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春如画意,意欲何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雪依旧还是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湘盈这些天都很高兴,她说雪下的越大越好,“瑞雪兆丰年”,明年定是个好的丰收年,这些都是天神的恩赐。顿了顿她又说:“天神也是看着我们王的面子,因为我们的王实在是太勤勉了,呵呵。”

    我瞪她一眼,这个湘盈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夸赞一下他们的王。唉~~我没有她想的那么的长远,我想的只是眼前的美景而已。那样美丽的香雪海,即便是困在里面一辈子我也愿意了。

    用过午膳,我们主仆两个便一前一后的去往雪海苑。远远的,却听见有人高喊:“狗奴才,狗眼看人是不是?凭什么她王后进的来,我萱妃就进不来?她长的是三头六臂么?”

    跟我有关的事,我看了湘盈一眼,湘盈的眼睛里带着些许愤怒和胆怯。早就见识过萱妃的刁蛮,平里相交不是很多,偶尔见面也不过是礼貌的客,想不到今却竟敢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

    就只听到门口的侍卫平静的回道:“回萱妃娘娘,不是奴才大胆,是王就这样的吩咐了,王说怕王后来了见有人,扫了王后的兴。”

    这个侍卫还真是不怕死,竟然敢这样说,我心中暗想。湘盈却已在一旁捂着嘴偷笑,我瞪她一眼,她冲我扮个鬼脸,跟着往门口走去。

    “怎得是我进了就扫了她的兴呢?她也不过就是个有名无实的王后而已,难不成,要把我们都赶走她才高兴。”萱妃没有看到后的我,依旧大声的嚷嚷。

    侍卫张口刚要申辩,抬头见了我,便马上小跑的上前跪下施礼:“奴才给王后请安。”

    “免了。”我淡淡的笑着,看一脸惊愕不已的的萱妃,道:“萱妃也是来赏花的吗?怎么不进去?这里么的景色的确是很美的,不看太可惜了。”

    “进去?呵。”萱妃冷笑着:“王后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这个院子可是王千辛万苦为王后您一个人建的,像我们这些份卑的妃子,怎配给你平起平坐呢?”

    “萱妃玩笑了。你为王的妃子怎能说自己份卑呢?况且,这院子建了就是供人消遣的,既然碰到了,我们一起进去吧。”我好意的邀请她,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不用了,臣妾怎么能如此不分尊卑去这里面呢?王后的地盘,臣妾打死了也是不敢进的,免的有人放狗咬我。”话说的可是一点也不好听,看的出对我的仇恨

    “我们王后心底善良,不养狗。”湘盈似是忍无可忍,反唇相讥。

    “你算什么东西,主子讲话有人插嘴的份吗?不知好歹的狗奴才!”萱妃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一副恨不得要吃人的样子。湘盈吓的赶紧躲在我的后,不敢再吱声。

    “湘盈不懂事,萱妃莫要介意,不如一同进去吧。”我笑着,再次邀请。实在不想跟这样的人怄气,已经有了一个丽妃了,我可不想这后宫里的女儿都成为我的敌人。

    “臣妾知道王后宠这个奴婢宠的无法无天了。”萱妃满脸的讽刺,冷冷的瞟我一眼:“打狗也要看主人,这样的话臣妾很清楚。臣妾,可得罪不起王后。”

    “萱妃的话严重了。”她如此的比喻实在是让我有些恼火,却依旧压抑了心绪淡淡的道:“本宫宠她,是因为她对本宫总心耿耿值得本宫宠。就如王宠萱妃一样,难道不是因为萱妃自有被宠的资本?至于打狗看主人这句话?但愿萱妃以后不要再说,又伤萱妃的风雅。”

    “臣妾的确不如王妃口吃凌厉,甘拜下风。这么美的景色,王后就留着一个人慢慢赏吧,臣妾告退。”连最起码的礼数都没有,就气呼呼的离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转跟湘盈对看了一眼,赏花的心是真的没有了。我知道湘盈也一定是没了这个心思,便无奈的道:“回去吧,没意思。”

    “好好的心都被破坏光了。”湘盈也是不悦,撅着嘴跟我回昭阳宫。

    午睡了一会儿,睁开眼却不见了湘盈,才想起她跟我告了半个月的假回去看望父母了。我起想自己倒杯水喝,桌上的茶水已放凉了。想叫人,却不知道叫谁。

    唉~~都是依赖湘盈成了习惯了,这昭阳宫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归了湘盈去管,她这一走可不要紧,我倒仿佛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了,连喝口水都这么困难。

    “王后醒了,是要喝水吗?”一个怯怯的宫女从门里走了进来,一浅绿色的宫女服,衣领上绣着淡雅的大大的蝴蝶,生的极其灵秀。

    “帮我倒一杯吧。”我说,觉得这个宫女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了。

    “是。”她应着,拿了桌上的茶壶走了出去,不一会便又端着一个茶杯走了进来放在桌子上,道:“王后请用茶。”她说话的时候也低着头,眼睛不敢看着我。

    我想着她可能是因为不曾近侍奉过我的缘故,也不加多思,拿着她递来的水喝了一口,有种怪怪的味道,不似平里喝的东西,便问:“这是什么茶啊,味道怪怪的?”

    “回王后,是初的时候采的茶,味道淡些。是湘盈姐姐临走的时候吩咐的,说王后近饮食不畅,喝太浓的茶会伤胃。”小宫女口齿伶俐的回答,眼睛还是不敢抬起来。

    我心里暗笑湘盈的不放心,这个丫头恨不得要把我带在边才安心,连回家一趟还要交待的这么清楚。轻轻的摇了摇头,继而又看向那个小宫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奴婢叫意。”小宫女声音清亮的回我。

    “意?‘如诗画意’很好听的名字。”我由衷的赞道,这样美的名字让我想起了花开,天到了,百花才会盛开。取名字的人,一定是有着很美丽的向往吧?

    “谢王后夸奖。”语气淡淡的。我愣了一下,好个波澜不惊的宫女。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