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出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魔幻诗人 书名:炫游记
    第六章

    王望等了半晌,见铁多只是站立不动,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奇怪道:“怎么还不出招?想拖时间吗?”

    铁多道:“我正在聚气,你再等等!”

    王望怒道:“哪有像你这么聚气的,有十条命都给砍死了!”

    铁多道:“嗯!好了好了!”

    王望摆出防守姿势,屏息凝气。

    哪知铁多又道:“我下面这一招叫‘双龙戏珠’,是金刚伏魔棍法‘九龙式’中最初级的一招。我整整花了两个月时间不分昼夜的苦练,才稍稍练成,可以说是我最拿手的招式。当年我义父年轻的时候就是靠这一招杀了青龙山的天云道长,才开始在江湖中扬名的。”

    王望叹了一口气,道:“铁兄,你现在能不能开始了?”

    王望也知道,铁多和他说这些话,只是提醒他千万不能懈怠,这‘双龙戏珠’可能真的不容易对付。

    铁多脸色严肃起来,胖胖的躯站得笔直,双手握住长棍,将长棍平平地举起。

    他左手托住棍尾,右手紧握棍柄,右手用力一转。长棍的一端在空中抖了一个圆圈。

    他不等一个圆圈转完,右手又是一抖,这一抖用上了内力,长棍发出呼呼的破空声,又转了一圈。

    就这样循环往复,他的右手不断地抖动,每一次抖动都提升一次内力,慢慢地将内力提升到极致。而长棍的一端转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呼呼的破风声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响,到最后声音居然连成了一线。

    这种高频率的声音传到王望的耳朵里面,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有点急促。

    铁多低喝一声,将全的内力提升到巅峰,他抖动的右手居然快到只见一团残影。

    不断转动的长棍在王望的眼中由一个圆圈慢慢地拉长成一条线,又由一条线渐渐收缩成两个点。

    最后只剩下两道模糊的棍影。

    双龙戏珠!

    铁多大喝一声,左手将棍尾推出,两条模糊的棍影就像两条长龙一样,分别从上下两个方向,向王望攻去。

    一条“龙”捣向王望的眉心,另一条“龙”直冲王望的下腹丹田处,两个地方都是要害。而且双龙来势极猛,想躲开根本就来不及。

    王望双手紧紧握住战斧,两眼爆起精光,他深知自己已陷入自出生以来最危急的形势之中。

    真正的长棍只有一根,所以两条棍影之中,必然有一条是虚影。

    王望现在不得不用生命当赌注来赌一把了。

    那条龙是真?那条龙是假?

    如果王望的战斧劈中的只是虚影,那么那条“真龙”必将夺去他的生命,就连铁多也无法及时收手。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赌错了,不但自己会没命,而且营救张断的整个计划也会付之流水。

    大局的成败,就在他一念之间。

    两条“龙”瞬间已攻到他的面前。

    不能再等了,王望大吼一声,战斧高高举起,猛力劈向那捣往他眉心的那一棍。

    生死就靠这一赌了!!

    就在锋利的战斧劈中棍头的那一瞬间,铁多忽然发出“哎哟”的一声。棍势顿时一滞,两条真的棍影立刻松散开来。

    王望眼前一花,只见捣向他眉心的那一棍突然间消失无踪,只有一股强烈的劲气扑面而来。

    王望吓得一冷汗,不过他的战斧依旧保持原来的轨迹,继续往下劈。

    只听“咚”的一声。战斧刚刚好劈中了攻往他下腹丹田的那真实的一棍。

    若不是铁多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问题,王望的战斧实在无法在铁多击中他下腹之前劈中长棍。

    一切都在毫厘之间。

    王望积蓄的内力瞬间爆发,内劲沿着铁棍攻向了铁多。

    铁多朝天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却往前扑了过来,仿佛他后有什么特别可怕的存在,需要他极力躲避。

    王望也看出事不对头了。

    铁多一边向前扑过来,一边又喷出一口血。

    王望连忙收回内力,不顾铁多喷出的鲜血洒了他一头一脸,伸出左手,将虚弱的铁多一把抱了过来。

    铁多靠在王望肩膀上只说了一句话:“我背后有高手偷袭……”说完就昏了过去。

    王望一手扶着铁多那肥胖的体,一手紧握战斧,向着黑暗中一个消瘦的影喝道:“来者何人,为何伤我兄弟?”

    那消瘦的影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无可奈何地说道:“老王啊,如果不是我在背后狠狠地给了他一掌,你说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吗?我也没办法啊!谁叫这小子变的那么强呢?”

    说完,他咳嗽了起来,仿佛体很难受的样子。

    王望听到他的声音,呆了一呆,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结巴地道:“你……你……你是老张?!”

    那人一边咳嗽一边笑,说话很艰难的样子:“妈的……除了我张断,还有谁能想到跑来这里,顺手救你这老小子一命?”

    王望几乎已经呆掉了,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就在刚才,他还以为一切都完了。不但张断杳无音讯,连自己也要送命于此,还因此连累了刘午和罗亚。

    哪知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张断不但自己出现了,而且还在最危急的关头出手救了他王望一命。

    想到这里,王望不由地苦笑:自己原本是来救张断的,哪知道却被张断给救了。

    这要被刘午他们知道,他们还不知道要怎么取笑他啊!

    张断仿佛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咳嗽得弯了腰。

    王望将昏迷的铁多轻轻地靠在墙角边,转头对张断道:“你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内伤,要不要我用内力帮你疗伤?”

    张断摆摆手,不在乎地道:“你别担心,我的命够,暂时还死不了!”

    王望走到他边,察看他受伤的况,见他衣服上血迹斑斑,上大大小小的刀伤有十几处,最可怕的一处伤口是切在腰胁处,如果再深个半寸,就可要了张断的小命。

    王望咬牙切齿地道:“狗的铁木,居然这么狠!老子真想剁了他!”

    张断皱眉道:“有一件事着实令人感到疑惑。我和小李在河里游泳的时候,忽然就被铁木派来的一百多山贼兵包围了。这群山贼兵由铁木的徒弟司徒名带领,仿佛早早就埋伏在河岸,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王望一边听他说话,一边默默地将手放在他肩膀上,不断地输入真气,为他疏通闭塞的经络。

    张断接着说道:“一百多人围攻我们兄弟俩,我倒不怕。可是司徒名那小子刀法确实了得,再加上那把锋利无比的弯刀,我确实打他不过,被他在腰上砍了一刀,差点送命。我一看形势不对,赶紧将小李扔出了包围圈,至少得有一个人像你们报信吧!”

    张断说的轻描淡写,但王望从他浑的伤口上早看出战斗有多么惨烈。

    张断道:“因为小李跑了,所以他们便不敢杀我了,要留着我当饵,对付你们几个。但是,这件事让我产生了两个疑问。”

    王望此时已经将张断的几个主要的经脉打通,他皱眉道:“两个疑问?”

    张断道:“是的。第一个疑问是,铁木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和方位,从而针对我们做出部署,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王望双眼望着黑暗,仿佛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张断又道:“第二个疑问更关键,我们这四个人,虽然是李千山的徒弟,和铁木处于敌对的位置。但是我们籍籍无名,年少不成气候,武功更是让铁木看不上眼。你想想看,铁木犯得着举全山寨之力,来对付我们四个小子吗?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王望想起了马常在仓库里面和秦天摩对话时发出的疑问。确实,铁木有必要对几个毛头小子使出这么大的阵仗吗?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王望凝神想了想,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他索把问题放在一边。问张断道:“我很奇怪,你到底被关在何处?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张断道:“我被关在山寨中的一个普通民居的地下室里。这民居肯定不简单,应该是铁木的私宅。至于我怎么逃脱的……”说着,他从耳朵里抽出一根短短的细铁丝来,笑道,“断爷我周全是法宝,这世上能困住我的人还真不多见!有木有!”

    王望笑骂道:“别贫了!我们赶紧离开此地吧,李无都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张断道:“慢着!我们暂时还不能走。”

    王望奇道:“你还想干什么?”

    张断神秘地说道:“我们还得救一个人。这个人是为了罗亚老大而救的……”

    ……

    当铁木打出第九道棍影的时候,刘午知道自己今天败定了。

    铁木单手握棍,手腕飞速地抖动,长棍在强大内力的激发下,以一种眼难以看清的高速转动着。

    在粼粼波动的空气中,长棍幻化成九道真的棍影,就像九条拥有生命力的长龙,又像九朵绽放的鲜花。

    九道棍影分别指向刘午体上的九处要害部位,虽然只是遥遥指着,却让刘午有一种无处可逃的颓丧感。

    如果王望在此,他一定能认出铁木使用的这招是金刚伏魔棍法中的“九龙式”。

    铁多只是学会了“九龙式”最初级的招式——双龙戏珠。也就是说,只能打出两道棍影,就差点令王望命丧棍下了。而铁木却可以轻松地打出九道棍影来。

    刘午当然知道真正的棍子只有一条,九道棍影之中有八条是虚影。

    到底那一条是实,那八条是虚?又或者先实后虚,又或者先虚后实?这一切全在铁木的掌握之中。

    这完全是无法防御的攻击!

    铁木冷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招‘九龙闹海’来对付人了。这种华丽的必杀技到现在还没有失手过,对付你这种毛头小子确实也太奢侈了,不过我想速战速决了……”说着,他抬头望了望夜空中的明月,心想这么美好的夜晚,真该用来好好的睡一觉才行。

    他忽然觉得有点倦了。

    刘午收刀,双手一抱拳,道:“小可甘拜下风,就此别过!”说着,他一转,飞速地向着山寨大门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喊着:“我玩儿够啦!下面的摊子你来收拾吧!”

    众山贼都惊呆了。

    要知道高手对峙,双方的精气神都处在巅峰状态,如果有一方突然气泄逃跑,必然会引发另外一方所蓄积真气的迸发,而这种迸发会如同长江大河一般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逃跑者被追杀至死为止。

    所以在众山贼眼中,刘午这些举动和自杀没有任何分别。

    果然,铁木怒喝一声:“犯我青蜂寨者,只有死!”真气瞬间爆发,九道棍影仿佛突然活了过来,如九条飞龙一般,向着刘午奔跑的后背袭去。

    山贼中有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睛,实在不忍看着刘午活生生地被毙在棍下。

    就在此时,从众山贼中忽然冲出一个瘦弱的影。这个少年穿着和其他山贼兵一样的服饰,以一种人类不可企及的速度冲了出来。

    这少年兴奋地大喊一声:“终于轮到我上啦!”然后傻乎乎地一头撞进了铁木那可怕的九道棍影当中。

    山贼们爆起惊呼。

    哪有这么想送死的!?

    这冒失的少年正是罗亚。

    当众山贼围住刘午的时候,罗亚悄悄地潜进了大校场。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刘午上,他把一个站在最后排的贼兵击晕。换了那贼兵的衣服,然后大模大样地挤在一群山贼兵中看闹。

    他对武学了解不多,刘午和铁木战斗时使出的精妙招式他一点也看不懂,更看不出谁优谁劣。

    直到铁木施展出“九龙闹海”的绝招时,他才感到刘午陷入到了危机之中,因为刘午无论如何也打不出这么华丽的招式来。

    后来刘午转逃跑,九条龙在后面追杀,罗亚知道刘午此时有生命危险了,赶紧冲出来截住铁木。

    不过,罗亚并不知道该怎么化解眼前这像万花筒一样的九道棍影,他只能闭着眼睛,硬是靠体挡住了这九条棍子。

重要声明:小说《炫游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