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冷漠父爱,何曾有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天气晴暖,微风徐徐,这样的季节最适合放风筝了。我突然来了兴趣,拿来画纸画了个栩栩的美人图,让湘盈做了风筝来放,想不到手巧的湘盈却做不来风筝,左弄右弄都不行,还好有几小太监帮忙才勉强的完成这个杰作。

    我拿了线,让湘盈拿了风筝起飞,放了好久之后,风筝才摇摇晃晃的飞到了半空中。后的众宫女和小太监们都看的高兴,看着风筝越飞越高,竟拍起掌来。

    “太好玩了。”门外突然传进来一声叫好。

    我扭头,看到昭阳宫的门口站了个丁点大的孩子,正探着头高兴的往里面看。他的模样有一些局促,可是却还是抵不住这样欢乐的时光。

    “二王子。”湘盈过去领了他,问:“你怎么在这里了?”

    “我看到这里有人放风筝,所以才过来看看的。”他回答着湘盈的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天空中的风筝看,一脸艳羡的模样。

    我笑笑,终究是个贪玩的小孩子,索将线交给他,让他自行去玩。

    “谢谢王后。”君逸开心的接过风筝,兴奋的玩了起来。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心里竟也舒缓了不少,天总是比冬天的快乐多一些。

    玩的都累了,君逸将风筝交给一旁的小太监,跑过来偎到我边。“我可以叫你母后吗?”他扬起可的小脸,满脸笑容却认真的问。

    “当然可以啊。”我笑着回答:“只要你喜欢这样叫就好了。”

    “自从母妃走后,就没有人再这样的疼我。娘说,叫你不能叫母妃,要叫母后,因为你是我们金昭国尊贵的王后,是这样吗?”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又问。

    “你怎样称呼都没有关系,反正我也不在乎别人是否会看重我的份。”我拉他的手在我边坐下,又吩咐湘盈拿了糕点来给他吃。

    “谢谢母后。”君逸的嘴里都被糕点塞的满满的,只得含糊的向我道谢。看着他的样子,我不笑起来,怜的摸摸他的头。

    “王驾到~~”门口的小太监高声的通报。刚刚还嘻笑玩闹的人们立刻便收了笑容,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口中高呼:“王圣安。”

    “君逸,你怎么在这里?”金啸宇一进门就劈头盖脸的问。

    “儿臣见过父王。”小小的脸上,竟然是没有温暖的感。我猜的到君逸心中对自己父亲的抵触,没有过多的关,却只有无尽的训斥。

    “你怎么会在王后的宫里?”他有些恼怒,却压抑着声音。

    “是我要他来的,王有意见吗?”我站起,挡在孩子的前面。心里是真的痛恨这个铁石心肠的男子,对别人一副冷心冷肚也就罢了,现在可是面对着自己的儿子。

    “你的翠竹苑待的不好吗,偏要到这里来凑闹?”他低声的喝诉了孩子一句,又瞪眼看我:“为什么要他来这里?”

    “因为我很喜欢君逸,王自己的儿子都不喜欢难道还要阻止别人喜欢吗?”我不屑,这样的父亲真是少有。或者,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宫里有规定,王子不可以随意的出入后宫。”他说出自己生气的理由,又狠狠的瞪一眼君逸:“为王子,你不是不懂这些规矩,对不对?”

    “君逸要来见母后。”君逸的小嘴撅着,声音里有些许的颤抖。他低着头不肯看自己的父亲,委屈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头黯然不已,这样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的心疼。

    “母后?”金啸宇重复着这两个字的时候,英俊的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冷笑,继而残忍的道:“难道你忘了,你没有母后,你只有一个母妃,不过,她已经死了。”

    “不,娘说了,母妃她没有死,她只是去了遥远的地方,等儿臣长大后她就会回来的。”君逸高声的反驳着父亲,眼泪在漂亮的眼睛里来回旋转。

    “回来?”金啸宇的眉心骤然拧紧:“你的娘说话也太迂腐了吧,人死怎么可以复生?”

    “不,母妃没有死,她一定会回来。”小小的嘴里带着倔强,他狠狠的瞪着自己的父亲。心里一定存在着莫名的仇恨吧,况且恨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

    “金啸宇,你未免太不近人了吧,他只是个孩子,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要对他说那么残忍的话?”我瞪着他,他与鄂尔倾权真的没有什么两样,人的权力一旦高涨了是不是都这么六亲不认呢?

    “残忍?有什么残忍地方?人的生死本来就是注定好了的,为什么要骗他相信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事?”他瞪着我恼怒的眼睛,步步近:“你以为你的仁慈是在帮他吗?离了母亲怀抱的孩子也一样可以有所作为,难道要一辈子躲在母亲的羽翼下吗?”

    他突然一把将君逸从我的后拉出来,盯着他:“君逸,我知道你怪父王狠心不去看你,你错了,父王一直都在关心你。不论在哪里,要生存你只有靠自己,懂吗?”

    “儿臣懂。”孩子点点头,却还是委屈的抽噎着。这么小的孩子,他真的懂什么呢?他才只有四岁啊,原本是应该在母亲怀里撒的年纪。

    “很好。”金啸宇拍拍儿子的肩,放轻声音道:“你要记住,没有人可以照顾你一辈子,父王不能,母妃也不能,你靠谁都不如靠你自己。”

    “是,儿臣谨记父王的教诲。”孩子礼貌的施礼,又转看着我:“儿臣告退,请母后保重。”

    小小的影慢慢的走出我的视线,我却依旧在那里望着,望着孩子来时的路。曾经的鄂尔威也有这么小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是不是比君逸要快乐?因为他有母后疼着,还有好多的兄弟姐妹陪他玩耍。

    可是现在呢?我的鄂尔威,他的边还有没有这些疼他他的人呢?这么久了,没有我在他的边,他过的快不快乐?或者,没有了那段让人心碎的记忆,他应该会过的更幸福吧?

    “你在想鄂尔威?”金啸宇淡淡的开口,声音在一瞬间变得凄凉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