谁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朱乡长真是经营有道,二万元的资金,啧啧,挡得我好几年的工资了。”徐锐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说道,五百箱酒,被朱代东一转手就拿了二万元,而且还是合理合法的收入,这怎么能不让人又慕又妒?

    “这次袁乡长可以又发了话,要回来的账款,可以提百分之二当作花销,徐所长要是能讨回一百万,不也有二万元么?怎么样,心动不如行动哟。”朱代东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样的钱注定与我无缘,朱乡长能力过人,非你莫属,非你莫属。”徐锐惊慌失措的说道,他是怕什么,朱代东就说什么。现在徐锐宁愿把朱代东当成尊菩萨供起来,也不想再跟他说任何关于钱或是账款方面的话题了。

    “徐所长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那怎么行呢?组织上以后怎么敢给你压担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徐所长真的不考虑一下了?”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

    “不考虑,不敢考虑啊。”徐锐被朱代东说得心惊跳、肝胆俱裂,虽然是冬天,可他额头上的汗却像六月天似的,滚滚而来。

    “我真为你感到遗憾,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把握呢?”朱代东看到徐锐被吓得魂飞魄散,心里涌现出一阵快意,看你还敢胡乱说话么?

    看到朱代东离开的背影,徐锐这才悄悄的擦了擦汗,他现在对朱代东是又敬又畏。以后谁再敢跟自己说朱代东是初出茅庐、少不更事,自己就跟他急!几句话就将自己挤兑得下不来台,在乡政府,好像没有几个能做到。

    ***

    “这件事你决定得太草率了,乡里的欠款岂是那么好要回来的?”陈树立看着朱代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在上海的时候就差点捅娄子,回来后又不知轻重的要给乡里要债款,原来他以为朱代东办事还算稳重的,但现在看来,恐怕并非如此。

    “书记,乡里的财政非常困难,如果能为乡里讨回几十万的欠款,那乡里就能办几件实事了。”朱代东说道。

    “你对自己倒是信心十足,但你想过没有,如果没讨回几十万,甚至连几万元都讨不回来,你有何脸面见江东父老?”陈树立冷笑道。

    “我相信事在人为。”朱代东面对陈树立的冷嘲讽,坚定的说道。如果所有人都是遇事就躲,见困难就让,那这些能永远也拿不回来了,一百五十多万啊,这对树木岭而言,绝对是一笔巨款。可面对如此一笔巨款,却没人想要讨回来,甚至就连袁平也觉得,只要能拿回来一半,自己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这是自己的悲哀还是乡政府的悲哀?

    “代东,你让我怎么说你好?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办好饲料厂和养殖场,资金上的事,我会给我想办法,听说你还跟袁平有约定,只要能讨回五十万,乡里就会借二十万给饲料厂?”陈树立不愉的问。

    “是有这么回事,但为了保险见证,我想以饲料厂的设备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到少要贷十万,最好是二十万,书记应该有办法吧?”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道。

    “你呀你呀,要债的事不用太着急,重心要放在饲料厂和养殖场,这可是关系到全乡群众生活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陈树立说道,他的言下之意是,要债的事做不做无所谓,但饲料厂和养殖场却必须重点抓起来。

    “书记放心,我保证,一切以致富工程为中心。”朱代东说道,事实上他也不可能将所有精力全部放在要债上面,因此,对于自己的助手,就必须要精挑细选。这人要正直,又要天不怕地不怕,而且还要有百折不挠的精神。

    但是朱代东把全乡的干部都过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合适的。连财政所的徐锐对要债之事都是畏之如虎,好像拉他一起干就是要他的命似的,何况是其他人呢?发了一会愁,朱代东突然想到大山村的老革命李顺,他最是合适做这样的事。他为人正直,敢于执言,而且他老八路和抗美援朝的份摆在那里,出去要债,可比自己这个副乡长要硬气得多。朱代东马上给马明义打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