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王的妃子,不过如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晓黛 书名:爱倾城
    雪依旧纷纷的下着,不论白天还是黑夜,整个皇宫都被这样的白色所覆盖着,找不到一点另人兴奋的东西。我一个人沿着墙角慢慢的走着,想看看几前插上的那几株梅花活了没有。宫门外,有一大群太监正“哗哗”的扫着雪,不时的会有人说上句话,逗的其他人哈哈的笑着。

    “大家都小声一点。”其中一个颇有些年长的太监小声的喝诉这他们:“这里可是昭阳宫,是王后的寝宫,这样无所顾忌的大声嚷嚷,可是都不想要脑袋了么?”

    “陈公公,你可莫要自己吓自己了。”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反驳他:“小的虽然没有伺候过王后,可听昭阳宫的人说起过,王后心慈的很,从不打骂人。上次小的送东西到昭阳宫,王后还赏了个玉佩呢。”

    “当真?”不相信的语气。

    “当然是真的,谁会哄你们啊?喏,不信你看看,这便是王后赏的玉佩,看这个成色,上好的吧?”声音里带着小小的窃喜。

    “好啊小李子,你个小兔崽子,得了赏也不请哥几个喝酒。”其他的人都跟着起哄起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叽叽喳喳的。”从外面回来的湘盈有些不悦的冲他们道:“当昭阳宫的人好欺负不是?个个在门口装腔作势!”

    “湘盈姐姐误会了。”被叫做小李子的太监回道:“小的们是扫雪的呢,说起王后心慈的事来着,声音就高了些,湘盈姐姐莫怪罪。”

    “说王后?”湘盈冷笑一声:“王后也是你们这些人可以背后里议论的吗?怕不是哪个宫的主子想打听王后的事吧?若真是如此,我湘盈虽是奴才,可也绝不饶他!”

    “可不敢,可不敢啊。”陈公公慌忙的否认:“老奴们的确是在扫这里雪闲聊几句的,湘盈姑娘,你可莫要冤枉小的们呀?这罪名担下去,我们几个要掉脑袋的。”

    “陈公公这话说的,你我都是奴才,冤枉人的事湘盈可不敢做。只是,我家主子心慈仁厚,不喜与人计较。所以少不得别宫的人来闹事,湘盈也是怕王后生气,若得罪了各位可莫要见怪。”

    “湘盈姑娘这话便言重了。”陈公公的语气平静了下来,笑吟吟的道:“你我都是做人奴才的,有这份心便是应该的,哪里会见怪呢。”

    听着他们一言一语的答话,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微小的颤动,这个皇宫里,总是还有一直关心我的人的,不是么?我轻步的走出门外,小声的唤她:“湘盈。”

    “王后。”湘盈看到我,忙几步跑过来扶住我的胳膊:“您怎么出来了,怎么也不叫个人跟着呢?这天冷的紧,可莫要冻坏了子。”

    “奴才参见王后。”门外扫雪的众人都赶紧的下跪。

    “都起吧。”我淡淡的道,抬头看刚刚扫过的路,又下了厚厚的一层了。不叹道:“你们扫的快,这雪下的也紧,什么时候是头呢?”

    陈公公偷眼看了我一眼,上前道:“王后,这下雪也有下雪的乐趣呢。等过了这一个月,雪下的会更紧。这野外埃不过饿的小动物啊便偷偷的跑出来找东西吃,宫外的人啊便会顺着脚印追去,能追到好多的兔子和鹿呢。”

    “那不是便宜了你们?”我笑着打趣,众人便也都符合着笑起来。

    “嘿嘿。”陈公公憨厚的一笑,道:“可不是这样呢。不瞒王后说,要不这些奴才们都喜欢趁这个时候请假出宫办事呢,还不是想要沾个小便宜。”

    我笑,能够出宫,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这本事我曾经盼望的东西,今生却再也不会视线。

    “哟,这昭阳宫的门口还闹呢。”远远的就听到丽妃的声音。众人见她前来都恭敬的施礼,好似生怕晚一步就会被抓住把柄一样。

    “臣妾拜见王后。”丽妃对着我只是稍稍的屈了一下膝,样子看起来是十足的傲慢,想来亦是与别人一样的,不肯把我这个有名无实的王后看在眼里。

    我从心里冷笑一声,并不想搭理她,只转招呼了湘盈:“湘盈,门外的这几位公公扫雪扫的辛苦了,多赏些东西给他们。你扶我进去吧。”

    “谢王后。”众人都有些兴奋的谢恩。

    “王后。”丽妃有些不满的喊住我,滴滴的声音里带着丝丝怨气:“臣妾在跟你请安呢,你怎么可以这般不理会臣妾?”

    “罢了丽妃何必这般客气,有什么事就忙吧,本宫累了。”我挥了挥手,对这样的女人心里是不存在一丁点的好感的。个个都拿我当眼中钉似的,何苦呢?

    “王后,王有交待过,这后宫的人是不能够无缘无故的赏奴才们东西的。况且,王后您又是舜泽国的人,难道是想笼络人么?”丽妃急急的把话都挑明了给我听。

    我一听,心里便明白了过来,这必定又是来找茬的呀?看来我得好好的竖竖我这个王后的架子了,要不然整的这样招架这些人也够受的呀?我心里有气的时候来个人好出出气,可我现在高兴的很,再来这么一场不是扫我的兴吗?我只想清静的过子,与世无争不代表就这样任意的被人欺负。

    我将迈进门里的左脚又缩了回来,回转看着丽妃。一茜素红的挑丝双绣芙蓉广绫贡缎外裳裹住盈盈躯,发髻上的缠金丝双凤展翅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的确是美艳不可方物。

    我之前听湘盈说过,这个丽妃原是叫做玉妃的,后来因为与我白羽若的名字同音,便被金啸宇改为了丽妃,为此她定是也记恨着我呢。

    “丽妃的罪名安的可真是妙啊。”我淡淡一笑,眼神飘过低下诚惶诚恐的奴才们,道:“不过,各位公公不用担心,本宫既然说要赏的便会真的赏,你们都下去领赏就是了。真是要出了差错,还有本宫这个王后来担着。”

    “谢王后恩典。”众人都纷纷的谢了恩,便拖着扫帚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爱倾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