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听你安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朱代东原本是没打算让欧阳飞今天就知道那个新省人的况,因为他听到直到刚才,那个新省人也没有什么动作。但就在他跟欧阳飞准备喝完最后一杯酒,准备走人的时候,那个新省人却突然动了。

    “飞哥,晚上有什么安排?”朱代东不动声色,笑吟吟的问。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真不错,现在那个新省人正在悉悉索索,慢慢的穿着衣服,而且还换了鞋子,看样子是准备出门。

    “你刚才不是说要紧跟你的步伐么,晚上十二点之前,我都听你安排。”欧阳飞笑了笑,说道。

    “那行,等会我们去逛大街。”朱代东笑着说道,他知道那个新省人已经准备出门,而他根本不知道那人会去哪里,而且朱代东还想借这个机会,让欧阳飞“无意”发现那个新省人的线索,这就让他必须把握全局,不但要掌控新省人的行踪,而且还得让欧阳飞看不出破绽。

    “我说过,一切听你安排,不要说是去逛街,哪怕就是坐在街边看汽车,我也没意见。”欧阳飞笑着说道,他知道朱代东不会做无缘无故的事,而且今天晚上他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哪怕真的去做一些无聊的事,也无所谓。

    “那行,你等会坐我的车走。”朱代东说道,既然那个新省人准备动,他就必须要跟到,而且还得给欧阳飞尽量创造机会。

    “代东,刚才听你跟服务员用围语对话,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欧阳飞在离开天下第一盘之后,随口问道。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来的缘故,他感觉这里的口味还真不错,而且价格便宜,他们喝的是朱代东带的茅台,满桌子的菜,也不过几百元而已。

    但真正让欧阳飞惊奇的是,朱代东竟然会讲围话,而且看他跟服务员的沟通,好像讲的还不错。至少在他听来,朱代东跟那服务员的沟通,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欧阳飞哪里知道,这只是朱代东第一次跟围族人正式沟通,也是第一次正式讲围语。

    “以前还在木川的时候,喜欢吃那边的东西,就学了一段时间。这东西简单,只要你找到方法和规律,几天就学会了。”朱代东漫不经心的说道。

    “几天就学会围语?代东,看来你是纵世之天才。”欧阳飞说道,这段时间他也接触了一些围语,他一看到那些弯弯曲曲的文字,就满眼昏花。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怪不得朱代东什么工作都干的很好,原来如此。

    “我这还不算什么,我听说有的人,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能精通围语。少数民族的语言,哪有我汉语的博大精深?他们的历史都相对较短,语言和文字形成的历史就更晚,如果在历史上没有特别辉煌的成就,语言和文字就会比较简单。”朱代东说道,不要说围语,就算是韩朝等国家的语言,其实也很简单,只不过有些人没有钻进去,否则普通人几天学会一门外语,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来我是孤陋寡闻了。”欧阳飞自嘲的笑道,朱代东只是发动着车子,并没有开动,让车子慢慢的预。他觉得车子预分把钟就可以了,可朱代东如果不开动,他也不会催促。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朱代东想在车里跟自己谈事,现在他最好是什么都不要问。

    “任何事都是术业有专攻,如果是公安部门的工作,我很多也是连想都想不到。”朱代东笑着说道,他也是没办法,那个新省人磨磨蹭蹭,原本他在结账的时候,就感觉那个新省人要出门了,可直到现在,他还在地下没走上来。

    “你讲话就是有水平。”欧阳飞调侃道,朱代东很是自谦,为人也低调,比如说像今天这样的事,换在其他人上,肯定是不会发生的。

    朱代东的正厅级份,在京城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在地方上,一个实职正厅级,那是很了不得的。而且焦遂在京城还有驻京办,朱代东作为焦遂的一把手,他竟然亲自开车。而且吃饭的地方也选择在这些地方,不要说地级市的一把手,就算是一些副职,也做不出这等事了。有些人一旦脱离了别人的视线,人就迅速膨胀起来,得意忘形之下,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飞哥,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朱代东笑着说道,他无意之中望了窗外一眼,那个新省人已经走了出来,但匆匆一瞥,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朱代东原本想把车子开动,但车子开的再慢,也要比人走的快得多。他倒是希望那个新省人,能开个车就好了,哪怕就是打个车也行。

    但那个新省人根本就没有要坐车的打算,他把双手插进口袋里,沿着街边,低着头迅速走着。在街上像这样的人很多,大家行色匆匆,对周边的事,并不会太关注。

    “你啊,不要老是这么谦虚。”欧阳飞觉得朱代东可能是要跟自己谈事,但他正在想会哪方面的事时,朱代东却一踩油门,车子轻快的滑了出去。

    朱代东的听力范围有几百米,他原本想等那个新省人再走几分钟之后再说,可就在他想跟欧阳飞说起这个案子的时候,突然一辆汽车停在那个新省人旁边,他想也没想,马上就钻了进去,然后车子一溜烟就走了。朱代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动车子,慢腾腾的跟了上去。

    “飞哥,最近全京城是不是都在找一个新省人?”朱代东慢慢的开着车子,问。他在跟踪别人的时候,最是无需靠的太近,所以哪怕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反跟踪专家,也很难知道他在跟踪。因为他基本上不会出现在被跟踪人的视线范围内。

    “是的,可到目前为止,还毫无头绪。”欧阳飞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说之前他还需要对朱代东保密的话,那现在就算他再想保密,也不现实了。朱代东是什么人,连栗东武上任,他比栗东武本来早一步知道消息,恐怕这次的恐怖事件,他比自己更早知道消息呢。

    欧阳飞的话,并没有让朱代东耳鸣。这段时间他白天休息,晚上在全市范围内寻找线索,对这件事案子的最新进展不是很清楚。但刚才欧阳飞的话,让他知道,前面那个新省人还确实斗赢了京城警方,他能在全市警力的大摸排之下,还能隐藏得这么好,确实有点本事。

    同时朱代东也觉得,自己下午快速学习围语是非常正确的选择,现在那个新省人就正跟车内人在交谈。虽然他们的声音不大,但对朱代东来说,已经足够了。在跟了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又在一个拐角处接了一个人,这样的行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车上包司机,一共五人。

    “你们只有录音没有头像,有什么办法,即行之有效,又能迅速锁定嫌疑人呢?”朱代东问。

    “就是因为线索太少,我们的很多刑侦专家都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现在这件案子都惊动了中央。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全国的刑侦专家都在往京城赶。”欧阳飞无奈的说道,如果不是京城警方破的案,他们脸上都会无光。他们想了很多办法,甚至还紧急购买了一批单放机,尽量让每个摸排的小组,都能拿到那段录音。

    “飞哥,能不能也让我听听?这么大的案子,不管有没有破,可能都会成为一个大事件。”朱代东笑着说。

    “这没问题,回头……,不用,我包里好像就有一盘磁带。”欧阳飞想到包里还有一盘复制带,拿出来插到车上的录音机里,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那人语气中的怨恨和歹毒,却让人遍体生寒。

    “围族人能把汉语说得这么清晰,也算不错了。”朱代东心里松了口气,总算不用为后说漏嘴担心了,否则的话,还得费心解释。

    “他们既然敢来京城,自然都会说几句普通话,否则到了这里,寸步难行。”欧阳飞说道。

    朱代东突然慢慢加速,他听到前面车上的人,确实在说这件事,让朱代东确定了他们的份。这些人确实在准备大搞恐怖活动,虽然还没有说起行动的细节,但是听到他们在谈论京城警方目前对他们束手无策时,那得意的笑容,让人恐慌。

    “代东,怎么啦?开车可不能走神。”欧阳飞看到朱代东目光虽然望向前方,但好像在沉思默想,车速也越来越快了。他不愧是老公安,观察力非常强,朱代东的小动作可瞒不过他的双眼。

    “没事,我在想录音带的事。”朱代东反应过来,略带歉意的说。他刚才其实是在想前面那些所说的话,听到欧阳飞的提醒,他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PS:突然接到消息,大伯亡故,虽然算是高寿,但也得回家奔丧,今天就到这吧,明天争取多更一点,但还是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