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享受改革成果(万字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可大可小 书名:误入官场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享受改革成果

    时友军在美洲俱乐部享受着顶级的红酒和雪茄烟,朱代东却只能在国家计委丁雨洁的办公室里枯坐着。域名请大家熟知虽然他已经跟王怀yu约好,今天上午向她汇报木川的新建医院项目,但是见领导必须要先过秘书这一关。虽然秘书无法改变领导的意志,但是她如果想要刁难一下下面的人,那是轻而易举的。<红齿白,鼻梁小巧,脖子匀细修长,一袭黑发飘酒而下的(娇jiāo)美nv子,朱代东心里暗暗叹着气。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得罪什么人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nv人。

    其实在朱代东的印象中,他也并没有真正得罪丁雨洁。那时他还担任芙蓉县委书记,来北京跑芙蓉县至沙常的专线铁路,来之前,他去找过还没有到沙常上任的王大可。想请王大可这个未来的沙常市委书记帮忙,结果王大可就介绍了王怀yu,并且让他找丁雨洁。结果朱代东因为蔡冰莹帮他介绍了田林,就没有去找丁雨洁,甚至就连丁雨洁主动跟他联系,他都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结果好事变成了坏事,坏事的后果就是现在只能在丁雨洁的办公室里干坐着。朱代东问过丁雨洁多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王怀yu,但是每次丁雨洁的答复都一样,现在王主任还很忙,请朱市长再稍等一会。

    朱代东还能说什么?难道他当着丁雨洁的面,给王怀yu打电话,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向她汇报?那样的话,恐怕丁雨洁就算是得罪到底了。而且那样的做法,也严格违反了办事的规则,这也是朱代东也忌讳的。

    现在朱代东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而且态度还要诚恳,绝对不能让丁雨洁看出来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急躁。王怀yu(身shēn)为国家计委副主任,每天要见的人有多少?如果没有提前预约,恐怕排到过年,也未必能见得到王怀,喝口自己的泡的茶,她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她很忙,但只要有时间,就会悄悄关注着朱代东。两年半前,朱代东对她主动发出的友善信号予以拒绝,这让她非常难堪。自己何许人也?不要说当时朱代东只是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算是一省之长,也不敢轻视自己吧?

    丁雨洁不时的看着朱代东,终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朱代东一只脚,不停的颠颤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颠颤脚的频率就越快。看到这里,丁雨洁的嘴角轻轻向上扬了扬,她以为朱代东真的一点也不急呢。

    “古南省的朱代东来了吗?”王怀yu看到丁雨洁进来收拾残茶废水,顺口问了一句。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昨天晚上跟朱代东已经约好,她知道朱代东今天应该提前到了的。

    “已经到了,现在就见他吗?”丁雨洁问,其实上一班,王怀yu就向她jiao代了这件事,她马上就把今天的(日rì)程表做了调整,给朱代东腾出了十五分钟。王怀yu的(日rì)程表,基本上jing确到了分钟,每次有人来汇报工作,她都要提前叮嘱,尽量在多少分钟内谈完。

    “可以。”王怀yu点了点头,说。昨天晚上,她又专men想了木川的事,全民免费医疗,这是一个大型的系统工程。以木川现在的条件,未必就适合这样做。特别是这样的事,涉及到的金额非常大,再加上又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巨额资金的项目,实说话,并不是每一个地方政fu都愿意做这样的事(情qíng)的。

    现在的教育改革、住房改革,包括医疗改革,都是要把这些产业推向市场。为什么地方政fu在执行这些改革方案的时候,非常的积极呢?因为这是给地方政fu解包袱,他们当然乐意(身shēn)上的包袱越来越少,越来越轻。那样的话,今后的财政收入,他们可支配的资金比例,就会越来越多。

    “朱市长,你现在可以进去了。”丁雨洁端着朱代东的茶杯,轻声说道。

    “谢谢。”朱代东暗暗松了口气,其实王怀yu早就问起过他的事,但是丁雨洁一直以一种非常隐晦的方式,堵上了自己的汇报之路。

    “朱市长,希望你抓紧时间,王主任十五分钟之后还要见别人。”丁雨洁在进去之后,低声叮嘱道。

    朱代东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能给他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已经很不错了。王怀yu一个上午要见十几个人,有的时候还要跟中央的有关领导人通话,可以说,王怀yu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要挤时间。

    朱代东知道王怀yu最感兴趣的是哪方面的问题,他把汇报材料递给王怀yu之后,就重点介绍了木川在新建医院项目中,所需要筹集的资金来源。为了解决木川新建医院项目的资金不足问题,木川决定要追加一百吨铟抛向国际市场。而这个决定,也是得到了上面有关部men批准的。因为木川控制着国际市场上铟的价格的供应量,现在(日rì)韩美等国家,不时国灰这件事,向中国提出抗议。如果木川能增加供应量,这对于外jiao部、经贸委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至于一百五十家医院所需要的近五万名医务工作者,木川决定分几步走,自己培养、引进人才、向外地借用优秀的医务工作者。同时对于已经退休的医务人员,特别是一些有经验的主治医师,木川将继续聘请他们三到五年的时间。这些退休的经验丰富的主治医师,需要从全省,甚至是全国借调,这就需要国家有关部men给予帮助和解决。

    朱代东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在汇报的时候,速度比平常要快一些。但是他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让王怀yu听起来,就像是听电视上的主持人播报新闻一样。朱代东对于木川市方面的各项数据,非常的熟悉,不管是谈到哪里,对各种数据都是信手拈来。

    王怀yu一直静静的听着朱代东的汇报,她一边听一边看着这份新建医院项目的申报材料,上面的内容,跟朱代东现在汇报的基本相符。对于木川解决新建医院项目的资金手段,王怀yu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就没有顾虑了。木川有一个全亚洲最大的有se金属企业:木川冶炼厂。虽然木川冶炼厂的铟只是附属产品,但现在铟的出口创汇,已经成了冶炼厂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甚至这也是木川市解决资金不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现在朱代东之所以敢搞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公jiao、教师工资补贴,不都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么?

    “昨天我们木川市向发展规划司提jiao申请的时候,发展规划司的有关同志说我们木川新建的医院标准不够,昨天下午我们紧急召开会议,已经妥善解决了这个问题。虽然要新增加几个亿的投资,但是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木川市,以后将拥有近三百家医院,而且这三百医院,将有一半是大型的综合xing医院。除了能完全满足我市的居民需求之外,同时还能对周边城市的医疗卫生做一个补充作用。如果我们木川解决了国家基本yao物的事(情qíng),我相信,这三百家医院,将形成木川的医院产业。”朱代东笃定的说。

    “既然木川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怎么可能还搞医院产业呢?”王怀yu不解的问。

    “我们的全民免费医疗,只是针对拥有木川市户口的人,而非木川居民,自然不能免费。可是我们木川医院的治疗费用,相比其他地方,肯定会低出很多。这些费用,除了能解决医院自(身shēn)的开支之外,还有可能向市财政反馈。”朱代东微笑着说,虽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可是只要木川的医疗技术设备和技术人员保持着领先水平,各种收费,特别是yao费,能降到一个合理的水平,他相信至少是省内的患者,是有可能慕名而来的。

    “既然你们木川医院的费用比其他地方要低,那又怎么盈利呢?”王怀yu有些不的问。

    “这个盈利其实是整个医院体系,包括jiao通、餐饮等等。比如外地的患者来木川,他首先得坐车吧,除了生病,还得吃住吧?如果木川每天能吸引十万患者来,能给第三产业带去的收益,将非常的可观。”朱代东笃定的说,现在他之所以会非常搞想楚川高速,跟木川的医院产业也有一定的原因。

    全省各个地方去楚都的jiao通工具肯定是最多的,想要让别人来木川看病,自然得解决人家的出行问题。如果来木川都不方便,那还怎么来呢?虽然木川有着全省最大的火车站,每天的旅客发送能力也很强,可是省内出行,汽车是首选,火车只是其实。至于轮船,虽说木川也有客运码头,可是每天的客流量其实并不大。

    “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木川的医院不但要建好,而且医疗设备和医务人员的技能水平,也都必须是一流的。”王怀yu说道,如果朱代东能解决资金和医务工作者不足的问题,木川的全民免费医疗,还真的有可能做好。

    “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在上级领导的关怀和指导下,做好这件事!”朱代东笃定的说。

    “朱市长,我听说你们木川还准备搞全民免费公jiao?”王怀yu又突然问道,昨天晚上朱代东在美洲俱乐部跟段永林谈两千辆公jiao车的事(情qíng),今天早上就已经传了出来。八个亿的订单,半个小时不到就谈妥,这样的效率,恐怕全中国也找不出几个吧?

    其实在这件事中,美洲俱乐部跟宇通集团,都有推bo助澜的作用。一个是想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另外一个,也是想打响自己的品牌。

    “是的。”朱代东轻声说道,原本他不清楚王怀yu为何会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一个上午都待在丁雨洁的办公室里,国家计委今天发生的事(情qíng),大多都没有逃过他的双耳。特别是国家计委的几个重要的领导人,跟总理办公室甚至还有几位副总理的通话,他都听到了。

    至于自己昨天晚上跟段永林在美洲俱乐部谈的事,国家计委里也确实有人在传,而这件事在丁雨洁听说之后,主动告诉王怀yu的。朱代东并不知道丁雨洁在告诉王怀yu这件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作为秘书,及时向领导汇报单位内的各种消息,是她的职责之一。但是如果别有用心的把一些消息通知领导,也是有可能的。

    像木川要搞全民免费公jiao的事(情qíng),丁雨洁及时向王怀yu汇报,也有可能是告诉王怀yu,朱代东这个人好高骛远,一下子投资几十个亿搞医院建设,一下子又要买几千辆公jiao车,哪一项不要hua钱啊?朱代东不过三十出头,他年轻欠经验,如果cao作不当,损失的可都是国家的财产。

    “搞全民免费公jiao,jiao不能像医院那样,形成一个产业吧?另外公jiao车的营运,每天都要开支的,包括车辆的损耗、油耗、司机以及其他人员的工资,每年都要几个亿的开支,木川能承受得起吗?就算木川有铟,可是这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总有一天要卖完的吧?”王怀yu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觉得,现在改革开放已经二十一年了,我们应该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改革开放的好处?要不然我们改革开放的意义何在?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优势又何在?包括全民免费医疗一样,我希望木川的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到木川这二十一年来,改革开放的成果。能让他们体会到,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优越感。而且我们木川将在全民免费公jiao之后,对公车的使用,进行严格的限制。至少在市内要做到这一点,所有人员,除了退休和(身shēn)体有病的领导干部之外,其他人,一律坐公jiao车上下班!”朱代东说道,公车改革,任重而道远,对于公车的改革,朱代东也尝试过很多的办法,一来他原来担任的职务,都不(允yǔn)许他去搞这样的试验,二来,当时也没有条件去做这样的事。

    但现在,朱代东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着去做点事,总设计师不是也说过,改革就是mo着石头过河么?公车的改革,也需要mo着石头来搞。

    !#

重要声明:小说《误入官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