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借鉴和学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或许是因此栗东武跟欧阳飞都是公安系统的,而且两人分管的都是治安,他们的话题就慢慢引到了现在京城的治安问题上了。作为一国之都,京城的治安一向以来都是比较好的,但京城的外来人口太多,城区的面积也一再增加,各方面的治安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而这,是摆在历任京城公安局长面前最大的问题,谁如果能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谁就有可能被上级重用。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一份好的方案,或许就是进入领导视线的最佳途径。

    “我感觉京城的治安,还不如焦遂。”张天睿语不惊人死不休,京城上千万人口,焦遂城区人口不过百万,怎么有可比呢。但他却不理会这些,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张天睿在焦遂的时候,只是在随缘会所喝了一次酒,最后因为马创英不识趣,他就早早离开了。但随后马创英就被焦遂公安局拘留,随缘会所差点被查封,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要知道当时马创英的父亲还是湘北省的副省长,而且还是省委常委。而随缘会所的老板,更是时任焦遂市长费旭裕的儿子费小满。

    整个京城有多少会所,有多少高级宾馆,这里面又有多少确实存在着藏污纳垢的活动?可是京城公安局有这么大的魄力吗?就拿长安俱乐部来说,从开业至今,恐怕还没有执法机关进来执行过任务吧。

    “张少,京城怎么说也是首都,人民群众的觉悟很高,治安积极分子遍地都是,治安环境从全国来说,应该都是排在前列的。”欧阳飞缓缓的说道,作为主管治安的副局长,他对京城的治安还是很有信心的。

    “栗局长,京城的立案数与破案率你应该很清楚吧?”张天睿问。

    “我这里只有全国的数据。”栗东武说道,去年全国刑事立案达到了四百多万起,其中抢劫就占了三百五十多万起。另外盗窃也有三百多万起,其中入室盗窃一百三十多万起,财产诈骗一百六十多万起,机动车盗窃五十多万起。其中质最为恶劣的杀人、伤害、强、拐卖妇女儿童也占了一百多万起。

    “如果比立案数跟破案率,焦遂或许会高于京城,但是京城的况要比焦遂复杂得多,所以整体数据就会被拉低。”朱代东谦逊的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高调的人,哪怕他对焦遂的治安很满意,但也没必要把京城拿来当陪衬。

    “代东,看来你对焦遂的治安很有信心嘛。”欧阳飞有些不服的说,虽然近些年来,京城的发案率每年都在增加,同样的,破案率自然也在降低,但是这是全国的总体形势,他不相信焦遂的发案率与破案率能达到京城的水平。

    “飞哥,所谓船小好调头,我们焦遂总共才二百多万人,城区不过百来万人,一次治安严打,马上就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朱代东笑了笑,说。

    “代东,去年京城可是以严打整治为主,以打防结合,以防为主取得最大战果的一年。”欧阳飞淡淡的说道,去年京城的治安工作,得到了部里和市里的高度赞扬,这也是他为什么信心满满可以调到部里的底气所在。

    “我说各位,怎么说来说去,怎么扯到我上来了。京城公安局去年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欧阳飞同志的工作更是卓有成效。当然,公安部治安局的成绩更大,在栗局长的领导下,全国治安形势一片大好。”朱代东看到他们为了焦遂的治安问题要起争执,连忙说道。

    “栗局长,我觉得如果你可以去焦遂取取经,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张天睿端起酒杯,意味深长的看了栗东武一眼,缓缓的说道。

    “代东不是就在这里吗?请他介绍一下焦遂的成功经验,让我们也增长一下见识。”栗东武说道,张天睿不是一个对基层工作这么关心的人,在这方面,他跟一个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区别。

    “我说这不是为难我吗?你们一个公安部治安局的局长,一个京城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让我介绍焦遂的治安况,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么?”朱代东谦逊的说。

    “代东,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你不会是不想让部里借鉴焦遂的成功经验吧?”栗东武挤了一句,朱代东最大的优点是谦虚,但这也有可能是他的缺点,年轻人如果没有一点锋芒,也是不行的。

    “那哪能呢,焦遂的治安工作,其实没什么新意可言。除了严打整治之外,主要还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焦遂的警群关系非常好,任何可疑况,人民群众都会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汇报。另外像拐卖妇女儿童、诈骗、抢劫,一旦被获,量刑是很重的。所以近段时间以来,焦遂的治安环境还是比较好的。”朱代东说道,随后他又把焦遂的发案数,破案率以及各种案型的数据随口说了出来,这方面朱代东的准确堪比电脑,不管什么时候说出来,都是准确无误。

    “代东,焦遂的立案数与破案率真是这样?”欧阳飞诧异的说,去年焦遂一年的立案数才三千件,就算焦遂只有一区一县一市,但这样的立案数也太低了吧,他在公安系统的,头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焦遂肯定存在漏立,而且漏立率肯定非常大。

    所谓的漏立,就是不同程度的存在立案不实的问题,他曾经抽调过京城下面区县的刑事案件立案况,像这样的漏立况,有些还比较严重,比如说应立为刑事案件的未立为刑事案件。另外就是对部分报案材料管理不善,无人处理,造成漏立。他在检查中,经常发现个别派出所对群众报案材料管理不善,将部分报案材料随意放置在值班室或内勤处却无任何处理,造成漏立。

    京城的公安系统算是比较认真负责的,但是漏立率也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更不用说其他地方的漏立率了。虽然有些案子之所以会被漏立,确实有客观原因,但他认为,恐怕还是很多公安机关为了提高破案率,为了降低发案率,而采取的主观行动。

    “飞哥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焦遂看看嘛。”朱代东知道欧阳飞肯定不会相信这个数据,但阳署光绝对不会骗他,而且他也能知道阳署光说的真假。至于漏立的问题,朱代东倒没注意,但他相信焦遂的公安系统应该是务实的。

    “我看可以,如果焦遂的立案数真的这么低,我想京城公安局应该借鉴和学习。”栗东武说道,如果焦遂的办法真有效的话,那确实可以借鉴,如果能因此而降低京城的立案数,确实能引起部里和市里的重视。

    “我说两位局长,能不能别谈工作了?我讲个笑话怎么样,这是真事,我一朋友刚交了一个年轻漂亮温柔体贴的女友,但没多久就分手了,你们猜是怎么回事?”张天睿才不管京城公安局的局长由谁来担任呢,反正不管是谁,到时都会跟他搞好关系。注意,不是跟他对方搞好关系,而是对方跟他搞好关系。

    “你已经介绍了基本案,自然得由两位刑侦高手来分析。”朱代东笑了笑,说。他是很了解张天睿,肯定没憋什么好,这样的事还是交给栗东武和欧阳飞吧。

    “这样的可能太多了,男女分手的原因千千万万,哪能一下子猜得到的?”欧阳飞说道。

    “其实原因很简单,我朋友无法接受她做过人流手术。”张天睿笑吟吟的说道。

    “这不就结了,现在的女孩子也太不自了。”欧阳飞一副了然的模样,说道。

    “代东,你觉得呢?”张天睿笑**的问。

    “她是自己做过人流手术还是替别人做过人流手术?如果是前者,那无话可说,如果是后者,那说明你那个朋友不够稳重啊,这么好的姑娘可惜了。”朱代东笑了笑,他知道张天睿的话肯定没有说完,说不定哪里就挖了个坑等着自己跳呢。

    “谁说朱代东老实本分的?我看他是瞎了眼,一肚子的鬼把戏。”张天睿大感意外,他确实是想玩一个文字把戏,当时他那朋友也太过激动,原本只是随口开的一个玩笑,他女朋友说做过人流手术,他当时就发了火,一个耳光甩过去,马上就分了手。后来才知道那女孩在医院的妇产科工作,确实是经常做人流手术,只不过是帮别人做而已。

    “你专挖陷阱给我们跳,如果不是代东机敏,恐怕我们都中招了。”栗东武笑着说,他刚才虽然没说话,但心里想的答案跟朱代东的回复相差甚远。

    栗东武跟欧阳飞在饭后就走了,他们知道朱代东跟张天睿的关系,自己如果再凑在这里,会自讨没趣。而且今天晚上张天睿的话也提醒了他,如果焦遂的治安真的像朱代东所说,那确实值得借鉴和学习。(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