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心灰意冷,再无留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手上的伤是很严重的,整个手掌心的都丑陋的翻起来,疼的钻心。厚厚的纱布也挡不住那样浓烈的血腥,刺眼的红色,触目惊心。至少他还是不能无动于衷是不是?即便当着众人的面恶狠狠的要我去死,却还是来了大夫为我诊治,虽然只是粗粗的包扎一下,可是没有他的首肯谁又敢这样做?

    “让我进去。”小文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文夫人你莫要为难我们了,刚刚已经有人来过为她包扎了一下了,不会有事的。您还是回去吧,不要再为难小的了,让将军知道了会要了我们的命的。”

    “韩副将,姐姐手上的伤有多严重您是知道的,那样简单的包扎怎么能抵事呢?求求你,让我给她送点药进去吧,求您了。”小文不停的哀求着

    “文夫人,将军的脾气您不是不知道,他的命令谁敢违抗?没有他的首肯,您就是再求我也不敢答应啊?”韩副将一脸的为难。

    “那,那我就去求将军。”

    “夫人,恕卑职多嘴,怕是夫人去了也无事预补,只会惹怒了将军反而害了夫人您啊。”韩将军耐心的劝解着小文,他说得很对,以鄂尔威现在的子只怕只会连累了小文。

    小文沉思了一下,继而毅然坚定的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此事必须要去求将军。若以我一命抵了姐姐一命,倒也值了。”

    “小文。”我慌忙的跑到门前喊住她:“回来。”

    “姐姐。”隔着那样薄的门板,我听到小文担心的抽泣:“姐姐你怎么样了?你的伤口还疼不疼啊?姐姐你放心,将军一定会放姐姐出来的,一定会的。”

    “我没事的小文,你不要担心。”我安慰她,又继而虚弱的开口对韩副将道:“韩副将,麻烦你把门打开,我想跟我妹妹说几句话”

    “这••••••”韩副将有些许的犹豫。

    “难道韩副将还以为我会逃跑吗?”我有些激动的喊道:“我不过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在这个属于他的地方,我即便要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那,那好吧。”门“哐当”一声被打开,小文扑进来抱住我,“呜呜”的哭起来。

    “我没事。”我笑着安慰她:“韩副将说的对,你这样去求他反而害了自己。如果你救了我,害了你自己,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姐姐,你手上的伤。。。。。。”小文还是不放心。

    “没事了。”我笑着说:“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碍,你看,不是也已经都包扎好了么?小文,你放心,鄂尔威他不会杀我。倒是你,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好一个姐妹深啊。”酸溜溜的语气从门外传入门里:“都快要死的人了,却还是一心记挂着别人,呵呵,白羽若,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啊?”

    韩副将对着门外的人深深的施礼:“夫人。”

    “韩副将,你这个副将是怎么当的。”雅蓉高昂着头,一幅得理不饶人的架势,道:“怎么让这两个人见面?将军不是说要把这群人都迁走吗?把将军的话当耳旁风吗?”

    “姐姐。”小文往我的后靠了靠,似乎是很害怕雅蓉的。

    韩副将看了看我跟小文,便俯对雅蓉道:“夫人,将军说过了,文夫人可以不用迁走。将军需要她留下来照顾羽夫人!”

    “啪。”恶狠狠的一记耳光,打在韩副将的脸上。韩副将愣了一愣,却没敢发作。

    雅蓉冷笑了一声道:“你个奴才分不清轻重么?文夫人?什么文夫人,是你封的文夫人吗?不过是个丫头而已。还敢与我平起平坐么?来人,传我的话,把这个小文一并带走。”

    “大夫人。”小文“扑通”一声跪在雅蓉的面前:“求夫人开恩,将军的确事说过的,是将军同意让小文留下来好照顾姐姐的。”

    “她有什么好照顾的,不过是个俘虏而已。还想仗着将军飞上枝头么,哼,真是不知羞耻的货色?”雅蓉瞪着我,仿佛恨不得要把我给吃掉。

    “小文。”我伸手将地上的小文拉起来,道:“你不要哭了,夫人其实说的很对,我不过是只个俘虏而已,根本就需要有人照顾。我不能再连累你,你还是走吧。”

    “不,在小文的心里,姐姐就是姐姐,小文愿意一辈子照顾姐姐。”小文小文紧紧抓着我的衣袖,满脸的的泪水:“姐姐,你不要赶我走,我好不容易才跟姐姐见面,我不能舍了姐姐。”

    “傻瓜,这个世界上谁不能舍了谁呢?‘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我姐妹一场,这也是缘分尽了呀。”我从头上拔下那根金钗,那是鄂尔威还是九皇子的时候送给我的,一直都是我最真的东西,现在我轻轻的将它插在小文的头上。

    “姐姐。”小文含着泪,摸摸头上的金钗,似有些不解的看我。

    “小文,你走吧,带着这根金钗,若你我有缘,我会去找你。”我转面对雅蓉:“你带小文走,可是能保证小文的安全吗?”

    “我要她的命做什么?这种的小丫头我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雅蓉满脸的不屑,又对着旁的侍卫挥挥手:“带她走。”后面上来两个侍卫,架起小文便走。

    “姐姐,姐姐。”小文拼命的挣扎着:“姐姐,你保重啊,姐姐。小文以后不能再侍奉姐姐了,姐姐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呀。”

    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为什么每一个人对我的要求都是一样的呢?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的痛苦么?那般肝肠寸断的痛苦,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承受的,对么?

    小文终于还是被那两个人架走了,一路的哭泣声震痛了我的心。小文,莫要怪我狠心,我也是为了你好。我注定是个不祥的人,对我好的人没有一个有好的下场,你离开了,也许还可以保住一条命啊。

    雅蓉得意的笑着,转跟着离去。在她的眼里,似乎只有看到我痛苦,才是她最开心的时刻。似乎过了许久,韩副将轻声的唤我:“羽夫人。”。

    “韩副将,带我去后山好吗?”我轻声的恳求他,这样的时刻,我已经别无所求。小文走了,或者,我连最后的牵挂也没有了吧。

    “好吧。”韩副将这次没有犹豫,而是很爽快的答应了。想来,也是看着我可怜吧?

    后山,还是那样荒凉的样子。一条静静的小河水从悬崖边上流淌着,淌了有很多年了吧?曾经,我跟鄂尔威来过很多次的。就连今夜的月光,都如那晚一样的皎洁美丽,可惜,物是人非。

    鄂尔威,你知道吗?我的那么深,原来有一种是不会转变成恨的,即便你如此的对待我,可是我一样不会恨你,我对你的早已深入骨髓,永无更改的机会。

    “韩副将,你真心的过一个人吗?”我轻声问他,脸上带着莫名的喜悦的笑容。是因为,我也心中有过的人么?虽然,他那么深的伤害了我。

    “过。”韩副将低声的回答:“不过,她早就已经离开了,被金昭国的人给杀死了。”

    我闻言有些促动,却只缓步走到悬崖的边上,淡淡的道:“离开的人其实也是幸福的,至少,她保留住了你的那份。而且,永远都不会丢弃。”

    “活着的人也有活着的幸福。”韩副将一步不离的跟在我的后:“就向羽夫人一样,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将军对夫人的心,却是有目共睹。”

    “有目共睹么?”我冷笑,我曾经那么决绝的离开他,只因为我想要保住他的命。现在我那么强烈的想要离开,又是因为什么呢?我叹口气,转而看着脚下的万丈的悬崖,问:“韩副将,你说如果我死了,鄂尔威会不会伤心呢?”

    “夫人。”韩副将有些担心的上前一步靠近我:“请你千万不要有此想法,将军夫人,若夫人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他一定会很难过的。”

    “不会难过的。呵呵,其实我说笑了,他早就忘了,怎么会伤心。”我扭头看后的男子,手指他的后:“你看,好美的夜空。”他怔怔的扭过头去,而我在他扭头的瞬间,扑入那万丈的深渊。

    鄂尔威,再见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个错误,是时间跟我开的玩笑,而对于这里,我也早已没有了半点留恋。

    “羽------若------。”凄厉的声音划破长空,是鄂尔威的声音吗?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可是从今以后,我将再也看不到他。鄂尔威,原谅我的自私。我们在一起终究只是一个错误,或者此刻永久的离开,与你与我,都将是彻底的解脱。

    冰凉刺骨的湖水,淹没了我最后一点意识。我以为我死了,然后又在那个属于我的那个世界里醒来,醒来的时候会不会见到师父,爸妈,还有潇潇?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