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再次别离,相逢无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花开很聪明,只是短短的几天就可以很熟练的画出边的景物,虽然画工稍显拙劣,但是对于一个才不到四岁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是难得。

    我想这都是因为遗传了楚妃的优良基因吧,那么温柔和聪明,这样的女子应该是要得到幸福的。离开了如牢笼一般的皇宫,迎接花开的,应该是没有遗憾的人生。

    “羽若姐。”灵儿跟袁二急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又慌张的将门紧紧的关上。

    “灵儿,怎么了,你们怎么慌里慌张的?”我不解的问,心里略发的有些不安起来。这样的时刻,还有什么比关于我的事更让他们担心呢?

    灵儿拉着我往另一间屋子里走,一边又解释道:“刚刚我跟相公出门,看到一大群兵将拿着你的画像在找你,我们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所以赶紧跑回来报个信,我看你还是快躲起来吧。”

    “砰砰砰。”正说着话,门外便传来砸门声。灵儿赶紧的将我推到屋里,从外面将门关上。“谁呀?”灵儿的相公起去开门,门却“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给踢开来。

    “大白天的插什么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么?”来人说话十分的不客气。

    “官爷这话说的,小的是打鱼累了,回家想歇息歇息,又怕有人来扰,才关了门的。”灵儿的相公话说的诚恳,让领头的人似乎也挑不出毛病来。

    来人狐疑的望了两眼这个简陋的院子,终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伸手展开随带来的一副画像递给两个人看,道:“你们看看这个人,见过没有?”

    灵儿的相公凑过去看了一眼,便道:“小的天天打渔晒网,见得不是水就是砂子,哪里可能会见过这个人呢。大人,你还是上别处去问问去吧?”

    “再好好的看看,要是据实不报,可是要掉脑袋的。”来人威胁着抖抖手中的画。

    “大人,这穷乡僻野的,怎么会藏个仙女似的人呢?”灵儿抱着孩子,从一旁答话:“再者,我们都是靠打渔为生,藏个这么美的人,可怕是养不起吧?”

    “这可不好说,她聪明的很。”来人叹口气,有些不满的道:“听说为了她,大将军暴怒的很,把最信任的韩副将都给抓了起来。要是我们找不到她,就连我们都要被罚的。”

    “大将军,怎么、这个样子呢?”灵儿有些胆颤的问。

    “还不是因为她么。”领头的晃晃手中的画像:“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转世的,把个金昭国的王迷的不行,连大将军也一样神魂颠倒的。自从她跳下悬崖之后,将军就跟丢了魂似的。行了行了,我怎么跟你们说这些起来了,没有就算了。要是有消息就告诉我们一声,走走走。”

    我坐在屋里,我知道鄂尔威要找我,以他的脾气,即便我死了他也要找到我的尸体,要不然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我环顾一下这个简陋的小石屋,看来,我又要走了。

    我推门走出去,灵儿的丈夫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灵儿,终是没有开口,转回屋拿了捕鱼的工具出了门。灵儿看一眼丈夫的背影,眼里透着歉意。

    我从腕上退下唯一的一个玉镯,轻轻的带在花开的手腕上,这个玉镯还是当年楚妃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它送给花开,就当是物归原主吧。

    “羽若姐,你这是干什么?”灵儿看着我,有些吃惊的抓住我的手

    “灵儿。”我也握住她的手,淡淡的告诉她:“我得走了,灵儿。鄂尔威的子我很清楚,他终是要找到我的,我不能连累你们。”

    “不行的羽若姐,你孤一人能够到哪里去呢?我们这里虽然清苦,可是在这里好歹还有我可以照顾你呀。”灵儿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异常的不舍。

    “谢谢你灵儿,可是。”我摸摸她的头发:“我真的要走。看到你生活的这么幸福,看到花开这般的可,我心里的牵挂都了了。但我不能再留下了,我不能够连累你们。”

    “怎么是连累呢,羽若姐?”灵儿泪流满面:“我好不容易才跟羽若姐见面,我真的不想再分别。羽若姐,便是你要走,你又能走到那里去呢?这里到处都是将军的人,你怕是逃也逃不出的。”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轻轻的叹口气:“但是天下这么大,总会有我所栖的地方吧。我经历了那么多,总是要归于平静的。”

    “羽若姐。”灵儿哭得抱住我:“从宫里离开的时候,我以为那一别就是永久。后来还能再遇到羽若姐,我以为老天特意给的机会。可是为什么,我们才刚刚相聚,又要分开。羽若姐,我好害怕呀,我怕这这一别,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我叹息,是啊,这一别,只怕就是永久了。“砰砰砰。”门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灵儿下意识的将我拉到了后,惊问:“谁呀?”

    “灵儿,是我啊,你刘嫂子。”门外的女人颤声的喊出自己的名讳,仿佛生怕里面的人不肯开门似的。

    “来了?”灵儿抹了一把泪,去开门。“刘嫂子,什么事啊?啊,你们。。。。。。”灵儿的声音里带着惊异和焦急,慌乱的想要把已经开了一条缝的门关上。

    门却被人从外面用力的踢开了,十几个手卧兵器的将士冲了进来。

    “夫人。”领头的是个副将装扮的人,他上前对着我深深的躬一躬,自我介绍道:“小的是将军新提拔的副将,小的姓丁,在此见过夫人。”

    “夫人。”刘嫂子扑到我面前跪下:“夫人,您可莫要怪罪民妇,是我家那小子他见了这画像才说出见过你,这些个兵将就打他,要他讲,我也无奈啊。”

    “刘嫂子,你说了这些,还有什么用?”灵儿生气的质问她,却被兵将用刀抵住动弹不得。

    我扭头看一脸焦急的的灵儿,还有灵儿后战战兢兢的两个孩子。花开美丽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小手紧紧的攥着弟弟,那张像极了楚妃的俏脸,让我的心里泛起莫名的伤痛。

    “夫人。”丁副将悄声的提醒我:“将军已经发怒了,请夫人,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我若不肯跟你回去呢?”我坚定的看着丁副将,此次离开便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相见。经过了那么的伤痛与折磨,我们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再也无法修复。

    “由不得你!”门外,传进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我闭起眼睛不用看也知道,是鄂尔威,永远都不肯放手的鄂尔威。他依旧一白衣,俊如谪仙的脸上带了些许的疲倦。

    “将军。”丁副将退到他的后,满脸的恭敬。

    “你,要我找的好苦啊。”他缓缓的音里似乎带着委屈:“你以为你决绝的离开就可以让我放弃你么?你错了,无论天涯海角还是碧落黄泉,我总是会找到你的。”

    我抬头看他,泪终于还是流下来了。原来,我还是那么的想他,看到他英俊的脸,听到他温润的声音,对于我,竟然是这样幸福的事

    “羽若。”他温柔的牵起我垂下去的手“跟我回去吧羽若。从今以后,你要待在我的边陪着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好不好?”

    “不。”我突然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鄂尔威,请你放了我好不好?让我过我想要的生活,像个普通的女子一样,出而作,落而息。”

    “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但是,你要永远在我的边。”他强硬的将我揽入怀里,低声道:“你,总是不想让无辜的人来为你送命吧?”

    “你?”我震惊的抬头看他,迷人的眼睛里什么时候浸入了噬血的疯狂?鄂尔威,你变得好可怕。我的嘴角浮起嘲弄的笑:“你,终是有理由来要挟我的。”

    他摸向腰间那把剑的手又缩了回来,冷冽的笑道:“我若想要的,谁都阻挡不了。我宁愿你老死在我的边,可我却不能不看到你。羽若,不要再妄想着离开。你若走了,我便让整个村庄的人给你一起陪葬。羽若,你知道我做得到。”

    “我跟你回去。”我妥协,知道逃不了,不如勇敢的去面对现实。

    鄂尔威满意的笑着,温的手指滑过我薄凉的唇畔,宠溺的道:“我的好羽若,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想得到的那一个人。”他扭头看一眼灵儿,挥手让押着她的兵将退下,放缓声音道:“是你救了夫人,我会重重的赏你。”

    “不用了将军。”灵儿冷冷的回他:“我们不需要,对于我们来说,锦衣玉食不过是世俗之物。我相公给不了我太好的生活,但是他给了我一个家,一份温暖,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女人求的也便是这样的安稳,再多的金银珠宝,又岂可买来一丝的幸福?”

    鄂尔威沉吟了一下,忽而哈哈的大笑起来,垂眸深深的凝视着我,道:“你怎知我不懂?若羽若愿意,我愿与她归隐山林,过简单而自有的生活。。”

    灵儿看向我,带着探究与担心的目光。我轻轻一笑,走过去保住她:“灵儿,照顾好花开。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羽若姐放心。”灵儿抽泣着:“羽若姐,保重啊。”

    为什么?我所认识的人,到最后总是要分离?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