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新年初到,佳节备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湘盈说王在宫里大摆筵席,与众多的大臣妃子开怀畅饮。语罢,她怯怯的又道:“王后,王那边遣人来问了,问王后要不要一起过去?”

    我斜眼看她:“是你想过去看看吧?”

    湘盈嘴一撅,忙着急的否认:“奴婢可没有这么想过。奴婢是觉得王后毕竟是一宫之主,您若不去,不是更让别人得意了么?”

    我笑笑:“谁愿得意就得意好了,我反正又不在乎。”我说着,便从手腕上摘下那个水色极为通透的玉镯,轻轻的在湘盈的纤细的胳膊上,看着湘盈错愕的眼神,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去跟她们好好的过个节吧,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宫女也要聚餐的。”

    “还有你们几个。”我回看着后的众宫女:“好不容易过个年,你们也别在这里伺候着了,都一起下去吧,跟着湘盈把赏赐领了,去玩吧。”

    “谢王后。”湘盈和一众宫女都喜不自盛,高兴的跑了出去。

    我看着她们快乐的要飞起来的背影,多羡慕这样的女子啊,小小的礼物也会这么快乐。人生几何?多一点快乐总是好的,可是,我的快乐呢?没有了鄂尔威,我的快乐也没了。

    我斜斜的倚在门框上,看蒙蒙的天空,雪花飘飘洒洒的下着。节都是这个样子,总是下雪,洁白的雪花充斥着挂满红色灯笼和福字的昭阳宫。与昭阳宫不远的凤舞宫里却歌舞升平,男男女女的欢声笑语毫不吝啬的穿墙而入到昭阳宫里的每个角落。

    其实这样的安静的夜色也很美,虽然是我一个人过节,难免落寞。

    “咯吱咯吱。”雪被踩在脚下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在门外。我一愣,是谁这个时候还有心来看我?稍稍的探出头去,好奇的瞪大了眼睛想看看来人。

    不远处,是一个小的影,披着一件落满了雪花的粉色绣花斗篷,手里还提着一个木制的食盒,正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而来。

    “湘盈。”我有些吃惊的喊她:“你不是去跟你的小姐妹一起吃饭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湘盈将食盒放下,抖了抖上的雪花呵呵一笑,道:“王后真以为奴婢会舍了你独自去玩耍么?呵呵,王后舍得奴婢,奴婢还舍不得王后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带来的食盒打开,从里面拿出还冒着气的几样饭菜和点心,道:“奴婢刚刚去御膳房做了几样王后最喜欢的菜和点心,今年的节奴婢要和王后一起过。”

    我心里一阵感动,嘴上却强硬的抱怨:“哼,还想着一个人清静清静呢,你个小丫头又来搅我,真是个没有眼色的丫头。”

    湘盈抬头看我,嘻嘻笑着道:“王后就是喜欢说笑,说不定您心里,早就已经巴不得我回来呢。”她斟满一杯酒递给我:“王后,奴婢祝您永远开心。”

    “谢谢你湘盈。”我含着泪,接过去一饮而尽,辛辣的味道直达心肺。恍惚间又想起那个午后,那杯混合了忘丹的醉风,亦是被我的鄂尔风一饮而尽。

    我的威曾那般柔而无辜的对我说:“羽若,我喝不了太多酒的。”

    是啊,喝不了太多酒。所以,不过仅仅一杯,我的威便已经将与我所有的与全部都忘记。威,我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知道,这样原本应该欢乐团圆的时候,你的边,有谁在陪伴呢?

    长长的叹息,却还是叹不尽心中那满满的惆怅。伸手,拿了酒壶来再斟上,只希望这里面也会有一颗忘丹,让我忘了一切,让我不再被思念苦苦煎熬。

    酒足饭饱,湘盈的脸已微微的泛红,这丫头连酒都喝不了多少。

    “湘盈。”我已有些醉了,踉跄的跑到放琴的桌子旁:“我唱歌给你听吧?来了这里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唱歌给别人听过呢?我跟楚妃学过弹琴,也还从来没有弹过呢。”

    “好啊,好啊。”湘盈拍着手大叫,全然不再顾忌什么主仆之,一把扯了我的手,憨厚的笑道:“王后快弹,奴婢还从来没有听过王后弹琴唱歌呢。

    我垂眸想了想,执手在琴弦了一划而过,随着清灵如水的声音一起唱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时再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王后唱的这是什么歌呀、,奴婢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曲调,真是太好听了。”湘盈托着下巴,跪在我的旁边,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真诚。

    “这是我们那里的歌,其实已经很老的歌了。”我停下手中的琴,半眯着眼睛看门外依旧不停歇的雪花。很老的歌了,就像我的心一样,不过只是个19岁的女子,却好似已经白发苍苍的感觉了。

    “是舜泽国的歌么?”她偏着头问我。在她的眼中,我只是一个舜泽国的人,是他们的王从舜泽国迎娶过来的妻子。这,早已成了不能改变的事

    “这不是舜泽国的歌。”我摇着头告诉她:“是我故乡的歌。”

    湘盈不解的搔了搔头发,问道:“王后的故乡不就是舜泽国吗?我们都知道王后是舜泽国的公主啊,是被舜泽皇指婚给我们伟大的王的。”

    “我的故乡当然不是舜泽国了。”我笑着摇摇头,点一下她可的鼻头,告诉她:“我的故乡在很遥远的一个地方,离这里、大概有一千年吧。”

    “王后,您又拿奴婢开心,若是要有一千年,那不成了妖精了?”湘盈摇摇晃晃的站起,却一个趔趄跌倒在椅子上呼呼的大睡起来。

    “傻瓜,我即便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这个世界上最理解我的迎雪已经去世了。”想到迎雪,心里便涌起一丝难受,迎雪,迎雪,原来有些人一旦分离,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抬头,目光索然的望向窗外,又是一个熟悉的影在面前一闪而过,伴着淡淡的兰花味道。我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头一歪也趴在琴旁睡了过去。

    伸了个懒腰醒了的时候,湘盈还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着,这个小丫头,昨夜真是喝多了不成?现在还不醒?我站起,再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趴在桌子上睡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起时,背上轻轻的滑落了一件东西,我低头,是一件披风。我好笑的看湘盈,这个小丫头,醉了还知道给我盖件披风,自己却不知道盖件东西,着凉了怎么办?

    伸手捡起披风,想给湘盈盖上,湘盈却一个激灵坐起,看看我又看看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王后,奴婢就这样睡着了呀?”

    “是啊。”我笑着说:“你看,你只顾着给我披件披风自己却就这样睡,不着凉才怪呢?”

    “给王后盖披风?”湘盈捏捏自己的额头:“不会吧?奴婢怎么没有印象?奴婢只记得王后唱歌,唱着唱着奴婢就睡着了,然后醒来就早上了呀。”

    “不是你给我盖的还会有别人啊,这里可不是自有我们两个?”我将手中的披风扔给她:“好了,赶紧的叫人收拾一下这里吧,我得回去再睡会儿,困死了。。”

    “王后,臣妾给您请安。”滴滴的声音如天的黄鹂鸟,婉转啼鸣。

    “原来是丽妃啊,有事么?”我回淡淡的问她,知道她怀了孩子之后也不敢再过分的跟她质气,怕伤了她肚中的宝宝。

    “没事就不能过来看看王后,王后难道一个人不闷么?”她阳怪气的讲着话,眼睛却不停的在屋里上下搜索,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我不吱声的看着她,看看这个美丽却有些笨的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稍许,她停止了动作,奇怪的看着我道:“昨王丢下众人跑来看你,就是为了听你唱歌?哼,可也不至于弄的这么狼狈吧?小酒小菜就这么大的吸引力?”

    “王过来找我?”我不解的望着她。

    丽妃白了我一眼,冷笑道:“原以为王后在这宫中不过就是个摆设,却不想王会在这样重要的时候丢下我们所有的妃子和大臣单单跑来看你。哼,你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我没有吱声,看湘盈怀中正准备收起来的那件披风,原来这是金啸宇为我披上的。我以为除了鄂尔威,我的心已经对男人都成了封闭状态,可是为什么,这一刻我却那么的感动,感动到要忍不住的流下眼泪来。

    丽妃摸一把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自豪的道:“不过这又怎么样?王宫里的女人都希望自己得到王的宠幸而怀上孩子,怎么王后却单单没有动静呢?”

    我瞟一眼她的肚子,那里面的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其实又有什么关系,有一个这样的母亲怕是孩子的一生也不会安生。“湘盈。”我轻唤一旁若有所思的湘盈:“本宫累了,你送丽妃回去吧。”

    “臣妾还有话没有说完呢。”丽妃有些生气的吼道。

    我淡淡一笑,看她生气却依旧美丽的脸道:“丽妃忘了,王有交待,没有他的许任何人都不能随意的进入昭阳宫,丽妃今前来,可有王的御旨?”

    丽妃一愣,大概只是想过来挑衅我,早就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吧,脸色霎时变的雪白。不等她再说什么,我转回了内室。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