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万事到头,恍然如梦。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马飞快的往后山的方向驶去,我不知道金啸宇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他这样做很危险。后山是个万丈悬崖,往那个方向走就等同于进了死胡同,而后面追兵已经紧紧近了。

    很快便看到了那个悬崖,一股淡淡的兰花味道迎面扑来,熟悉的味道,金啸宇上的味道。金啸宇,为什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原来我是为了你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可是命运为什么要如此的折磨我们?真的是千世纠结吗?

    “金啸宇。”我抓住他的手:“请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知道吗?我不是你的夏云伊,我是谁连我自己都快搞不清楚了,而且即使到现在,我一样还是忘不了鄂尔威,我他,真的。”

    “我知道。”他淡淡的说:“你是谁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云伊也好,羽若也好,都是我着的人,我不能够让你受一丁点的伤害。”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这里是北凉,是舜泽国的地方,你想要死吗?”我用力的捶打着他,希望可以把他打醒,金啸宇,我真的不希望你为了我而死去。

    可是他依旧不停的策马飞奔,金啸宇,此时的他是不是如当初我的心一样呢?送自己最的人离开,而且这一去,怕是永无相见之了。金啸宇,原来你比我还要懂得如何去一个人,可是为什么,我们的人却总是要伤害我们?

    北凉的悬崖边,他勒马停下,面向着悬崖,傲然而立。悬崖下是终年的云雾,看不透任何的东西。这里便是我可以回去的路吗?可是我不是早就已经放弃了吗?曾经是因为鄂尔威,如今又是为了谁呢?虽然这个世界带给我的总是太多的伤痛,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想要留下来,留下来,早就没有了理由。

    追兵将我们团团的围住,挡住了退路,前面是万丈的深渊,而后面是深不可测的危险。“嗯。”金啸宇突然痛苦的低吟了一声。

    我扭头看他,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而他手上那个看起来很小的伤口,流出来的竟然是黑色的血。我的第一反应便是伤口有毒,我知道金啸宇也已经觉察到了,那个虽然很小的伤口对于金啸宇来说却是致命的,伤口上的毒必定是蔓延很快的。

    我看着金啸宇因疼痛有些扭曲的脸,心里一片了然。这一切都是鄂尔威布下的局,他故意的对我放宽看守,他早已知道金啸宇会来救我,所以,他事先在我的上撒下剧毒,而左肩上的那朵假花,便是他放置毒药的地方了。

    金啸宇勉强的一笑:“羽若,你快走吧,我,不碍。”话说着,人已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

    我本想上前去扶他一把,可是却怎样都迈不动双脚。我就站在原地这样怔怔的看着他,这一刻,我害怕极了,我好怕金啸宇会死掉。

    “‘噬心散’的滋味不好受吧?”鄂尔威坐在高高的将军椅上,声音里带着得逞后的喜悦,看的出,他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我抬头怒视着鄂尔威:“你一直在利用我,你知道我中毒已深快要死了,我死了就没有人再帮你对付金啸宇了是不是?鄂尔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这样做怎么会除掉他?”他得意的把玩着手中的八卦石:“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你,羽若,我是真的要娶你。这一切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但我,真是没有想到,为了救你,如此聪明的金啸宇一样还是上了当。”

    “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卑鄙了吧?”我怒道,有些不忍心看他如今的模样。

    “卑鄙吗?这些我都是跟他学的,你不会忘了他曾经也是这样对待过我吧?”鄂尔威看着我,面带着俊美的微笑:“羽若,现在,你应该回到我的边来。”

    “羽若,你莫要听他的!”金啸宇有些着急的喊:“你快走吧,你不是一直都留恋你的那个世界吗?羽若,你马上就可以回去了,不要放弃这样的机会了,羽若。”

    我有些犹豫的看向金啸宇,这个的如此痛苦的男人,他英俊的脸上已慢慢呈现出青黑色,毒已经开始蔓延了。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吗?

    “父王、母后。”凄厉的喊声,将我与金啸宇的目光同时投向在了那个被人押着的孩子的上,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再看看我,样子凄凉而无助。

    “君逸。”金啸宇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心,到底是血浓于水,再强硬的人也无法割舍亲

    君逸的后还有湘盈和众多金昭国的将士,他们都五花大绑着,被人用刀抵在脖子上。我错愕的看着这些被俘的人,不知道鄂尔威是什么时候把他们都抓回了北凉,我竟然是一点都不知道的。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就等着今天抓住金啸宇。

    “怎么样啊?”鄂尔威得意的笑着:“我早就说过的,我想要得到的永远都不可能失手。我早就会料到,凭你的子,你定是要死也不会要我拿你来要挟羽若,但是如今,我又多了一个砝码。羽若不想伤害无辜的人,比如,你的儿子。”

    “父王,母后,你们都走吧,不要管孩儿了。”孩子拼命的喊着。我心里是翻江倒海的痛。是的,我可以陪着金啸宇死,可是君逸呢?我欠金啸宇太多,我不能再不管他的儿子呀。

    “鄂尔威。”金啸宇恼怒的瞪着他:“你怎么配的上羽若对你的?”

    “这不是你一个将死之人应该管的事。”鄂尔威手指着他,狂躁的暴怒:“我跟羽若没有了你会活的更好的,我会好好的她,不会让她再离开我的边。”

    “哈哈哈。”金啸宇突然凄凉的大笑起来,他望着鄂尔威:“鄂尔威,枉羽若对你如此深,而你却这般累她,害她要过平凡生活的权力都没有。”

    鄂尔威淡淡一笑,转而柔和的望着我,道:“羽若有我,什么样的生活我都给的起。”我扭头避开他的目光,什么时候,我的人,变得如此功于心计?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