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又得浮生,一日闲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年已过,该清静的总是要清静了。晌午的阳光懒懒的照在雪地上,宫里的宫女和太监又都开始欢喜的去扫雪。我缩着手站在门里看门外,都不知道这样的子过了多久了?又还要再过多久?

    桌上摆着湘盈还没有绣完的锦帕,绣了两只鸳鸯,一大一小,拨水嬉戏。女孩子的心里总是对充满了憧憬,可是谁人知,是世间最伤人之物。

    我叹口气,眼角的余光瞟到宫门口的几株竹子上,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影。是的,我答应君逸要去看他的,却一直没有去过。今也无聊,不如去看看吧。左右寻不见了湘盈,也知道她是去找自己的小姐妹去了。索不用找人唤她,自己去也未尝不可,反正离的也不是太远。

    信步而去,进了翠竹园才知道,原来王宫里也有这样精致淡雅的地方,满园的竹子在洁白的雪景衬映下格外惹眼。想来这个瑾妃生前也是个至之人,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虽说跟了金啸宇又被封为妃,可也不见得会过的多开心。

    远远的看到门里一个小小的孩子正在练字,单薄的衣衫裹着小小的躯,虽小,上却有种与金啸宇同样的霸气。孩子的旁边坐着年迈的陈娘,正半眯着眼睛在缝制衣服,偶尔抬头看一眼练字的孩子,眼里是万般的疼惜。

    “咯吱咯吱。”也许是脚踩到雪上的声音惊扰了他们,两个人同时抬头看我。“王后。”君逸放下笔,跑过来牵我的手,惊喜的道:“您是来看我的么?”

    “是啊,我来看看君逸乖不乖。”我笑着摸摸他的头。

    “老奴参见王后。”陈娘也扔下手中的针线,跑过来跪拜。我忙伸出双手将她扶起,便听她又恭敬的道:“王后,您快里边请吧。外面下着雪,怪冷的。”

    “好的。”我随着她走进了屋里,环顾一下有些陈旧的装饰后,便低头看着一直牵着我不放的君逸,问道:“君逸,你有没有不听陈娘的话啊?”

    “君逸当然听话了。”孩子撅着小嘴说:“君逸从来都不会惹陈娘生气的。”

    “君逸好乖。”我笑着摸摸他的头发,这样好的孩子,金啸宇他怎么忍心不管不顾呢?都言“无最是帝王家”,看来,一点也不假。

    “王后,请喝茶。”陈娘有些局促的将一杯茶放到我的左手边上,茶杯有些破旧,却洗刷的很干净。我拿起来,轻轻的戳了一口,茶的味道很淡,有些陈旧了。

    看我把茶杯放到桌子上,陈娘显然有些的尴尬,低声道:“王后恕罪,老奴也没有准备好的茶叶可以孝敬王后,倒是怠慢王后了。”

    我淡淡一笑,安慰她:“陈娘不要这么说,说起来也是我的不是,我竟然不知道你们是这般的艰苦。这茶,也定是你舍不得喝的吧?”

    陈娘低着头,没有回话。我起,抓起陈娘的手:“您不用自责,这些宫里的事你比我清楚。但我也不傻、。您一心一意照顾君逸,这份,便是弥足珍贵。”

    “王后可莫要这么说。”陈娘城恐的回道:“瑾妃对老奴有恩的,老奴这把老骨头,死也就死了,只是舍不得二王子。”

    “君逸不要陈死,君逸以后长大了就可以照顾陈娘了,陈娘不可以死,不可以。”君逸搂过陈娘的胳膊,紧紧的依偎着。

    “王后。”陈娘含着泪看着我:“二王子天聪伶,是个好孩子。”

    “我知道。”我有些心酸的看一眼君逸。君逸也看着我,小小的眼睛里有着与同龄人所没有的坚毅。

    “咯吱咯吱。”门外急匆匆的脚步又传进来。我扭头看去,只见湘盈焦急往这边走来,看到我,她俊俏的眼里立刻泛起泪花,几步跑过到我边,道:“王后,您怎么也不叫奴婢一声就出来了呀?”

    “我自己又跑不丢。”我好笑的伸手抹去她的泪:“这是在王宫里你还怕什么?傻丫头。”

    “可是奴婢回来看不到王后,担心的很嘛。还是听扫雪的几个公公说您来了翠竹苑,所以才跑来找您。”湘盈撅着嘴,抓住我的衣袖,仿佛是怕我飞走了一样。

    我转看了看君逸和陈娘,笑道:“君逸,有空我再来看你。或者你也可以去昭阳宫找我。”

    “我可以去找您吗?”君逸仰起小脸问,似乎我说的这句话对他有很深的触动。我猛然想起湘盈曾经对我说过的话,王子是不可随意进出后宫的。

    “王后既然说可以就可以的。”湘盈从一旁笑吟吟的接口:“二王子这么小的孩子,即便去王后宫里走动一下也没有关系的,呵呵。”

    “太好了。”君逸拍手笑道:“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可以去昭阳宫玩了。陈娘,我以后也可以去王后宫里了,呵呵,再也不用担心别人阻拦我了。”

    我听了不免有些心酸,拍了拍君逸的头,便带着湘盈走了出来。

    吃罢晚膳,吩咐了湘盈去收拾些好的被褥和衣服过来,想着要给君逸他们送过去。想到他心里就一阵阵的疼,那么小的孩子,虽是王子,却还是在艰苦的地方生活着,根本就没有王子该有的待遇,甚至连一般的孩子都不如。没有父母亦没有兄弟姐妹,除了陈娘甚至连个可以陪着他玩的人都没有。

    我叹口气,又开始担心花开。君逸的亲生父亲都如此待他,更何况个养女呢?花开,你怎么样呢?长大了没有,过的好不好?

    “王后。”湘盈抱着一大螺的棉被和衣服从外面走进来:“您看,这些够吗?这些被子都是新的,还没有用过,这些衣服虽旧些,但也还是可以穿的。”

    我起摸了摸棉被,上好的绸缎上好的棉絮,应该足够暖和。至少,可以让他们两个好好的渡过这个冬天,不会再挨冻。

    “王后。”看我愣神,湘盈又道:“翠竹苑是比不得其他的宫里,可是王还不至于让二王子冻着饿着,王对待哪个王子都是这样,够吃够喝,不挨冻不受饿就好。像余贵妃的四王子,虽比二王子好些,可是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

    “自己的骨都不吗?”我不屑的嘀咕,伸手拿过那些衣服来翻看。

    湘盈便不再吱声,只低着头将手中的东西折了折,又放了些吃食在里面,便带了个小宫女匆匆的给君逸送了过去。

    我倚在门口等湘盈回来,心里却开始思索湘盈说的话,也许湘盈说的都是真的,金啸宇对哪个儿子都是这般的无,或许并不是无,而是他教育儿子的一种手段。可是,偏偏君逸是没有母亲的,一个连母亲都失去了的孩子,难道就不能够得到多一点的父吗?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